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汉元帝老师周堪缘何得失音病而亡

2019-12-05 16:08阅读:
话说西汉大宦官石显用计把汉元帝老师萧望之逼得自裁身亡之后,便把炮口对准了同样是帝王师的周堪,因为此时的周堪已经是石显弄权的最大拦路虎和绊脚石。


却说汉元帝非常柔弱好儒、尊师重教,知道自己的恩师萧望之因不堪受辱自杀身亡后,甚为痛惜,呼天抢地的样子。痛定思痛之后,作为补偿,汉元帝便有意重用自己的另一位老师、少傅周堪和其得意门生张猛张猛是通西域“猛男”张骞的孙子),都许以高位,并可以随便出入宫禁,参与朝政。


然而,这师徒二人却是有名的正直之士,总能在朝中刚正不阿地指陈时弊,抨击宦官的胡作非为,无形中又成了石显专权的最大绊脚石,必须搬除而后快。


只是,萧望之的意外之死,也曾让罪魁祸首的石显被动了一阵子。因为皇帝尊师,又因为朝野舆论要求严惩凶手,群情汹涌,所以作为主要策划人的石显,为避舆论锋头还曾隐忍过一阵子。


而且,为了扭转舆论导向、转移视线,好掩盖自己逼死皇帝老师的罪行,骄横惯了的石显还特意屈膝去巴结另一个当时的著名儒生贡禹,以造成一种石显尊重儒生的假象兜售其奸,可谓是能伸能屈。


贡禹当时是一个品行端正又博通儒家经典的大儒,与萧望之不相上下。不过,他与萧望之的最大不同就是只抨击朝政,却对宦官和外戚的胡作非为三缄其口,无谓树敌,从这就可知道贡禹是一个老滑头,是一个很会看政治风向的精明人。


正因为如此,石显才瞄上了他,并选择其来“洗涮”自己加害大儒的罪名。


为此,石显不仅亲自
登门求教,还积极向皇帝举荐贡禹,使其一跃变成了国0家级领0导人的御史大夫。果然这么一大力表演,努力为自己抹口红上脸霜,石显于是干脆利落地扭转了害死萧望之的舆情,想想他对贡大儒的尊重,绝对也不会对皇帝老师下毒手,那些都是谣言,而谣言止于智者。


果然,这一招十分奏效,石显很快就扭转了“阴谋残害”国师的不利局面,把自己洗得白白的,只差没有被表彰为“尊师重教”的先进分子,总之聪明的石显略施小计就彻底改变了舆情,然后就可以专心致志地对付自己真正的政敌,那就是皇帝的另一老师周堪了。


而石显用来打倒皇帝老师的利器,竟然又是奇异天象的那一套,之前萧望之便曾因这个在官场莫名其妙复活一阵子,最终还是不得好死。


话说汉朝是一个信奉“天道神学”思想的时代,所谓的天子“替天行道”,于是很多奇异天象都能成为政治事件或施政决策决定因素。而且,有关这方面的史实,在皇皇二十四史也是屡见不鲜。


大约在公元前43年夏天,太阳出现黑子,年中还不时出现“陨霜杀稼,天下大饥”的天灾人祸,鉴于如此奇异天象,颇有自知之明的“丞相于定国,大司马、车骑将军史高,御史大夫薛广德,俱以灾异乞骸骨”,也就是相继以灾异辞职,可谓是一场黑子“黑死”了一群人,灾异居然成为了古代官场“地震”的重要推手,呜呼哀哉。


不过,皇帝倒没有挽留的意思,既然天公惩戒人间,当然需要背黑锅的人,于是罢免了这些人,让他们解甲归田,也算是给上天有了一个交代。


然后皇帝新任命韦玄成为丞相、关弘为御史大夫,填补空缺。这两人却很善于明哲保身,好脾气的他们从来都是谦谦君子,更是不敢与石显对抗,遇事常和稀泥,也由此保了身家性命。因为与此二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周堪张猛二师徒却总是和石显唱反调,经常碰到“火星撞地球”的场面,大家都是争得面红耳赤,毫不买账。


所以,成为了野0心家石显“眼中钉”的这对刚直不阿的师徒,最后被石显残酷清洗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此前,石显就曾在皇帝面前数度诋毁这两人,等到这次的奇异天象,居然便成了打击周堪及其弟子的重型炮弹,始料不及也。


既然丞相、大司马都因天象而丢官,那么何不用这块十分好用的“大天石”来砸周堪的饭碗?


于是,石显就伙同其他外戚,一起对皇帝进言说,之所以天灾如此之猛,皆因周堪、张猛用事太猛的结果,必须辞官以谢罪。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果然连天都帮了石显。


而最终的结果是,汉元帝把周堪张猛统统贬官外任,朝中更是石显的天下。


石显正是通过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阴谋和人事清洗,把专权路上的最大绊脚石朝官集团冲击得七零八落,然后才从容地把魔爪伸向了外戚集团。


话说公元前42年,大汉又出现日食和地震的奇异天象,可谓是灾祸连连。慌得十分迷信的汉元帝又病急乱投医地召见大臣共商国是。他对给事中匡衡说:“朕即位以来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惹天帝发怒,为何遭受如此之多的灾异?”匡衡是一个很有政治谋略的人,他先是表扬汉元帝上位以来躬身国政连年大赦,让臣民受益匪浅,然后又引经据典向汉元帝论证了朝政得失,认为光能施行仁政减轻人民负担还不够,还要接近忠良疏远奸佞,建立完善的国家制度,厉行节约,改变陋俗,清净民风,才能使上天感应到人间的美好,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天灾人祸了。汉元帝一听十分受用,认为匡衡说得很对,也听出了匡衡的弦外之音。


于是,皇帝一高兴就赏了匡衡一个光禄大夫的高位,同时重新任用被外贬的周堪、张猛,调回京城辅政,还意味深长地斥责石显一伙说:“你们曾谎称天生异象皆因周堪张猛专权的缘故,那为什么他们被贬在外之后还是灾祸频繁?这到底是谁的错?”石显们当然是为他们的胡说八道、陷害忠良,而把自己弄得面红耳赤、无言以对了。


不过,重新被起用的周堪、张猛最终还是如萧望之一样,因天象而生又因天象而死,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式的官场起死回生而已,没什么作为。因为善于惑主的石显根本没有再给他们机会,周堪甚至到了后来想见皇帝一面都难,把皇帝玩于股掌之中的石显根本不会把周堪的建议呈献给皇帝,失落的周堪最终也因失音病(很是应景和具有反讽意味的病也),郁郁而终。而张猛死得更惨,被石显上眼药诬陷自杀于公车官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