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阳之战6:小作坊兼并大公司,刘秀昆阳股战成谜

2019-06-02 12:07阅读:
昆阳之战6:小作坊兼并大公司,刘秀昆阳股战成谜
难怪有人分析刘秀的影视剧为何比较少时,认为因刘秀个人能力太强,总能无惊无险地瞬间打扫战场,比起被坏人虐得九弯十八曲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恨得牙痒痒眼直冒金星想弃剧才被好人解气地收拾的戏剧冲突,少了很多观赏指数,当然不被追求收视率最大化的编剧导演的特别青睐。

当然,现在也流行“最强大脑”,所以刘秀食脑的神事,始终被戏剧、评书和通俗说史者的无任欢迎,这确实是另类“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好事。

说到这,关于刘秀的昆阳神战,也已经到了要打扫战场、结案陈词的时刻了。

我们也知道昆阳之战最初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防守战,瞬间能拔高为反莽的最大正面战场,绝对是神的主意,那就是神要完成刘秀的神化过程。除此之外,似乎其他语言和评价系统都是苍白无力的。

而且,一说到这莫名其妙的昆阳之战,我们也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机械重复如此观点,那就是王莽故意派出他的战神堂弟王邑,隆重为刘秀送来成神的“天使投资”,大打昆阳股战,助其能小作坊
恶意”兼并大公司,以便把王莽不经意间从姻亲那里稍稍偷来的汉家江山,再原样送回去,去掉“隔壁老王”的恶名。

这个,可以类比曾偷了大唐的武周皇帝武则天晚年还政于唐的作法及其操作方法。

不然的话,我们很难理解王邑那么多解释不通的奇葩行为,比如把几十万精兵长久地困在小昆阳,又比如不准士兵用“人海战术”把刘秀疲于奔命的乌合之众瞬间碾压,根本就是自动把打胜仗的权利拱手相让了。连曹刿论战都特别强调“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理论,王邑却反其道而行之,此中猫腻诸君心照。

按照这种逻辑,我们才好理解王邑这种也曾把几十万义军瞬间消弭于无形的一代战神,所能犯下的最低级错误。他的一切爱面子、公平对战、骄傲轻敌……,这些十万个为什么,也瞬间会迎刃而解。

更加重要的是,因为刘秀会扮猪吃老虎,会玩低姿态,像老虎猛扑之前的贴地低伏,让对方军神麻痹大意,骄傲轻敌,进而被反扑得不知所措,懵懵懂懂之间,没有了军事想象力,被吃掉便是最宿命的安排。

既然诸多搞不清楚,以下我们综合引用某些历史研究者的评述作结。

在对谜一般的昆阳之战中,有位历史爱好者,用孙子兵法的道、天、地、将、法等五事加以佐证,因为刘秀尽得这“五事”,才得以在完全不可能取胜的昆阳之战中,完成最漂亮的战场反转,逆袭成功,实现人生和历史的强制转变。

所谓道,即是政治道行。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当时天下皆反,战火纷飞,王莽的政治统治也可以说是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兵力再强也是表面现象,因为人心向背最能决定战争胜负的走向。

而这“天”,就有点玄乎,所谓的天怒人怨,也是一种象征性的政治延续。连打仗期间天神都适时派出雷公和雨神,甚至于陨石阵,前来为代表月亮消失残暴莽军的刘秀助战,如天兵天将降落的洪水军团,瞬间把惊慌失措的莽军冲得七零八落,“溺死者以万数”,这样的天威,谁能抗击得了?只能说人间的战神王邑,彻彻底底地败给了天的不可抗力,刘秀是天子的传说也有了最有力的佐证。因为这,连人间穷凶极恶的王莽召唤兽,也即时被吓得四肢发软,逃得无影无踪了。

至于这地,更是玄乎,到现在还有历史学家为打仗很有两把刷子的王邑,为何把一双猪眼深情地注视这一片小得没法展开大兵团作战的平原与大山结合部易守难攻的昆阳,感到深深困惑。这城根本就是“小而坚”,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那种,适合小股守军坚守(不然的话也同样心浮气躁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动不动就想投降的王凤也不能守得那么久),严尤都曾劝王邑弃了这战略“鸡肋地”,直接转攻宛城,居然王邑少有的坚决,即坚决以己之短攻人之长,难道很有战争想象力的军神王邑,也想如马谡一样置于死地而后死?不说也罢。

至于这将,前文已经说得你们听到耳朵都起茧子了,不想再重复,只能彻底怀疑王邑同学是天神派来帮可怜的刘秀的,他可能是刘秀的“卧底”,不用策反的那种。

最后,便到了“法”。这“军法”,按照兵圣孙武的理解,就是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换句话说,“也就是军队的制度、编制和后勤。百万莽军看似强大得无以复加,但由于主帅王邑的鲁莽行事,又由于没有统御如此之盛的军队的能力,囿于其滞后的技术条件和组织能力,于是“根本无法对如此庞大的人群进行有效指挥”,加上中央军(长安勇士)和地方军(州郡精兵)没有很好磨合和配合,只要碰到突发事件(比如其时的雷雨交加之恶劣天气),极容易发生因军令不畅而惊慌失措互相踩踏之事,安全隐患极高(果然后来发生了人踩人的事件,以至于大溃,走者相腾践,奔殪百余里间,这个现象现代体育顶级比赛也时有发生)。

正因为统帅领导不得法,再牛叉的军队,也瞬间成了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这个看王邑的难兄难弟前秦苻坚,因东晋人一声秦军败矣,就让80万军队立马兵败如山倒一个套路,嘿嘿。

所以,事后军事观察家们趁机把贵为王莽军神的王邑踩得一文不值,更是为刘秀“非常高明的战略眼光、超人的勇气,以及卓越的战场指挥能力”赞不绝口,甚至怀疑王邑这军神是不是自封的,以前的瞬间击溃几十万人,估计也是谎报军情,这明摆是小学生式的将军秀嘛。

在此,我只想公道地说一句,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何况瞬息万变的战场没有常胜将军,刘邦也曾尝过王邑式的的兵败如山倒之苦滋味呢,最后得天下的却是他,可谓是同人不同命也。如果王邑运气好以优势兵力迅速攻下小昆阳,那么后来的一切分析都没有了意义。他正好运气滞,且越不顺越赌气,最终也只能愿赌服输,没话可说。俗话也有“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说法嘛,刘秀确实是运气出奇地好,甚至好到连天也帮他,他要从小群演成长为天王巨星,还得靠这小昆阳一战成名呢。

为此,有人又有意无意地把刘秀那好本家刘备扯出来对比一下,认为刘秀这运气忒是太好了,刘备在这方面差得远,简直就差上孙悟空的一个筋斗云。刘秀一出道便能与军队富户绿林军联合,解决兵荒;然后又在昆阳瞎猫碰上死老鼠的迅速一战成名,赢得了厚实军功;再后来通过联姻持节北度河,不是上天特别眷顾,谁有这么好的运气?直接就是天上掉金子被砸中的那幸运人儿,而“成大事者,运气绝对是第一要素”。

正因为运气特好,格局超高,所以刘秀便能势如破竹地迅速打开局面,其后一路走来,天下人才超七成都归于其麾下,可谓人才济济,也为他迅速建国准备了充足的干部基础。

反观刘备,连最初的起事家当都是他的富朋友张飞赞助的,起点很低。桃园三结义也是乡侠的水平,运气不好时还被小小督邮欺负。即使最盛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千古名相和五虎将帮衬,家底还被东吴火烧连营给烧没了,最后一生走不出巴蜀,最威风时做个皇叔,还处处被“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排挤,运气不是一般地差,和刘秀相比,只能说是天壤之别。

果真如此吗?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以上对刘秀取胜的各家分析是对是错,这一如我们弄不清楚为什么刘秀稀里哇拉只消一柱香的功夫,就把王邑的百万大军给打败了(要说运气,碰到他的克星刘秀,王邑也忒是太倒霉了),到现在还给那些史学家出了不大不小的难题,并为此争论不休。

比如,一向温文尔雅、胆怯懦弱的刘秀,为何一对战王邑如狼似虎的军队,就能如此神勇,全无畏惧,从最柔的婉约派变成了最粗的豪放派,小宇宙爆发一下子就解决掉了敌方几十精壮军人;又比如,面对重重包围,连狗都逃不掉苍蝇飞不出,分分钟成孙悟空打死的那个有去无回的小妖精有来有去。为什么全副武装很显眼的刘秀十三勇士就能突围而去,没有伤亡,难道真有仙人指路?再一个,收拾完王邑中军,居然天神又适时前来助战,这如果不是神启,谁能有如此好的运气?

关键是,刘秀还是中国历史上参与和指挥战争最多的皇帝。据有心者统计,“他的对手仅称帝号的就有王莽、王郎、刘玄、刘盆子、张步、刘永、李宪、彭宠、卢芳、公孙述等”,大仗硬仗不少,他也有运气不好战败的时候。

我不知道,要弄清刘秀致胜的深层原因,比宇宙深处还混沌,简直就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那种初始混乱,一切如梦似幻,梦游都没这么神奇。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昆阳之战这一对中国历史具有深远影响的大决战,让乡下种田郎刘秀迅速成神,迅速在历史舞台上位。尽管不久他的大哥刘縯也迅速“成仙”,仙逝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