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光老婆霍显为何毒死汉宣帝皇后

2019-11-10 15:24阅读:
霍光老婆霍显为何毒死汉宣帝皇后

话说权势滔天的霍氏(除了霍光权倾朝野,他的儿子霍禹,侄孙霍云、霍山以及两个女婿都掌握着兵权),因为霍成君意外在皇后争夺战中落败,于是恼羞成怒又怀恨在心的霍显立马买通宫中御医加害许平君。


霍显是在许皇后临产时,让与霍家关系很好的御医淳于衍使横手害死许皇后,居然霍显这个毒妇还一点事都没有,真是天无眼。


那为什么人命关天,女医生居然还敢公然杀人呢?这不是吃了豹子胆了吗?原来此中牵涉到了一桩肮脏的政治交易。


话说淳于衍曾进宫侍候过皇后。淳于衍的丈夫淳于赏是个宫廷侍卫,很想升官发财的淳于赏知道淳于衍素和霍显相善,于是走“夫人路线”让自己老婆去向霍夫人跑官要官,替其安排一个安池监的职位,淳于衍因此就对霍显讲了。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霍显不可能凭空就给了这么个大肥缺给淳于赏,尽管自己的老公霍光手中不缺权力资源,但你得用某些东西来换吧,这是人之常情也。


老实说,霍家并不缺钱缺物,既然淳于衍是御医,还能见到皇后,精明的霍显立马贼脑子一转,有了交换条件。


“淳于大夫和我们霍家是何等关系?这事好说,能帮我一定帮,只是作为礼尚往来,我也有一事相求,不知你乐意不乐意为我们霍家效劳?” 因为是要去害人,所以利欲薰心的霍显摒退左右之后才神情凝重地对淳于衍说道。


“嗯,夫人有事相求,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不知会是怎样的事呢?” 既然夫人已经答应帮忙,说明这事准成,于是淳于衍也不假思索地说。


“你也知道大将军一向最宠爱我们家的成君,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掌上明珠啊,只是有一样她最想得到的东西却被人横刀夺爱,这个可能你也略知一二,故此想麻烦你配合一下。”想起意杀人的霍显故意轻描淡写地说。


“霍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请明示。” 淳于衍一听,如坠五里云雾之中。


“嘿嘿,别紧张。这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不就是要一些不该得到其所得的东西的人让路吗?以我们霍家在朝中的势力还不是易如反掌?你也知道那个不配做皇后的民间贱女人要生孩子了,作为御医,你当然知道生孩子经常会有难产啊什么的大危险出现,死人也是能经常发生的。如果趁其分娩之时投点毒弄出点意外,就当是难产而死,我们家成君不就是能像大将军希望的那样,名正言顺地接替其做皇后了吗?这事只要注意保密,神不知鬼不觉的,你绝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到时候让大将军一高兴,你就是让成君能得显贵的功臣,还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区区一个安池监何足挂齿?”心地歹毒的霍显还真是一个做坏事的好手,连杀人都被她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就像杀一只野狗一样。


“呃,要毒死皇后?这个比较难下手吧?你也知道御医只是例行看病而已,而且皇后吃的药是由众太医一同配制的,吃之前还要别人先尝过,怎么能当面下毒呢?这个相当有难度,弄不好还吃不了兜着走,皇上怪罪下来谁担当得了?” 淳于衍一听说要杀人,还是皇后,立马吓得说话都有点颤抖了。


“呀,看把你吓的,怕啥呢?你不知道大将军打个喷嚏都能影响汉朝政治风向,连皇帝都要听他的吗?你的人身安全包在我身上。至于如何巧妙投毒,以你的专业造诣和高明医术,相信也不会有多大难度,就怕你没这个意思而已。当然,那样的话,你也就失去了与我共享荣华富贵的机会了,你好好想一想吧。”霍显为了说服淳于衍,软硬兼施地说道。


面对如此棘手的两难选择,而且这么重大的政治阴谋,霍显根本就不可能让其全身而退,干不干可能都会有危险,所以淳于衍想了半天,与其不明不白地死掉,不如搏一下,所以便只好无奈地表示同意。


接下来,淳于衍便驾轻就熟地将附子捣成粉末,带进皇后居住的长定宫。待皇后顺产之后,立马偷偷取出有毒的附子搀到太医的药丸中,让皇后吃了下去。


皇后一吃下有毒的药,当然是头痛难忍,一阵烦躁胸闷之后,立马不胜药力悲惨死去。


投完毒,顺利杀了人,利欲薰心的御医淳于衍便心慌意乱地离开皇宫,把消息通传给幕后推手霍显,以邀功请赏。谁知霍显食言而肥,怕这事闹大,不敢兑现她曾允诺的重赏,只是安慰一番,保证其没有生命危险而已。


当然,搞出了这么大的事,连皇帝“故剑情深”的好妻子,都不明不白地横死了,那些太医想蒙混过关却不是很容易的事,这也是当初淳于衍最担心的事情,因为有霍显的保证,她才勉为其难战战兢兢地偷偷下毒。最终,还是有人上书要求法办那些给皇后治病不尽职的相关医生,让犯了渎职罪的他们下狱,为自己的失职买单。


这可吓坏了“始作俑者”霍显,因为害怕事情败露,连自己都要进去,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自己的好老公霍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说自己已经知错,既然事情都发生了,也是无以挽回了,大家都是为成君的前途着想,你就利用你一言九鼎的影响力把这事化消吧,最好不要让当事人淳于衍下狱,不然她经不起逼问把底都剧透了,大家都有麻烦,云云。


霍光乍一听这事居然主谋是自己夫人,一开始都无法淡定,甚至于是惊呆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想不到妇人为达到目的,有时候比男人还心狠手辣不顾一切。不过霍光还是霍光,毕竟还是皇帝的“恩主”,惊恐之后开始平静,而且这也是皇帝强出头自立皇后“惹的祸”,怪不得别人,所以便轻描淡写地去“安慰”皇上,说一大堆节哀顺变的话,最后就是警告式地说事情发生了,死者已矣,也没有必要再去追究御医淳于衍的责任了。


这话说得不亢不卑,皇帝也是一个聪明人,他心里当然明白,如果不想立即摊牌和扶自己上位的霍光拼个鱼死网破的话,那么就只能取忍气吞声的姿态了。


唉,政治人一切以实力来对话,尊贵如古代皇帝都不是想干嘛就干嘛的,比如现在的汉宣帝刘询,即使是自己心爱的老婆被别人害死,还不能立即报仇,甚至只能装孙子。


因为,刘询不仅不能表示更多的愤怒,还得违心地反过来对霍光说没事没事,不久还得乖乖地立霍成君为皇后,以填补许氏死后的职位空缺。


这样一来,杀人凶手霍显不仅能逍遥法外,还遂了心愿,好歹自己的宝贝女儿成为了皇后。于是高兴之余,也为自己的胆大包天庆幸,这世界果然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如果不采取非常措施,那么成君的皇后之位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谋到,这世界确实是强权就是真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