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官场秘笈:中唐名相李泌为何好神怪
前段时间,借助电视连续剧《长安十二时辰》火了一把的中唐名相李泌,在正史却有点惨不忍睹,至少评价不是 很高,为何呢?就因李泌有一个后人广为诟病的“怪诞仙家”形象。
关于李泌的“好谈神仙诡诞”,《唐国史补》卷上载曰:“李相泌以虚诞自任。尝对客曰:‘令家人速洒扫,今夜洪崖先生来宿。’有人遗美酒一植,会有客至,乃曰:‘麻姑送酒来,与君同倾。’倾之未毕,阍者云:‘某侍郎取榼子。’泌命倒还之,略无怍色。”
这个故事当然是有点诡0异,大意是说,好仙的李泌常荒诞不经地和人吹牛说,他与仙人有交情。有人来他家做客,他一本正经地当着客人面叫家人扫地做清洁,说洪崖先生晚上会来造访,客人满腹狐疑。其后有人给李泌送来一榼酒,于是老李又吹牛说,这是麻姑送给他的仙酒。不料喝到半途,家人进来禀报说:“相爷,某某侍郎让人来取装酒的榼子。”客人这才明白,敢情送仙酒的麻姑就是某某侍郎啊,不禁捧腹大笑。李泌也不觉得难为情,还大0大方0方地还了榼子。

这种返童式的“拙劣表演”当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天才李泌竟然荒诞到此等地步,简直就是有点匪夷所思,如果不是立心要表演给别人看的话,那就证明他得了瞬时失心疯。最令人惊奇的是,当谎言穿帮后,他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泰然处之,毫无愧色。

也难怪史也对李泌的为相评价不高。《旧唐书·李泌传》称,“时论不以为惬”;而《资治通鉴》干脆就如此评论:“泌有谋略而好谈神仙诡诞,故为世所轻”;只有《新唐书》对李泌的评价相对中肯,认为李泌“其谋事近忠,其
轻去近高,其自全近智,卒而建上宰,近立功立名者。”虽然还有一点保留态度,也算是透过现象看出了一点本质,还原了李泌怪诞背后的高明———是侍郎不是洪崖先生又如何?酒照倒事照办。

因为如果李泌是彻底的荒诞不经的话,那么他的反对建白起庙和反对“天命论”就将是一种悖论。据史载,曾经有一个妄人对好神鬼事的唐德宗谎称自己梦见吐蕃将入侵大唐,而战国名将白起告诉他说将为大唐守边,后来果然发生了吐蕃入侵被唐军打退之事,唐德宗认为梦应验了,于是想按照这个装0神弄鬼的妄人的说法建白起庙以示感谢。李泌却表示强烈反对,说国家中兴从来都是由人民来主导,要使国家覆0亡那就听命于神吧。

如果要真正弄懂李泌的意图,或许必须从反向思维来理解,这当然是他的保全之策的超级智谋。这是一种强化自己是“绝粒(不吃饭)无家”的世外人的方法,以便强调自己不与人争0名夺利,对同僚没有攻击性和威胁性,从而减少几分摩擦。以世外人的身份参与世内的政治0活动,是李泌的策略。
所以,主修《新唐书》的欧阳修、宋祁等人看到了这一点:“德宗晚好神鬼事,乃获用,盖以怪自置而为之助也”,认为李泌是假借神怪以自助,这个完全在理。如果李泌也如屈原一样“众人皆醉我独醒”,那么很容易被人当靶子而很快挂掉,同期的思想家陆贽就是一例。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老子这句话评价李泌的自处哲学颇为贴切。和合自然,与世俗同流而不合污,掩自身光华而混同尘镜,正是佛道出世入世的上乘境界,同流可全身避祸,不合污则能保持内秀而自立不倒,刻意与权0力中心保持有效距离,在唐德宗那种好神怪的昏0庸皇帝面前李泌能假痴不癫以同流,也算是一种生存大智慧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