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之变:汉武帝两个儿子的天子之争

2019-10-11 13:22阅读:
燕王之变:汉武帝两个儿子的天子之争
书接上回,话说汉武帝有六个儿子,小儿子刘弗陵在法理上是不大可能继承皇0位的,皆因在皇0权承继上的突发性让其“捡到了便宜”,也让其他皇子尤其是最有实力的燕王旦十分不满,最终由此酿成了皇0权0争夺的“流血事件”,很多政治人物由此人头0落地,包括为大汉经济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大理财家桑弘羊,还是“全家幸福”被族0诛的那种。


唉,权力还真是一把最能伤人伤己的“双0刃剑”,瞬间就杀0人于无形,看你是否能好好驾驭那锐利的刀锋了。


好,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现在我们来简要交代一下汉武帝为何在六个儿子中,选了年纪最小的刘弗陵继承皇0位的历史因缘。因为齐王刘闳死得早,而太子刘据又因“巫0蛊事件”死于非命,所以剩下的四个儿子中燕王旦最大,也理应成为太子,按承继伦理小儿子刘弗陵根本就不可能染指0皇0位,而居然最终登上0帝0位的还是这个最不可能做上0皇帝的人,一切皆因汉武帝不喜欢十分高调的燕王旦。


正因为齐王刘闳和太子刘据之死,让不大不小的“夹心0阶层”燕王旦有了一登0龙0椅的机会,可以说是天助他也,掩
饰不住的狂喜啊。关键是太过于急功0近利的品性让燕王旦终于打回原形,空手而归。


史载,有点患得患失的燕王旦居然猴急得上窜0下跳,多次派人修书带给汉武帝,要求汉武帝立其为太子,生怕迟了会被别人抢去的样子,最后惹得雄才0大略的汉武帝也烦了,这哪是要求,简直就是逼0宫,我还没死呢,你便这样急着哭0丧啊,这耐不住的品性就感觉你不是一个好的皇帝0接0班人,太利令0智昏了点,大汉江山怎么能让这种利欲0薰心的家伙占据?不败0光才怪。所以汉武帝十分震怒,想给这个不0孝子一点颜色看看,让他放老实点。


皇帝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于是一怒之下,汉武帝把他派的使者毫不客气全都给杀了。后来还因燕王旦窝藏逃犯,知法犯法,被汉武帝削去其三个县封地,燕王旦遭遇的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0把米”的买卖,谁叫你那么沉不住气。而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汉武帝确实没有立燕王旦为太子,最终得到帝0位的是很聪明也很得汉武帝喜爱的刘弗陵,这让燕王旦几乎要气死,甚至铤而0走险积极策划宫廷政0变来夺取宝贝弟弟的皇0位,想大0大出一口恶气。


其实燕王旦也不算是一个“政治0草0包”,还是一个很喜欢读书和思考的很懂谋略的人,只不过他的政治野0心太过突显,太锋芒毕露,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知韬光养晦的结果却让他吃尽了苦头,直至事败自杀以谢天下。


一开始,燕王旦为自己的“变0天计划”到处网罗人才,正好想进行权力再分配想扳倒政治“拦路0虎”的上官桀和桑弘羊和其目标一致,于是一拍即合,结成政治0同盟,决心与汉昭帝争夺皇0位,进而扳倒霍光,朝中两派政治力量从此进行了一番十分惨烈的明争0暗斗,互使手段,直杀得个昏天黑地,血流0成河。


燕王派首先制造舆0论攻势,散布谣言说刘弗陵不是汉武帝的儿子,以动摇汉昭帝当0天子的合法性。


按理说,上官桀和桑弘羊“强0强联合”,应该是能和霍光抗衡的,至少不会输得那么惨,可惜霍光“挟天0子以令诸侯”,甚至还算是一个不是皇0帝的皇帝,握有生0杀予夺大0权,有正当的发号施令权柄,和其明斗显然是比较吃亏的,所以只能来阴的。


正如上文所说,首先燕王一伙先说汉昭帝不是汉武帝的亲儿子,只是某些想觊觎0皇0权的野0心家(这话最明白不过,肯定是矛头指向“摄政0王”霍光),违背汉武帝的意愿“狸0猫换太子”弄虚作假罢了,因为英0明的汉武帝根本就不可能立这种还没有视国能力的小儿为太子,既然这种人来路不明又治国乏力,那么他的帝0位的得来既不合理也不合法,人人得以诛之是也。


诚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事传得有鼻有眼,不死都能脱你一层皮,一时大家都议论纷纷,让对方很被动,也只能出面辟谣,平息这一政治0风波。


看到造谣的效果被对方悄悄化解于无形,燕王一伙又使出一招厉害的“反0间计”,那就是离间昭帝和霍光的君臣关系,让他们互相猜忌,自乱阵脚甚至于自相残0杀,从而达到釜底抽薪彻底瓦解敌人力量的目的。


因为有政治谋略的燕王旦也知道霍光是昭帝朝的主要决策人,是核心既得0利益0集团的头面人物,他必须要维护和巩固汉昭帝的皇0权不受动摇,才能维持自己的权位,是真正意义上的“王者”,所以就必须挑拨霍光与汉昭帝的关系,进而瓦解这对政治同盟,才能浑水摸鱼,有机可乘。于是,燕王旦便上0书诬告霍光有谋朝0篡0位的狼0子0野0心,想取代昭帝自己称0帝,其反0状就是外出检阅羽0林军时,端的就是天子0礼仪,换句话说他自己早就把自己当0皇帝来看待,只差还没有举行换0帝仪式而已。


这一招当然相当毒辣也相当有针对性,皇帝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要谋他的位子,如果是昏0君,早就气得发疯要杀0人了,何况此时汉昭帝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半大不小的儿0皇帝,反正大家都在等着看热闹。


然而,让燕王一伙失望的是,虽然汉昭帝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儿0皇帝,却又不是一个没有是非对错辨别能力的人,甚至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政治新秀(不然的话汉武帝也不会选择他继承皇0位了),他不仅不昏庸,还相当有决断力,对燕王一伙包藏0祸心的挑拨离间不仅置之不理,把他惹恼了还放言说要治燕王一伙的罪,以堵住他们的嘴巴,让他们不敢再胡说八道,乱中取栗。


哼,你当我是政治0花0瓶,不识分谁是敌友啊?你们全打错算盘了,我能坐在这个九0五0之尊0宝座上,当然不是吃素的,轻视对手你们将会输得很惨。刘弗陵那时候分明这样自信地对自己说。


也合燕王一伙输得心服口服,因为他们用的手段太下作,至少在霍光派方面会这样认为,居然造谣今上是大将军的儿子,这还真是慌不择言,无所不用其极也。而且他们也太倒霉,碰到了一个心里倍儿清的厉害儿0皇帝,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老实说连强悍的卫太子都失败了,最受宠的李夫人的儿子也是功亏一篑,更加不用说是急功0近利的燕王旦,皇0位就那么一个,有时候争爆0头还是无功而返,甚至于丢了卿卿性命。


总之,对于燕王旦的上窜下跳,汉昭帝早已看穿,不就是想坐我的皇0位吗?想藉着挑拨我和首辅的关系,让我们自乱阵脚,以便兜售其奸,这样的险恶用心还想骗过我?玩“三人0成虎”的把戏啊?我偏不上当。所以心明眼亮的汉昭帝对这些人攻击霍光的话一概置之不理,有时候这帮家伙喋喋不休地惹烦了他,他还龙0颜大怒道:霍首辅是先王留给我辅政的忠臣,对我从来没二心,你们再出于政治目来诋毁他,就洗净屁股等着吃牢0饭吧。


皇帝放狠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非常有政治智慧的燕王旦一伙也读出了那种弦外之音,那就是想利用昭帝之手“定点清除”霍光的目的已经泡汤,A计划不行,便只能实施B计划了,那就用暗0杀0手段把霍光给废了,然后再废掉儿0皇帝汉昭帝,绝不能坐以待毙,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吧。


那么,怎样才能把大0权0独0揽的霍光引到指定地点进行定点清除呢?这确实是比传播政治0谣言更加有技术含金量的活儿。好在燕王旦一伙人脉也相当广,绝对是能设计或复制一个高质量的“鸿门宴”来引霍光入局,然后成待宰羔羊的。


这就要提到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曾抚育过昭帝的皇帝好姐姐鄂邑公主。而上官桀和桑弘羊的连串政治动作,也正是基于她自己的亲爱情夫封列侯泡汤而引发的。所以有着共同政0敌的燕王一伙,就让和皇帝关系很好的鄂邑公主亲自出面摆一个鸿门宴单等霍光往里钻,然后趁机干掉他,再废昭帝,这一切就是为了立燕王旦为新0帝。


这当然是一个相当周密的计划,还很有欺骗性,应该说成事的机率也挺高,可惜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个最重要的保密工作,传忌之道学不到家啊,可能是早已被即将来到的胜利冲昏头脑了,最后是弄巧0成拙。


因为这重大的“变0天计划”居然被公主的一个舍人所发觉,进而通过层层关节传到了大司农杨敞那里,最后传到了和霍光关系密切的谏大夫杜延年那里,于是阴0谋败露,变0天计划胎死0腹中。结果是燕王旦一伙遭受灭顶0之灾,首恶燕王旦被迫自杀,上官桀和桑弘羊族0灭,也为桑弘羊和霍光的经济政策分歧划了一个带0血句点,以失败者的血0流成河而告终,于年逾古稀之年被霍光杀了头,确实是经济大0师桑弘羊一生的最大悲剧。


当然,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霍氏此后也被族0诛,报0应不爽。此是后话,容后分说。


总之,这是谋算了一辈子的桑弘羊一生中最失败的算式,简直是算术不及格的那种,直算了卿卿性命,也把一生收成都弄得透支了。所以说,政治是一种远比经济复杂诡0异的东西,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让你傻0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