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温弑唐昭宗:唐朝是怎样灭亡的

2019-09-26 18:38阅读:
朱温弑唐昭宗:唐朝是怎样灭亡的
乾宁四年(公元897年),被华州刺史韩建骗来当政治0人质拘0禁的唐昭宗,在老韩的苦苦相逼之下,解散宗室诸王所率之全部禁0军,还拘禁掌兵和出使的诸王,连皇帝的亲信入宫也不被允许。然后韩建与枢密刘季述合谋围攻十六宅,捕获诸王十一人,在此期间皇室诸王覃王嗣周、延王戒丕等十一人被杀,几乎是摧毁了唐昭宗的军0事班底。
乾宁五年(公元898年),有做0天子之心的朱温突然攻占了东都洛阳,于是军0事局势和政治0格局同时发生了重大变化和根本性扭转,因为这意味着朱温在藩镇势力中有了一枝独秀的迹象,同时打破了当时暂时平衡的藩镇势力范围的盘子,由此也导致了曾经为各自利益打得头破0血流的两派势力李茂贞、韩建和李克用组成了“抗温联盟”,以对付军0事新贵朱温,不让自己“落单”,被朱温各个击破,当然也算是一种同床异梦的暂时的权宜之计。正因为这样,他们才决定宁可让唐昭宗回到长安,也不能让他落到朱温手里,从而“挟天子0以令诸侯”,想干啥就干啥了。于是韩建、李茂贞在乾宁五年的八月让唐昭宗回到京城长安,同时宣布改元“光化”,以示对回京的庆祝。这一次的军0阀混战,使唐昭宗拥有自己枪0杆0子的美0梦又宣告破灭,因为他所能依靠的宗室诸王以及所率禁0军都全部整没了,自己又成了不折不扣的光0杆司令,只有看别人脸色做别人权力0工具的份。
回京城之后,逼于形势需要,唐昭宗看到不能整死崔胤,便只能硬着头皮和他谈合作,也就是和崔胤商量着如何消灭宦官,大丈夫能伸能屈是也。当时南北司为了自己的利益经常大打出手,并以各自阴结的藩
镇为后盾,进行暗无天日的权力大撕0杀。对于皇帝要剿0灭宦官,比较亲阉0党的另一宰相王抟劝唐昭宗不要操之过急,不然的话适得其反,甚至于引起更大祸0害。崔胤却不同意王抟的说法,还说王抟是宦官的卧底,唐昭宗居然也相信了,王抟最终逃脱不了被杀的宿命。
公元899年,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唐昭宗又一次想革去崔胤的相位。作为崔胤后0台的朱温当然会力挺崔胤,不然的话就断了自己在朝廷的一只臂膀,所以不仅上0奏章保崔胤的相位,还一石二鸟地力主把巴结交通宦官0集团的宰相王抟杀掉,以儆效尤。光化三年(公元900年),权衡利弊之后唐昭宗不仅杀了王抟和两个枢密使。还得用崔胤为相,两次保住相位的崔胤于是势力大盛,俨然成了政坛不倒翁的款式,对此宦官更加恨之入骨,最后连成了“帮凶”的昭宗皇帝也成了宦官的“眼中钉”,加上唐昭宗从华州回京之后,因为家仇0国恨变得更加暴躁,喝高的时候还随手杀死左右侍从,人人自危,为了自家的身家性命,最后宦官铤而走险,要废了这个傀儡。
作垂死挣扎状想拼个鱼死网破的宦官0集团最终策划并实施了罢免皇帝的程序,籍此摆脱困境进而咸鱼翻生。以中尉刘季述为首的宦官四贵合力乘唐昭宗喝得烂醉如泥之际,于光化三年(公元900年)十一月某日,率禁0军入宫囚0禁唐昭宗,并将昭宗关在了其最熟悉的少阳院,然后拥立太子。据说为了防止皇帝逃出0生天,宦官们还熔铁水浇在锁上固门,皇帝的饭食从墙跟小洞送进去,和重犯差不多,主人被家奴严管着。
宦官们用突袭的方法成功地囚0禁了皇帝,但这只是权宜之计,不仅不能高枕无忧,而且还是恶0梦的开始呢(毕竟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唐文宗那时宦官专0权全盛的时代,甚至于是江河日下奄奄一息的时候了),因为当时的藩镇势力继续抬头和坐0大,甚至于随时可以发动军0阀混战杀入京城为非作歹,所以宦官们也特别害怕李克用以及李茂贞、韩建等老牌劲旅的大兴问罪之师,为了寻求庇护,宦官们于是急着拉拢另一强藩朱温当自己的“保护0伞”,所以刘季述暗中派人去联络朱温,并以李唐社稷为交换筹码,也等于是将包袱甩给了朱温。关键是朱温这个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老狐狸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更加不想淌宫廷政治这浑水让自己深陷下去,到时候把自己也赔了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于是一番权衡利弊之后,狡猾的朱温除了要恢复唐昭宗帝位,以便“挟天子0以令诸侯”,还派人将发动权变的权宦们都杀了,光化四年(公元901年)朱温拥立唐昭宗复位,这一年唐昭宗改元天复,还加封拥立有功的朱温为东平王。
听到唐昭宗意外复位,又听说朱温加封,李茂贞心理也有点不平衡了,野心勃勃的他特地从凤翔赶到京城长安,以逼迫的跋0扈态度要求皇帝也赏赐给他一个王位玩玩,总之就是厚颜无耻地请求加封他为岐王。后来宰相崔胤想借朱温的力量把宦官一窝端,为求自保曾做过凤翔监0军使与李茂贞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宦官中尉韩全诲于是和李茂贞结成联盟,而想用藩镇兵制宦官的宰相崔胤请来的李茂贞三千兵马驻守京城,正好为韩全诲增强了个人力量,歪打正着。
反正,李茂贞三千兵马一驻进京城,有枪炮做后盾的宦官0集团腰杆也硬了很多,以前那种专0权的作派也继续露出了狐狸尾巴,不仅抗命,居然还吃了豹子胆似地阻止皇帝单独接见朝官,因为他们都知道皇帝和宰相崔胤有灭了他们的企图,革0命不是请客吃饭也,而是刺0刀见红的事。
崔胤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再这样下去可能皇帝也要投诚了,于是只得请自己的后台老板朱温出来“主持公道”,当时朱温刚带0兵夺取河中,便上0奏章请皇帝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东都洛阳来暂住,还要领0兵讨伐韩全诲,这样的大动作让宦官们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手中没了皇帝,那么就没有了权0力筹码,毕竟傀儡0皇帝也好歹能代表皇0权是也。所以,韩全诲等人只好劫持唐昭宗和他的家眷去凤翔投靠李茂贞。
皇帝一走,京城里只剩下了宰相崔胤及百官,群龙无首。朱温大军到了关中,先灭了韩建夺取华州,再浩浩荡荡进入长安。军0事的节节胜利也雄起了朱温要做“影子0皇帝”的心。不知出于何种考量,朱温居然一声令下让宰相崔胤率百官迁徙到华州,这也意味着此时的唐朝百官都成了朱温卵翼下的属官,基本上有了一点朱家王朝的况味了,最终夺得百年老店唐朝天下的也正是这位农民0起0义军的叛0徒,倒是有点令人大跌眼镜。
朱温这样做,当然也给各位藩镇头目一个比较清晰的信息,那就是要掠夺皇0权的狼子0野心暴露无遗。所以李茂贞这个野0心0家也有样学样,和韩全诲等人在自己的老巢凤翔城中给被劫持的苦命0皇帝唐昭宗,也配备了以宰相韦贻范为首的一套新百官,以抗衡朱温的那套唐廷原班人马。
折腾至此,基本上皇帝也只剩下了一个符号意义而已,因为所有人事权都完全操控在藩镇手里,还呈现出了政出0多门的分0裂态势,唐朝有点不再完整的味道。看到李茂贞公然和自己对着干,有心做0天子的朱温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要公开对决。公元902年,朱温大0军压境,将凤翔城团团包围起来,誓要把李茂贞赶尽杀0绝才罢休的样子。据说死到0临头的宰相韦贻范还是大肆卖官0鬻爵,可见吏治的极度腐0败,不亡0国都天打五0雷轰。
这一次围城一直围困了一年多,弄得困守孤城的李茂贞弹尽粮绝,没有一点出路。当时城里每天都有1000多人饿死,连唐昭宗都只能喝点稀粥,最后还发展到了人0吃人的地步,史曰“人0肉每斤值百钱,犬肉值五百钱,每日进奉御膳,就把此肉充当。”明码标价,十分可怕,那个惨啊,就不要提了。
反正到了公元903年正月粮草奇缺的李茂贞在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向朱温举白0旗投降。朱温开出的条件也不是太苛刻,也就是要李茂贞尽0杀依附他的宦官以及送还皇帝唐昭宗而已。
这样宽松的条件简直是令发霉多时的李茂贞眼前一亮,只要不把他当战0犯牺牲掉,没有他不吐饭响应的,因为他也没有了讨价还价的筹码,于是就和同样倒霉透顶的唐昭宗简单商量了一下,便将韩全诲等四贵及宦官首领共十六人斩0杀,将他们的首级送予朱温“检示”,然后把皇帝也同时交上,一切按预定的计划成交。朱温入城之后又掀起一轮0杀宦官的狂潮,继续捕0杀宦官七十余人,他自己带着皇帝回京之后,又命令将剩下的几百宦官赶到内侍省,一个不剩地全都干掉,包括在外的诸道监0军也不能幸免,忽喇喇一个清爽世界,困惑唐朝政治多时的宦官问题终于被藩镇朱温给干净利落地解决了,可惜也并未给唐朝带来转机和福音,以前是大0权旁落给家奴,现在还是旁落给外人,而且还加速了唐朝的灭0亡,高兴不起来啊。
总之,回京的唐昭宗完全落入了朱温的严格监控之下,非常屈辱地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光,完全成了朱温的“应声虫”,动弹不得。或许是为了报答朱温的“救命之恩”,又或者被朱温的枪头顶到了脑门上,唐昭宗最终任命朱温为诸道兵马副元帅(却是事实上的统0军0元帅),还加封朱温为梁王,并赐“再造唐朝”的牌匾给他,还写诗肉麻吹捧他。不过,即使如此,早有谋唐之心的朱温却是不领情,最终还是弑0杀了唐昭宗。
  
话说回京之后,唐昭宗曾派崔胤募精壮兵六千六百人作为自己的0亲兵,为此朱温开始疑忌,加上族人朱友伦意外坠马暴0死,朱温疑是崔胤搞的阴0谋,于是在公元904年杀崔胤及其亲信,另用裴枢、柳璨等人作宰相,并强迫唐昭宗迁到洛阳。路过华州时,有人夹道狂呼万0岁,唐昭宗却出面制止,也知道了自己的凶险0处境。果然当图0谋复唐的唐昭宗涕泣密告李克用、王建、杨行密等人来勤王时,朱温怕节外生枝,于是先下手为强派人杀0死唐昭宗,自己还假装不预知,伏在棺材前哭得死0去活来,尽情表演“猫哭老鼠”的把戏。然后朱温立未成年的李柷为皇帝,也就是唐朝最后一位皇帝唐昭宣帝。
  
宰相柳璨上位之后,因为资历不够受到裴枢等三相轻视,于是唆使朱温贬斥裴枢等人。朱温的重要谋士李振更加离谱,因自己是一个不第之人,心存怨恨,甚至于为此而唆使朱温干脆把及第进士之朝官全做了。果然“裴枢等旧宰相以及出身高门和科第的大朝官凡三十余人,都被加上浮薄的罪名,全部投入黄河死去。”(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三册)
于是,没成年做了儿0皇帝,也没颁布过像样政令且当了不到三年皇帝的唐昭宣帝李柷,于九七年被迫让皇帝0位给朱温,唐朝正式灭0亡。公元908年,朱温杀了唐昭宣帝(也叫唐哀帝),唐哀帝孤独的坟茔也正昭示了大唐这个曾经极度繁盛的王朝的落幕,这是谁也更改不了的事实,令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