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如器:刘邦为何把成功解救其父的侯公封杀

2019-06-09 12:11阅读:
用人如器:刘邦为何把成功解救其父的侯公封杀
那是汉王三年(公元前204年)春的事了。


那时候,刘邦作为汉王率领五个诸侯国的兵马,共计五十六万人的强大军力,向东讨伐楚国。刚开始的时候,凭借强大兵力联军所向披靡,汉军轻而易举进入楚之都城彭城,大肆掳掠那里的金银财宝和绝色美人,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汉军每天摆酒席大会宾客,过着灯红酒绿的放纵生活。军队放纵的结果,就是一盘散沙不好管理,然后是骄兵必败,刘邦却忽略了这一点。


在外地指挥作战的项羽,当听到汉军攻楚甚至于连自己的都城都已被攻陷这个令人震撼的消息后,不禁心急如焚。于是就命令诸将协力攻打齐国,而他自己亲自率领精兵强将三万人向南从鲁县穿过胡陵,然后引兵西行狂奔至萧县,从早晨开始就猛烈攻打正陶醉在胜利之中的汉军,向东迅速推进,中午时分就打到了彭城,把还沉浸于欢宴之中呈一盘散沙状的没有一点战斗力的汉军打得落花流水,骄兵的下场基本上也是如此了
,因为容易搞不清状况,有如梦游般不禁打,悲剧啊,这是作为主帅的刘邦的过失,不知道约束军队而乐极生悲的一出悲剧。


结果是在如狼似虎的楚军的突然袭击下,没有多少思想准备的汉军四处逃散全线溃败,兵败如山倒。


项羽追逐汉军到谷水、泗水,楚军一下子就杀了汉兵十多万人,简直就是摧枯拉朽。然后遭受重创的汉兵向南逃入山地,楚军又追击到灵璧东面的睢水边上。 此时前路因无船可渡汉军只能后退背水一战,由于受楚军的挤逼和包抄,很多人被伤被杀,汉军十余万人都掉进睢水,几成一座人肉之堤坝,睢水故此被堵塞而无法向前流动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十分惨不忍睹。


接下来,楚军乘机把刘邦里外围了三层,围得水泄不通,眼看刘邦也活不成了。好在刘邦命不该绝,连天都在帮他,因为正在这个时候,狂风从西北方向刮起,强劲的风暴折断树木,摧毁房舍,飞沙走石,一时刮得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的款式,于是白天变成了黑夜,风向楚军迎面凶猛扑来。楚军遭逢大风顿时阵脚大乱,队阵崩溃,早已形不成有效战斗方阵,攻击力便随之锐减。


由于“天公作美”,趁着楚军自相践踏自顾不暇之际,刘邦才得以带领几十名骑兵慌忙逃出重围,兔子般撒丫狂奔,又是一次胜利大逃亡,这样的窘境刘邦一生遭遇无数,也从某个侧面反证了创业者的艰辛,稍有差错就会满盘皆输。


因为这是在逃命啊老兄,潜能当然是被激发到最大,事实上逃命的人也是最能跑的,不然连小命都丢了,然后一切无从谈起。当然,刘邦并不是彻底的冷血动物,刘邦当然也是一个顾家的孝子,刘邦原打算从沛县经过,直接取家眷往西逃,可惜行动迅速的楚军也派人追到沛县,要捉拿刘邦的家眷。而且当时刘邦的家眷已经四处逃散,刘邦因此才不能和他们团聚。倒是在路上遇见了太子和鲁元公主,见面之后就把他们带上车同行,一块儿往西逃。


就在此时,如风般神速的楚军骑兵又迅猛追赶刘邦,要赶尽杀绝的样子。


这时刘邦感到情况确实特别危急,不是一般的坏啊,如果要顾全大家可能又因人多速度慢而被楚骑赶上,大家揽着一起死,这当然是最不划算的政治博弈,即使是刚上学的小学生也能划拉出它值不值,所以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危急关头,刘邦下狠心就把自己的亲生儿女太子和鲁元公主推落车下。


反正古往今来的政治家因为政治博弈杀子的也不在少数,包括英明君主在内,李隆基还一日杀三子呢,这不是在生活伦理的讨论范围之内,不然就是最彻底的迂腐和婆婆妈妈,刘邦这样做似乎也无可厚非,虽然良心上是有点懊悔有点自责的样子。


最后,是十分心软也很有情有义为刘邦代坐过监牢的滕公夏侯婴,每次都下车把他俩重新扶上车,这样推下去扶上来反复做了好几次。夏侯婴对刘邦说:眼前虽然情况非常危急,马也不能跑得再快,可是怎么能把儿女扔掉呢?这太有点违背人伦不近情理啦。因为夏侯婴的坚持,姐弟俩就这样一起跟刘邦脱险了。


后来刘邦又到处寻找刘太公、吕后,却没有找到。原来是审食其跟随太公、吕后走小路寻找刘邦,却偏偏运气不好走背运碰上了楚军。楚国兵士就带着他们回来向项羽请功,项羽正好把他们扣留在军中当作人质以便要挟刘邦。


好在这场人质危机因为敌方的项伯继续相救,对项羽说了一番打天下的人不会顾及家人杀刘太公也无济于事一点用处也没有,徒增两家仇冤什么的大道理才得以摆平,太公和吕后最终得以躲过一劫,相安无事。说起来吕后也是对刘邦有恩的人,至少在楚汉战争中为刘邦做了两年零四个月的政治人质,这正是她为大汉做出的重大个人牺牲,此中经受了怎样的磨难和忍辱负重只有她本人才知道,那一定是一种挣扎在生死边缘的生理和心理之双重打击,对此刘邦确实是爱莫能助,因为刘邦此时也是受尽政治和军事上的挫折。当然吕后遭受的这些常人不能忍受的折磨和凌辱也不是没有回报,她所受的这些苦,最后成为了她在政坛冒起的最大政治资本和筹码。


所以也不能泾渭分明地说是谁欠谁的,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政治游戏,和人伦无关,和利益倒是有点息息相关,因为吕后也是一个合格的政治人,虽然她是一个女流之辈的。


再后来,经过丧家之犬式的长期奔逃流窜的刘邦逐渐站稳了脚跟,这战争游戏基本上和人们玩的“点指兵兵,点指贼贼”几乎有点相似,瞬间可以沧海桑田,形势变化快得甚至连你也接受不了,不是我不明白,只是这世界变化大啊。因为刚是被项羽追杀得屁滚尿流的刘邦,经过一段时间的重新布阵谋兵,居然又有了和项羽叫板的实力,然后是汉军又兵强马壮粮食充足起来,而被各路诸侯夹击的项羽却疲于奔命粮草断绝,彻底变换了角色。


于是,在楚汉战争的相持阶段,刘邦又想起了在楚营受苦的父亲和吕后,连忙派陆贾去游说项羽放还刘邦的父亲和妻子,居然被项羽一口回绝,估计是没有给他足够的政治甜头和交换条件,他不舍得放人吧。这个看似宅心仁厚的盖世英雄居然耍起流氓来也是不遑多让,连刘邦都有点甘拜下风了。


所以曾有人调侃说幸亏项羽是一横冲直撞的莽汉,而不是有文化的流氓,不然刘邦更加是麻烦多多,防不胜防。


不过刘邦知道,让父亲和吕后呆在楚营一天就有一天的危险,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会多多少少拂了刘邦的面子减了他的政治分数,于是刘邦再次派人去要,这次派出去的人不再是能坚持原则正直有加的大儒陆贾,而是当时有名的纵横家、著名辩士侯公,此人是那种口灿莲花能把人侃晕的辩论家,在刘邦的秘密授意下,比如签了楚河汉界的鸿沟条约,中分天下,鸿沟以西土地归汉国,鸿沟以东土地属于楚国,罢兵言和,这样大家都得益,诸如此类,于是侯公以三寸不烂之舌鼓动项羽,结果是项羽同意放人,一场长近三年的人质事件终于完满解决,当太公和吕后被带回时,大家都欢呼雀跃高呼万岁,刘邦也脸上有光啊,有头发谁想做秃子呢,当然这也许不是什么有没人性的问题,甚至于和心狠手辣也不沾边,这是一种标准的政治游戏,一切以政治利益为准绳,这样理解的话,那么一切疑问将会迎刃而解,无需再画蛇添足解释一番。


后来,还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因为侯公不费吹灰之力就为刘邦解决拖了很久的人质事件,可谓是“四两拨千斤”,让刘邦亲人团聚又摆平了政治纠纷,皆大欢喜,所以因此很得意,侯公认为自己立下了头功,顺理成章肯定会得到刘邦的重用,高官厚禄一定在向他招手。


谁知这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妄想,其实侯公也不看刘邦是什么人,刘邦是一个天生有领袖异秉的人,尤其对用人方面更加是手法独特,刘邦可以利用追击其的丁公的怜悯之心放了刘邦一条生路,又可以杀了他以向将士强调“忠诚”之心,还可以利用和雍齿的龌龊重用老雍,给人以一种宽厚大度的印象,反正刘邦就是什么人都能用,可谓是“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又不能让其反过来牵制刘邦,牵着刘邦的鼻子走,正如刘邦给萧何评功时用猎人与猎狗的关系来比喻的那样,刘邦当然是一个能控制局面的好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才能让猎狗为自己做事又不能伤了自己被反咬一口,这就是所谓的“用人如器,取其一端”,而且是对自己有利的一端,万无一失 ,说诡异也有点诡异,管理者当然要具备十八般武艺也,这样才好驾驭刁钻的部下。


总之,侯公“凯旋归来”的时候,刘邦就草草封其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平国君,外加一大笔钱把他打发掉,用现代潮语说就是取封*杀状,然后有意躲起来不见侯公,好让侯公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因为刘邦觉得这个侯公太厉害了,这个人口若莲花巧舌如簧,把项羽都忽悠了,说不定哪天忽悠到自己的头上那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能说会道的人,刘邦只用其人一次,然后敬而远之,绝不留在身边被其蒙蔽,这是聪明绝顶的侯公万万没有想到的,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是也。刘邦还曾对人说:“此人是天下有名的辩士,所到之处可以倾国,因此称他为平国君。”戏谑之中不乏用人真言啊,你们慢慢想慢慢咀嚼吧,人们眼中曾经的小无赖厉害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