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叛唐的史思明后来怎样了?
如果要评古代最佳难兄难弟的话,我想一同发动了“安史之0乱”的安禄山和史思明,一定上榜,这对乱0世枭0雄不仅有相似的政治经历,甚至于连死都是相互克隆的,那就是都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痛下杀0手,可谓是惊0天动地同病相怜。
以下,我们就来曝一曝史思明是如何被自己的宝贝儿子干0掉的,奸0人的下场也是令人胆寒的。
话说史思明被唐廷猜0忌继续举起反0叛大旗之后,和安庆绪合力把草0包观军容使鱼朝恩(这也是唐肃宗猜0忌功臣开创宦官握有军0权恶例的开始)统率的唐朝九节度使兵0力打败之后,又用计除掉安庆绪以及手下猛将之后自己称0帝时的事了。那已经是上元二年(公元761年)春的事儿。
据说史思明所部叛0军是安史叛0军中最精锐也是最残0暴的队伍,嗜0血成性,每攻陷一城,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全部杀0光,魏州一役,史思明部一天就杀0掉三万多人,血0流成河也!此外还奸0淫妇女,无0恶不作,贼0首史思明就是一个动辄就要0人命的人间大魔0头,和老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像要比赛杀0人比赛残0暴一样,最疯的疯子都没那么疯,这样没有素质更没有约束的军0队也注定是活不长的。
其时史思明要攻陕州,下令筑三角城贮备军粮,限令儿子史朝义在一个月内筑成,不然以军0法侍候。史朝义当然也不敢怠慢,不分昼夜地带领手下苦干加巧干,很快按期完成筑城土建任务,就差外墙抹泥的装修一下了。原以为会被父亲上司嘉奖什么的,然而残0暴的史思明一看到没有装修,立马大怒,认为他们有意贻误军0情,要把自己的宝贝儿子史朝义等一干人办了以明军0纪。
史朝义立马傻了眼,他深知魔0鬼出身的史思明不会念及父子之情,不过还是下意识地哀求父亲说:“兵士已经连续奋战了这么多天,十分疲劳,就让他们休息一下再上泥吧。”
唉,这小兔0崽子不能完成上0峰交办的任务,还和老爹讨价还价了,真是活腻了。我儿子多的是,少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别以为是史思明儿子就能和父亲扮拽,于是有点恼怒的史思明
以领0导口吻大声训斥宝贝儿子道:“呀,吾儿大了翅膀也硬了,能和父亲谈条件了是吧?不过我明白告诉你,即使你想当老0大为你的喽罗强出头,也不能违抗我的将命,不然的话格0杀勿论。”经父亲歇斯底里地这样断喝,史朝义也不敢争辩了,官大一级压死0人耶(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争着当官了),于是继续让手下拼死拼活地干,争分夺秒完成抹稀泥之简单装修任务,老史还不放心的样子,直挺挺立马城下认真当起监工来,直到兵士们上完泥,他才“斯须而毕。”要开溜时,老史还不忘恶狠狠地冲着宝贝儿子瞪眼骂道:“克城之日,就是你的死期!”说完老史做了一个标准的瞄准动作。
这也太没人情味了吧,累死累活为你打天0下,还是你的宝贝儿子呢,居然为了一点小事要我的命,史朝义越想越气,保命的意识也占了上风,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骆悦等将领也因兵0败怕残0暴如狮子的老史一并把他们给办了,于是一齐鼓动史朝义学习庆绪好0榜样把自己的父亲先给办了,一了百了,他不入地0狱谁入地0狱?
史朝义当然为了自保也曾想过弑0父的可行性,不过慑于父亲的威严却不敢轻举妄动,反正都是要死,骆悦等人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威胁史朝义说史思明不死就要投奔大唐,好过等死。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聪明人史朝义最终也认为这是华山一条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到这时还顾及什么父子情深的孝道也太他0娘迂腐鸟,你不仁我还不能不义,见0鬼去吧!于是点头表示同意,史思明这个杀0人魔0头也算是活到头了,因为他的头顶早就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天0网已经悄然无声地张开。
当天夜里,狂0妄自0大的史思明宿在营中正做破城之美0梦,由心腹大将曹将军带人亲自站岗护卫。一心要杀0掉老史的史朝义等人连忙请曹将军来“共商杀0人大计”,看着这帮人凶0神恶煞来势汹汹,有点英雄气短的曹将军居然“不敢拒”,保命要紧啊,于是连最后一道防线也不攻自破了。
据说当天半夜鸡叫时,史思明午夜梦回,因恶0梦而惊醒,在床上发了一阵呆,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亏心事做多了睡觉也不安稳也。
传说老史也是一个戏曲爱好者,超级票友的那种。平时他就特别爱听优伶唱戏松弛一下杀0伐之紧张神经,所以连吃饭睡觉都要几个戏子陪伴,不离左右以备不时之需。由于他双手沾满鲜0血,以杀人0为乐,搞不好谁就会是他的下个杀0害对象,所以这些名伶也十分担惊受怕的。见他从恶0梦中醒来,忙问其故,他说:“朕梦见河里鹿死水干,很可怕。”说完便去如厕。伶人0大异,偷偷分析道:“鹿者,禄也;水者,命也。此胡命禄都到头矣!”
是的,老史这残0暴奸诈的一生,是到了一死以谢天下的清0算时候了。也就是说根据周公解梦的招数,伶人们知道天0怒人怨的老史活到头也该被天收了,这正如香0港人常说的“人在做,天在看”也。呵呵,这确实是有点邪0门,古时的神秘文化还真是无处不在,信不信由你。
还真是追0命夺魂梦,伶人正夜半私语半信半疑之间,有心先下手为强的骆悦等人气势汹汹地提刀闯入,没有预告也不讲理由见人就劈(得了史领0导的真传也),过了手瘾后才逼问杀0人狂0魔史思明在哪里,没被劈0死的人连忙说皇0上正在亲自上厕所。
一阵扰攘之后,当时正在厕所认真埋头苦干“交公粮”的老史也不敢怠慢,野心家一般警惕性都很强,他一听到外面杀0声震天,连自己的卧室内也是人声鼎沸人影幢幢,估计已经发生了于己不利的事情,在自己残0暴干0掉很多人之后也知道有人会恨不得要啖自己的鲜肉,血0债血偿啊!于是估计连屎还没抹干净就急匆匆翻墙而出,娴熟地上马逃命,一溜烟就跑到了马槽处,老史正在暗自庆幸一坨屎救了自己的狗0命时(这属于一坨屎引发的血0案吗),却不料被同样疯狂的叛0将更加迅速地追0杀过来拉弓搭箭射中胳脯,一声惨叫滚落马下。
“何人胆敢造0反?”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中招后的史思明忍住剧痛色厉内荏地喝道。
听到主0人歇斯底里的咆哮之后,追0杀老史的人也有点底气不足地呆了呆,毕竟曾是自己的领0导,说心不虚那是假的,大家都在玩心理游戏,反正有心直口快的还立马供出了老史的宝贝儿子怀王史朝义是幕后主0谋。
一向老0奸巨滑的史思明,其实早就估到了史朝义这个“反骨仔”为了自保出的阴招,不过现在明摆着是儿子正在控制整个局势,特别务实心眼多多的史思明当然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地哀求道:“都怪俺早上心窝上火说狠话,才逼得你们铤而走险,其实我那是说着玩的,就是为了大家能振作精神做好战备,我的宝贝儿子我疼都来不及,怎会痛下杀9手呢?我那是恨铁不成钢,这叫做爱之深责之切,别误会朕的一番期望啊。”史思明毕竟是一个闻名古今的大骗0子,中古最资深老千,装0神弄鬼起来简直是脸不红心不跳,于是又滴水不漏地克隆了他欺骗奚王说给其和亲送美女的那一套鬼话,说瞎话不眨眼的家伙。
将士们有过小0小动摇之后,还是决定不放过这个翻0云覆雨的大老千,因为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根本没有回旋余地,以他的为人来说即使放过自己一时也不会放过一世,绝对是会秋0后算账的,与其放0虎归山留下后患,不如毕其功于一役把他先做掉,以免以后天天睡不着觉让他反0攻倒算。
见到部下不依不饶,大家也知道大家的底细,看来连自己的无往而不利的骗术也不管用了,老史于是一改往日之凶0神恶煞之态,像条最可怜的狗一样向部下声泪俱下地摇尾乞怜起来:“就算我罪0大恶极该千0刀万剐,也让我们攻陷长安后再杀不迟,军0队最怕群0龙无首成了无头苍蝇,到时大家一起完蛋。安禄山被0杀的后遗症你们也看到了,就当是求你们啦,别这么快就杀我好不好?”
原来恶0魔也有今天也,简直是大0快人心。
看到曾凶狠如狼狗的老史如此下作、如此可怜兮兮涕泪横飞地叩首求饶,大家差点把他当成了呕吐对象,简称偶(呕)像,老史也可算是老安式的一线喜剧演员也,反正大家都未置可否地看他尽情表演丢脸小品,这出戏也忒是太精彩了。
看到众人不理他,史思明也没办法,贼眼骨碌骨碌左顾右盼之间,转头居然看见耷拉着脑袋,羞愧地站在一旁正眼也不敢看他的心腹大将曹将军也参与此事,史思明不禁悲从中来,差点没被气疯了,自己最信任的人也出卖了自己,那个钻心之痛无法用言辞来形容,算我瞎了狗0眼啦,于是没好气地恶狠狠破口大骂起来:“此胡误我!此胡误我!报应也。”看到天才喜剧演员老史在那里调动所有有效表情争取“宽0大处理”,居然使骆悦同学也有点心软了,于是一挥手,让部下先把史思明捆成一个结实的人肉粽子,然后软0禁在柳泉驿等候发落。
在幕后指挥变0天计划的史朝义心如吊桶七上八下,因为以他的特殊身份当然十分尴尬也有点难为情,他当时的心情绝对非常复杂,如果刺0杀得手的话他的老爹就没了,这无论如何他都得顶着世俗眼光被“鞭0尸”,尽管是以革0命的名义;如果是失败了,万一老爹能逃出鬼门关,他自己的处境又会更加凶险,因为以老爹的政治0智商绝对知道是谁批准这一起政治谋0杀的。唉!做人为什么这样难?反正史朝义差点想哭了起来,整夜眼皮狂跳,处于十分不安的矛盾纠结之中。直至见到亲自带队实施谋0杀计划的骆悦等人安然回来复命,他的心才稍为安定一些,然后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果。
“任务完成得如何?圣0人龙0体安康吧?没伤着?我老爹现在怎样啦?快说呀!”史朝义发疯般地追问。
这厮估计比安庆绪心肠好一点,没有安庆绪做得那么绝,要不是老爹立心要干掉他,估计给他一个天大的胆他也不敢要了自己父亲的命,可以理解,政治0斗争基本上就是这么残0酷无情,从来没有请客吃饭的温情。
“没有伤着,我们不会为难皇0上的,不过已经把他老人家安置在了柳泉驿等候公子发落。” 诸将回答得还蛮幽默。
于是,可以预见的是,这班“革0命成功”的人,立马克隆安庆绪干掉自己父亲后的政治操作模式,大模大样地伪造史思明诏书,让史朝义继0位云云,还假传皇0命办了在外统0军的史思明心腹大将、宰相周挚等人,以清除新0政0府成立后的所有阻力。
与此同时,为了除0恶务尽以绝后患,骆悦等人先下手为强(估计没有请示史朝义吧),用条牛绳像高力士勒0死杨贵妃一样结果了这个动辄就想打碎别人的头颅的杀0人狂史思明,让其到泉下继续追随老安搞阴0谋诡0计去了,也好让这两个人间恶0魔亲密团聚啦。
老史一死,叛0军也等于自0毁长0城,一而再再而三的严重内0讧也使安史叛0军迅速走上不归路,和太0平天0国差不了多少吧。
历史常有惊人相似之一幕也!
好了,其实史朝义和安庆绪这对“难兄难弟”,在弑0父篡0位上没有质的区别,只是量的变化而已,也就是古人所谓的“五十步笑百步”的把戏。也不知史思明死0到临头是否后悔没有先对儿子痛下杀0手,反害了自己性命,正应了官场上的那句老话: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0忍。然也。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