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逃出镐京的周之厉王怎么死的
本来,周0厉王并不是中国历史上排得上0号的明0君0大0帝,对追求历史品质的我来说,应该是不能入自己法眼的。不过,本着兼容并0包、风格多样的写史手法,更兼周0厉王那史上独0一无二的“治0国专0利”,即“道0路以0目”及“防0民之0口,甚于防0川”,且任内(公元841年)还有幸确立了中0国信史有了确切纪年,尽管是一个钳0制0思0想和言0论并积极“与0民争0利”的暴0君(当然有人也认为他不是暴0君,因为他没有私0欲,争0利只不过是为贵0族阶0层及为了抵抗外0侮保护国0民而已),就因为以上有点令人眼前一亮的“历史功绩”,写写他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关于周0厉王为政0大专0利“道0路以0目”,不仅是口口相传至今的著名成语,更是古今形容钳0制0思0想与言0论的最著名载体,话都不敢0说了,只能用会说0话的眼睛示意,这是怎样的一种万0马齐喑、令人窒0息的高0压0政治0环境,说周0厉王不是暴0君的那位,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信吧。
道0路以0目的最初出处,便是《国语·周语上》:“三十四年,王益0严,国人莫敢0言,道0路以0目。”后来太史公司马迁的《史记·周本纪》便汇编照抄了。
这个大意就是说,周0厉王三十四年(公元前
844年,残0暴的厉王在位37),因为诸侯不朝、外0族入0侵,周王室日渐衰0微,更兼之前“政0刑弛紊,贿0货公行”(政事废弛、刑0罚紊乱、公开0贿0赂),面对内外0交困、财0政紧缺,有心振兴周朝的周0厉王不想混0吃等死,在宠信大臣荣夷公的唆使下,不顾一切地宣布一项十分强硬的经济改0革措施,即实行“经济专0利”,单方面改变周朝原有制0度,以国0家之名控制所有山川林泽,将社0会财富和资源全部垄0断,包括把百姓赖以生存的许多行业收归国0有,一时也使周王室的钱0袋子肿涨如猪0头,垄0断寡0头的吃相不是一般的难看。然而,王室吃饱了,百姓的生0计却断了,于是一时怨0声载道,议论纷纷。
而面对汹涌如潮的民0怨,与荒0淫的夏0桀、残0暴的商0纣、昏0庸的周幽并列为丧0国四0暴0君的周0厉王(《吕氏春秋》排行),不仅不积极疏导,让利于0民,还变0本加0厉地“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0之”,也就是用巫0师监0督百姓(想起了明朝臭0名昭著的锦0衣0卫特0务),急于禁0谤了。因为如果被遍布大街小巷的卫0巫举0报诽0谤朝廷的话,那么便格0杀勿论,鉴于生命的可贵,不想死的话,国人只好自我封0口,不再对国0事评0头品足了,后来噤0声到了见面都不敢搭腔,只能道0路以0目。
对于这样的政治高0压环境,就像被捂了气口的高0压锅0,或倒悬的堰0塞湖(“言塞湖”),一旦到了不可承受之重,发生决口,那么破0坏力是核0爆当0量级别的(果然在他治内发生了两次“国人0暴0动”,自己也由此被赶下王位赶出了京0城)。
面对如此恶劣的言0论堵塞,以及“统0一思0想”后没人敢再对朝0政胡0说八道而沾沾自喜的主0公,很有点忧0国忧民的辅0政0大臣召公便煞有介事地对周0厉王发表了震0古烁今的谏言:“防0民之口,甚于防0川。”也就是说堵0住民众之嘴比堵塞河流的后果还要严重,喻指不让人0民0说话或自0由批0评,必有大0害。因为“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毕竟被堵的河水一决堤,会淹0死很多人,且堵人0民之悠0悠众口也是同样效果,甚至危0害更大。只能以疏导宣泄之态势,才能防患于未然。
自然,召公的话很有道理,劝谏的针对性也相当强,不过尝到垄0断寡0头独0富,以及禁0言之后没有吱0吱歪歪的批0评之声的“清朗世界”甜头的周0厉王,当然不会轻易放弃这样的专0权成果,自然也当召公的苦0口良言是耳0边风,绝对没有采纳的意思。不服的话,你来咬0我啊,怕你有牙咩,我手里有0权有0枪,谁怕谁呀?
然而,就这样让老百姓敢0怒不敢言地过了三年的“捂0口”生涯之后,不堪忍受的憋坏了的百姓终于在沉默中爆0发,反不0反都是死,所以他们串0联起来举行“国人0暴0动”,联合起来攻入王0宫,把作0威作福的暴0君周0厉王赶出了京0城,呜呼哀哉。
这就是史上最著名的钳0制0思0想与言0论之历史事件“道0路以0目”的由来。而有了周0厉王这个“始0作俑者”,后来的效仿者却不乏其人,可谓是一泼一泼的,如过江之鲫。这正如某些历史研究者所言:“秦0始皇时的‘焚0书0坑0儒’、晋时司马氏对言0官的杀0戮、晚唐安禄山叛0唐后的文化0专0制、晚0清的‘文0字0狱’,以及宋初号称‘决不0杀一个文化人’的杀0禁大开的晚期,都留下了‘道0路以0目’的辉煌记录。”这些似乎都是拜周0厉王这个思0想0钳0制“教0父”所赐,他算是“开0山鼻0祖”级别的。
只是拿着周0厉王发明的政治0专0利,后代的有0权者用起来轻车熟路,且最初的效果极好,但结局之历史画面却都是有点难看,不是改0朝换0代皇0位都弄没了,就是家0破人亡0王朝进入风0雨飘摇的没0落时期,几乎没有了翻身的机会,可谓是潮语所表,这学费也太昂贵了,原本克0隆或免费转让的东西,始终都是廉价或掉价的,不可能有很好的消费体验和扭转时0局的奇功,大致就是加速其反0作用而已,等同于饮0鸩止渴。
想想商0纣时代的崇侯虎、武0周时代的来俊臣、明朝时代的魏0忠贤的惨烈下0场,尽管触角灵敏的高0压酷0吏(特0务)政治0无坚不摧、所向披靡,曾经借助窃0听偷0窥的政0治特0务,朱0元璋迅速得知自己的大臣家宴的所有情形;魏0忠贤甚至能从上0天入地可谓是无0孔不入的锦0衣卫那里听到了大臣咒0骂他的情0报,这么严厉的监0控,几乎就是周0厉王卫0巫的翻版,不想“道0路以0目”都是不可能的了,不然脑袋搬家是常有的事。然而,依靠这种过滤真实社0会情形和批0评之声的假和0谐,往往使统0治0者失去对时0局的正确判断,“鸵0鸟0政策”式的自0欺欺人之下,当然是失去真正的政治0预0警,把国0家拖入万劫不复的危0亡状态,那是大概率的事。教0父都自0食其果了,哪有仿效者会取得圆满成功的,除非摒弃了原有政治0配方,否则要超越魔0咒只能是异0想天开的事情。
至少,以为不让人讲话就获得最0大安全感的周0厉王在公元前841(一说公元前842),被愤0怒到极点的国民赶出了镐京,他逃到一个叫彘(今山西霍州)的地方,做了十四年的安静美男子,享尽没人讲话的“道0路以0目”式寂静情境之后,悲催地死于彘地,暴0君也没有好下0场啊。
那么,在最后,我们根据史料简要介绍一下此时正主周0厉王是何许人,以及他出台招致失去王0位的残0暴0政策的深层历史背景吧。
话说周0厉王姓姬名胡,周夷王姬燮之子,是西周第十代国0王(公元前878年—公元前841年在位),在位37年。
尽管周0厉王在位较长,但在他上0台之前,也就是他老爹周夷王统0治时期,周王室已经不强大,日渐衰微的周朝,甚至实力强0横的诸侯都当周王室是摆设,敢大0不敬地不来进贡了。所以,《史记》所说的周0厉王“好0利”,那是有历史原因的。因为在周0厉王之前的三代国0王,也就是周懿王、周孝王、周夷王,常常遭受戎、狄等外族的侵0扰,又由于西周国0势的没0落,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关于这,史曰:“至穆王之孙懿王时,王室遂衰,戎0狄交侵,暴0虐中0国。”(《汉书》)
既然打不过,周朝便只能听之任之,让来去如飞的戎0狄烧0杀0抢0掠,然后若无其事地呼啸而去,如入0无人之境。周0孝王为了息事宁人,甚至曾与戎狄议和,向他们交“保0护0费”以求平安。就这样,周王室财源逐渐枯竭,渐露亡0国之相。
就在这样一种内外0交困的政治0经济形势之下,很有点尚0武精神更想振兴西周的周0厉王走马上0台,但要打仗就必须有足够的财0力支撑,而当时周王室的财0政只有京城及周边地区的直0辖土地收入,可谓是捉0襟见肘,诸侯早就不朝,为了充盈国0库,振兴朝0纲,打击戎0狄,所以他才咬牙接受佞0臣荣夷公的奸0计,不听周公、召公等人的劝阻,实行残0暴的资源和财富垄0断政策,集中财0力办大0事(就算是后世的英0主汉武帝打匈0奴时也曾卖0官鬻0爵征用民间马匹呢),断了生0计的百姓,还不能议论朝0政,只能道0路以0目。
据说,疯狂敛0财到失去理性的周0厉王,一开始还是打了一些胜仗的,比如他就曾集结几个师的兵0力东征淮夷,把淮夷给征0服了。但军0事的胜利并没有改变周朝的颓势,诸侯们该干嘛干嘛去,并不鸟周王室,倒是不0堪重0负肺都气炸的国人手持农具、棍棒,气冲冲地包围王0宫,想要了国0王的0命,见势不妙的周0厉王,只得仓0皇逃出镐京,越过黄河,跑到周朝边境一个叫彘的鸟0不拉粪的地方,“耳根清静”地过了十四年之后,客0死此地(公元前828)。
而对于周0厉王的横0征0暴0敛,史书却没有关于他大0兴土木、奢0侈享乐的记载,他之所以采取强硬的改0革手段和高0压0政策,只不过是为了很好地进行帝0国反0击战征讨宿夷罢了,顺便想让反0叛的诸侯臣0服。所以,有历史研究者便说,历史欠周0厉王一个公正的说法,因为他并不是暴0君,他所有政策实施,都是为了保护臣民、保卫大周而已,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贪0婪敛0财用于私0欲的坏0君0主,本着“我0不同意0你的观点,但我誓死0捍卫你说话的权0利”的初衷,在此一并罗列上了,你意下如何?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