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縯之死2:刘秀大哥刘縯是如何成为舂陵军龙头的

2019-06-11 12:27阅读:
刘縯之死2:刘秀大哥刘縯是如何成为舂陵军龙头的
应该说,如何没有大哥做革命引路人,刘秀是断不会那么坚定地走上革命道路的,因为有他厉害的叔叔刘良盯着呢,他也身不由己啊。
前文也曾经说过,其实舂陵军能迅速成军,有了打天下的“第一桶金”,都是拜很不安分的刘縯的十年持续苦心经营。
后来舂陵军(也可称是“刘家军”)得到南阳豪门贵族的支持,甚至于一把火把祖屋烧了,从此义无反顾、死心塌地跟随刘縯打王莽,这背水一战的勇气就是刘縯给的,换句话说他们全都是冲着刘縯这个有勇有谋的“革命旗帜”来的。
说什么他招不到兵,或且招到了又作鸟兽散,说他害死人,那可能是正统史官有意突出他的宝贝天子弟弟刘秀更有团队凝聚力和韬光养晦的宽阔容人气度而已。
事实上,在歪打正着的昆阳神战之前,尚没找到天使投资的刘秀,几乎都是处于打酱油的历史人设状态。不是被大哥牵连受追杀,便是跟随队伍跑龙套做配角,刘玄称帝大肆分封诸官只得个三流将军名号,也基本反映了其此时的真实人生现状。
人都有个成长过程,而且还要看自己的运气成分,因为天下猛人多着呢。
而刘縯对刘家军最大的贡献,便是以最小的本钱换来了大集团的合资合约,尽管有卖了“皇室宗亲”这个当时很有虚拟意义的金字招牌的嫌疑。
而且,即使进行了资源重组,手里可支配的资源猛增,在千变万化的战争市场,还是远远不够,必须要有强有力的增量操盘手,于是刘縯这个明星职业经理人便应运而生。
刘縯最漂亮的两次股市狙击,便是恶意吃掉王莽南阳的前队大夫甄阜、属正梁丘赐领衔的军政集团,以及王莽军团中优秀操盘手严尤操盘的宛城附近的淯阳大战,最后攻下宛城。
我们先来讲讲刘縯的第一次兼并往事。
话说组成联军之后的汉军,在轻而易举地取得了湖阳一役之后,便雄心勃勃地合围王莽南阳的最高军政行署。
双方的激烈遭遇战发生于小长安,当时大雾笼罩远山近水,能见度很低。莽军凭着主场作战及对地形环境的熟悉之优势,迅速关门打狗,让水土不服、立足未稳又坠入五里云雾之中不知东西南北的联军吃了一阵闷棍,甚至找不到自己的队友,于是大败而回,连跟着刘
縯闹革命的刘氏数十家族兄弟都立时为革命光荣献身。
可惜那时刘秀还未成神,还在努力跑龙套,甚至战败之后单骑逃命,仅凭主角光环不那么容易死(否则这历史也不知如何写了)。不然他的二哥和众堂兄弟们不会死得这么惨烈,连二姐和她的三个女儿全都死了,只救起了一个妹妹刘伯姬。
还真如现代潮语所说,经得起多红就要经得起多少被黑。因为接下来的公元23年,还真是刘秀多灾多难又迅速崛起的一年,赢了昆阳之战,大哥却死了,喜忧参半也。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话说尝到天气红利甜头的莽军,也即时群情激昂,想乘胜把联军老本全部蚀尽,立功受奖。于是甄阜倾尽十万精兵追击败退棘阳的汉军,南渡黄淳水,务必把剿匪任务毕其功于一役。
当官军前锋兴冲冲地追到沘水之滨,立马在两河边安营扎寨。为示背水一战,甚至学韩信那一套,把好端端一座横架在黄淳水上的桥梁强拆,不胜不还的把式,最终画虎不成反类犬,把自己给活生生淹死了,自作孽不可活的那种。
其时新败的汉军,也是困难重重。因为绿林军的新市、平林兵被人打懵之后,已是杯弓蛇影找不到打仗的感觉,或且说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又人多势众的官军产生了很重的畏惧情绪。很多将领对自己流寇式贪财掠利没有多少规矩的乌合之众信心不足,看到官军紧追不舍,最大的愿望也就是逃之夭夭(守昆阳不顺时又是如此作派),不想再战。
关键时刻,又是刘縯救了大家。
看到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联军,因为一次偶然的不可抗力(大雾)跌停板,就得斩仓结业套现单干,这也太经不起大风大浪的考验了,经营了十年造反股啥都见过的刘縯,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种傍上富朋友而能翻身的机会。
所以刘縯两兄弟一合计,这绿林军撤资逃跑的话,自己的家族公司一定是独力难支,所以眼下的燃眉之急,就是如何说服并稳住富朋友留下来。
而要让两个绿林大股东甘心留下来,一起共度股灾时刻,就必须要消除他们血本无归的恐惧心理,那么在强势敌对庄家决意恶意收购的时候,如何才能避过公司破产的灭顶之灾呢?
当然,最好的出路就是寻找能共度时艰的外援,这是不言而喻的。
关键是当时的战时股市一片兵荒马乱,大家都自顾不暇,到哪里寻找那难得的外援做救命道草呢?
还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刘縯和刘秀两兄弟经常也踩到一些“狗屎运”(或者也可以理解为天神给天子刘秀经常入的成神原始股,说白了又是天使投资),居然在联军即将土崩瓦解的时候,绿林军的另一支劲旅(绩优股)下江兵又适时出现,成了刘家军的“及时雨”宋江。
其时,由王常、成丹、张卬统帅的绿林5000多下江兵,正好北抵宜秋(今河南唐河东南),这当然是天降外援,何况王常又是绿林好汉中最欣赏也最倾向于刘家军的绿林将领,后来还坚定地支持立刘縯为帝,是个友好人士,只要能说服他共同对战莽军,那么其他正在军心动摇的二支义军,也必然能稳住。
刘縯霎时就看到了天边的那抹暗淡曙光,就决意抓住它给前景暗淡的刘家军重新带来光明。
决心一下,刘縯便一不做、二不休,马不停蹄带上好兄弟刘秀和未来小舅子李通,组团前往下江兵驻地,争取“东汉人民老朋友”王常的加持,组成大联盟。
果然,当刘縯一行抵达下江兵驻地进行友好访问并说明合股来意后,下江兵便展示了最大的诚意,公推很是对刘縯青眼有加的头领王常出来和刘家军商议合兵对敌事宜。
一见到刘家军气宇轩昂又权谋通达的大帅哥刘縯,王常这位占山为王的绿林好汉就喜欢得不得了,颇有莽将严尤初见大帅哥刘秀时的那番印象深刻。
既然大家是英雄惜英雄,刘縯也不客气,便开门见山地向王常“说以合从之利”。从当前的战争形势和未来走向纵横捭阖一番激情演说,把王常迅速说动,更顿悟了合则有利、分则有害的道理,可谓是古书所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豁然开朗,也从此对刘縯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于“身在曹营心在汉”,有了追随刘氏兄弟共创大业的决心,要知道那时刘秀还没有在昆阳崭露头角。并拿到令人眼热的天使投资,纯粹是对刘縯这位刘家龙头大哥的仰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