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杀少帝:吕后如何布局诸吕篡汉

2019-07-11 14:26阅读:
幽杀少帝:吕后如何布局诸吕篡汉
话说公元前188年(孝惠七年)秋季八月戊寅日,不满母亲所作所为,不理朝政的汉惠帝因严重忧郁症而鞠躬尽瘁,死了。于是吕后趁机从后台移到前台,临朝称制,总揽大权,并掀起了滔天浊浪,从此开始了她长达8年的不是皇帝胜似皇帝的权妇生涯,在此期间她大肆分封诸吕为王,这也是吕氏集团最得势的时期,几乎就把皇权给篡夺了,建起了吕氏江山,刘汉政权差点顺水漂。关于吕后如何巧妙分封诸吕为王,由于篇幅较长,我们将分五部分连载。
当然,公允地说,虽然史上第一个独* 揽国家*大权的权妇吕后对付政治对手的手段是老辣了点,不过在她独* 揽 大权时还是做出了不少政绩,比如继续执行刘邦捧行的休养生息政策,奖励农耕,废除夷三族罪和妖言令等苛法 杂税,以和亲“笼络”匈奴争得和平建设环境,算是坚持了政策的连续性和可持续发展,用现代话来表述就是“马照跑,舞照跳”,从而使人民安居乐业,生活比较安定,也有效地恢复了因战争而造成的残破社会经济,为大汉的生存和发展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为后来的“文景之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从这方面来说,吕后的历史分数并不低,尽管她用灭绝*人性的手段对付了情敌戚姬,我们也只能分开来客观看待。
刘盈一死,吕后当然非常伤心。史载,治 丧期间,太后只是干嚎没有眼泪。心思细密观察力强的留侯张良的儿子张辟强任侍中(不愧是名门之后,有乃父风采),当时只有十五岁的他对老狐狸陈平咬耳朵悄悄说:“陈大人,按理说太后只有惠帝这么一个儿子,如今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是谁都会悲痛欲绝哭成泪人儿的,我却发现太后只干嚎而没眼泪,好像不怎么伤心的样子,您能猜出这里面的深层原因吗?”
“呃,是吗?真有这等事?我倒是没注意到,那你说是什么原因呢?”狡猾的陈平好奇地问道。
“这事该怎么说呢?我想了想,大概就是陛下没有成年儿子,没有嫡子承继大统,太后当然顾忌你们这班老臣乱中夺权,让她大权旁落也。现如今,唯一能让太后放心的就是让她继续掌权,同时加强吕氏权力,如果您请求太后拜吕台、吕产、吕禄等人为将军,统领禁军卫队,让吕家人住到宫中来,把持朝廷重权,太后
就会没有了后顾之忧,避免刘吕两派自相残*杀之一片腥风血雨,你们这些老臣也能因大家的和平共处而幸免于祸,没有生命之虞,这就能双赢啦。”张辟强头头是道地分析道。
呀,小小年纪,如此老到和高瞻远瞩,不愧是“半仙人”张良的优良品种,最后连老谋深算和张良齐名的陈平丞相都大加赞赏,同时照张辟强的办法实施了。
据说这一动议让吕后非常满意(如果儿子没了连权也没了,这对吕后是多么沉重的打击,简直算是一无所有,她当然会哭也没眼泪了),这之后才哭得天昏地暗泪水涟涟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考虑到吕后的影响力,陈平当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因为怕政权*分裂是也。大臣们一同意,吕氏集团便成了朝中最大的掌权派,连刘氏皇族都有被边缘化的势头,公元前187年(少帝元年),朝廷号令便完全出自吕太后手中,实现了全面掌权。
吕后行使皇帝职权之后,便马不停蹄地要立诸吕为王,以便吕氏染指皇权。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吕后也不敢立即单方面撕毁老公刘邦留下的封王遗训,就是异姓不得为王,所以就小心翼翼地先问右丞相王陵。没有多少心机的王陵立马表示反对:“这个万万不能,以前高帝曾有白马誓约,‘不是刘氏子弟却称王的,天下人都可以共同诛讨他’。现在要封吕氏为王,这不是违背誓约了吗?”这一根筋般不会转弯的王陵让吕太后很不高兴。然后不死心的她又问左丞相陈平和绛侯周勃。周勃等人却出人意料地同意了吕后的想法,认为入乡随俗也,既然刘邦做皇帝封刘氏子弟为王,那么现在太后代行天子之职,封吕氏诸兄弟为王也是说得过去,凡事得与时俱进。吕后顿时心花怒放,于是心满意足地去张罗吕氏称王之事了。
王陵一听陈平、周勃如此和稀泥,立马大怒道:“当初咱们跟高帝歃血盟誓时,你们也是在场的,你们为什么要违背与高帝立下的誓约?将来有何颜面泉下见高帝呢?”陈平、周勃连忙解释道:“王大人,别激动,做事是要讲究策略的,要说在朝廷上当面反驳太后,据理力争,我们确实比不上您;不过要说保全大汉天下安定刘氏后代,估计您又比不上我们啊,这事以后您就知道了。”听他们这么一说,王陵也无言以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