昆阳之战5:3000团灭40万,刘秀成神从昆阳开始

2019-05-30 20:40阅读:
昆阳之战5:3000团灭40万,刘秀成神从昆阳开始
而在此之前,汉军主力在刘秀大哥刘縯的担纲主攻下,攻下了宛城早已过了三天,由于当时的信息传递条件滞后,不能及时传给昆阳的子弟兵。

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浑身是计的刘秀早就决定“无中生有”一个来送信的刘縯部下,假装把宛城攻克的“捷报”(实际也是攻克了,但不是宛城送来的真战报而已),制成一式两份。一份用箭射入昆阳城中,以鼓舞守军士气;另一份故意丢失让莽军得到,让敌人更加气急败坏,心浮气躁,可谓是一箭双雕。

果然,王邑、王寻一知道宛城陷落的“消息”,自己又以百万大军被阻在小城昆阳一个月之久,脸面全失,老羞成怒之下,更是郁闷狂躁、怏怏不乐,指挥更加没有章法。士兵们看到主帅都如此丧失信心,更加消极厌战了。

看到莽军士气如此低沉,战意全无,刘秀也感觉自己分兵攻破王邑中军营垒的最佳时机到了。

这一招疑阵重重、攻心为上,果然是得分极了,智谋玩得如此圆熟高妙,本来就是行家里手,谁说刘秀只会
种地?只不过是道行浅的人,不能从现象看到本质而已,也彰显刘秀那不同凡响的统帅风采。

于是刘秀的三千敢死队,迅猛迂回到昆阳城西南,并出其不意地渡过昆水,一阵响彻云霄的战鼓敲过之后,便是猛虎下山般的激烈撕杀声,汉军向新军的大本营发起了十分凶猛的攻击。

而当汉军鼓号震天的时候,居然最奇葩的事又出现在了莽军主帅那里,继续以轻视态度傲视汉军的王邑,不仅不以重兵围剿弹压,还漫不经心地只带一万多亲军迎敌。他一直认为汉军兵少将寡,不堪一击,所以还莫名其妙地下令各营不能参战,只能按兵不动,做战争观摩啦啦队,否则军法侍候,好像怕别人抢了他的头功似的。

至此,我们也只能断言王邑是王莽故意派来搞笑的,他的唯一任务就是为刘秀成神努力跑龙套,什么“关门打狗”都是玩虚的那招。

正所谓骄兵必败,何况没有了多少战斗力、士气很低落的王邑亲兵,哪是以一当百的刘秀神勇敢死队那么能打,不多一会就被冲击得七零八落,处处挨打,阵法大乱。

而那些作壁上观的莽军,因为主帅那道不能擅自行动的戒令,也不敢援救正处于下风的王邑亲兵,就任由他们打生打死,保命要紧。

看到敌军首尾不能相顾,阵脚大乱,刘秀立马组织精锐掩杀过去。

很快,没有受到多少猛烈抵抗的刘秀敢死队,即时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瞬间就击溃了王邑的精锐中军,并在阵上把莽军的主帅之一王寻斩杀。

正如鲁迅所说,中国人一向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果然一看到主帅阵亡,很多人心便咯噔一下沉了下去,这仗打得如此窝囊,据说莽军很多又是临时抓来的农民壮丁,对王莽新朝本来也没有多少归属感,甚至于是痛恨,还怕他们协助打仗立功,不许乱动,那么也只能跟着感觉走,看王莽军队如何幻灭了。

此时,在城内看到刘秀援军越战越勇、势不可挡,胆气更壮的王凤守军,也趁势变守为攻,从城中勇猛地杀了出来,里应外合,夹击莽军,全然不记得他们有百万之众了。

看到城内、城外如此震撼的战鼓和喊杀声,百万莽军倒成了弱势群体,士气一落千丈,惊慌失措之间,如洪水决堤般溃败,自顾自没命狂奔,相互践踏,死人尸体遍布一百多里。

正所谓观棋语曰:“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在王邑固执地围城,并骄傲自满地坚拒王凤投降之时,便预示了整个战争形势的兵败如山倒,战争是不许倒带重拍的。

这不,当莽军弃尸百里、撒丫狂奔之时,连天都来帮助汉军了。

关于这,史曰:“会大雷风,屋瓦皆飞,雨下如注,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战,士卒争赴,溺死者以万数,水为不流。”

大意就是说,正在莽军尸横遍野只顾逃命的时候,屋漏偏逢连夜雨,曾经万里无云的天空,此时居然就雷声大作、飞沙走石、大雨如注、瓦片乱飞、山洪汹涌、滍水暴涨,简直就是世界末日的可怕情景,甚至直接就是好莱坞魔幻大片的立体声环绕音响的音效。天神发怒,非同小可,连当时张牙舞爪的一丈高人和他的凶狠虎豹,都吓得簌簌发抖,进而逃得无影无踪。

而那些甚至连仗都打不上的可怜军士,更是因为受到大部队争渡逃跑的裹挟,纷纷被逼进河里,一下子溺死的士兵上万,以至于河水被尸体堵塞而一时断流(刘邦被好兄弟项羽追杀时也曾发生过类似场景)。

王莽保天下的几十万血本,就这样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被其好兄弟瞬间玩完,算是土崩瓦解的那种惨烈。

居然王邑这种败家子还没有战死沙场,还有脸跑回来给自己的堂哥报丧,真是天意弄人。学喷子讲得刻薄点,这该死的没死啊。

因为狡猾的王邑一看到情况不对,立即和严尤、陈茂这两个常败将军,打马疾驰,踩着自己死去的军士的尸体,渡水逃走,灰溜溜带着几千长安亲军(也称长安勇士),失魂落魄地跑回洛阳,其他幸存的莽军士兵,也只能作鸟兽散,各各狼狈返回各自故乡,正所谓俗话所说“各归各家、各找各妈”是也。

王莽绝对也是信错了这个骄傲起来完全不会打仗的宝贝堂弟,因为这保江山的几十万精锐部队一玩完,基本上王莽也玩完了,没戏唱了。

随着汉军在昆阳迅速打扫战场,他们缴获的莽军战车、铠甲和珍宝数不胜数,连月登记也没能搞清有多少,嫌太麻烦,甚至把多余的的物资付之一炬,实现了刘秀战前的万倍收获预期。当时困顿中连一口水都差点喝不上的汉军,怎会预料到现在的这种情形呢?

王邑几乎是孤家寡人地逃回洛阳之后,关中震惊,因为保江山的血本几乎丧失殆尽,长安几乎也是无屏障可言。看到王莽精锐之师尽失,此时更是把风起云涌的反莽浪潮,推到了新的高度。

昆阳一战之后,各地豪杰纷纷杀掉州郡长官,自组军队,自封将军,还自行用更始年号,等待更始皇的确认诏命。一个月之内,天下几乎都叛莽向汉,全国遥相呼应,江山色变。而昆阳神战一结束,汉军便以风卷残云、摧枯拉朽之势攻下洛阳和长安,一时如入无人之境。十月间,王莽在长安被杀,王邑父子也在长安血战中双双战死(还算是有点担当),新朝灭亡。

原本,昆阳只是一个曹操“鸡肋式”的防守型小战役,居然因为一个三流偏将石破天惊的指挥若定、沉着应战,以杯水车薪几近于无的兵力面对亘古未有的强敌,通过电光火石般的斗智斗勇、攻心伐谋,让王莽主力军瞬间团灭,也瞬间打扫战场,甚至让汉军主力同样流光溢彩的宛城之战黯然失色,可谓是千古仅见,你不对刘秀产生高山仰止之感,那简直就说不过去。

因为昆阳之战,本来就是刘秀一个人的神战,他的成神之路正是从昆阳开始,从此新一代战神光荣诞生,光耀他此后的所有人生,为自己的天子事业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