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武则天首席面首薛怀义怎么死的?
薛怀义何许人也?他就是武则天最早期的面首。薛怀义本名冯小宝,由于经常行走江湖舞枪弄棒的缘故,所以练就了一身好体魄(唐朝人贪边功,以当兵尚武为时尚也),兼身材魁梧,高大威猛,颇有膂力,粗犷中还不乏几分英俊潇洒,所以惹女孩子喜欢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就像现在校园爱情通行的酷酷“坏小子”型号超级帅哥,女皇喜欢上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原来薛怀义是一个贩卖药材(有小道消息又说是贩卖女人脂粉化妆品之类物品)的小商贩,偶然的机缘结识了唐高宗千金公主(也就是唐高祖李渊的第十七女,后被武则天收为义女。蛮得宠。可能是在洛阳街头买日用品时发现了这个有点俊俏的坏相公的吧),于是带回家中双赴巫山云0雨,“试用”之后,突然感觉他是一个做面首的好材料,于是为他度身定做淋浴更衣做了最好的形像设计,果然是人靠衣裳马靠鞍,出落得更加光彩照人,千金公主知道武女皇寡居多年正寂寞难捺,极需要威猛帅哥来抚慰有点骚动的身心,于是为了取悦于武则天(这事做得好就等于立大功也,前途无量啊,最后还真是押对宝了),遂将冯小宝呈贡进献了。

当然作为世界超级大0国的掌0舵人,想和武媚娘发生点关系,并获得丰厚回报的美男应该是不会少的,没有一个加强师那么多也应该有一个加强团吧,而且女皇也不是随便的人,随便哪个男子都可以配做她的情人,这个千金公主肯定费过思量,精心策划过进献台词,最后公主幽幽而神秘地说道:“小宝有非常材用,可以近侍。”(《旧唐书》)“非常材”不用多说估计你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吧?

侍寝之后,果然验证了千金公主并无虚言(那当然了,有人曾开箱验证过嘛),武则天尝过迟到爱情之后非常满意,简直是所有堆积
如山的情感虚火,全被亲爱的小宝兄弟给浇灭了,自此成了女皇固定的“床上用品”。

当然,在一个已经习惯了的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里,一个左冲右突的女皇居然也不敢大张旗鼓地公开地下情,于是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便于出入宫中备不时之需,于是立马曲线救国式让冯小宝剃度为僧,又将中国最古老的寺院洛阳名刹白马寺豪华装修一番,还让冯小宝摇身一变,当上了佛教界龙头白马寺的住持,算是有身份地位的了,既可修心养性,又能提高参0政议政能力,至少在和女皇打情骂俏时身份相差得不那么悬殊,一个卖狗皮膏药的小无赖样就没啥意思了。而后,随着两人情感渐炽,那种必要的政治包装也铺天盖地接踵而来,让洛阳街道的小混混惊喜万分,差点像中举的范进兴奋得想傻了的样子。呀,这政治赌博还真是押对宝了,比舞枪弄棒还刺激百倍啊,我冯小宝何德何能居然这么威风,简直比做梦还神奇,又能爽又能招财进宝身价百倍,中头彩也不过如此了。因为冯小宝不是士族出身,于是连名字也要重新包装(唐朝的包装意识绝对不会比现代弱吧,薛仁贵就是一个“包装之父”),把祖宗的冯姓改为薛姓,并与驸马薛绍合族大模大样挂靠上了,而且还让大帅哥薛绍以叔父辈称呼薛怀义。

当然,经过了如此华丽的包装程序之后,野0心勃勃的薛怀义也从门里杀到门外,从性奴隶到猛将军,如果说二张多以皇帝甜心解除女皇寂寞之功能示人的话(不过后期干预朝政也多),那么薛怀义更多的是以当时急于称0帝的武媚娘的内廷政治力量形像闪亮登场示人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符号。他受命督建耗资巨大的皇帝新办公室明堂,还因此功被擢为正三品左武卫大将军,封梁国公。后来还多次担任行军大总管,也就是大0军0区司令,曾浩浩荡荡率领几十万大0军讨伐突厥,大败而回。

而薛怀义为武媚娘立下的最大功劳,就是以他的宗0教界老0大的合法身份,为她称0帝大造舆论,也从此使他的私人身份充满了政治符号韵味,正是他伙同别人编写了四卷《大云经》,谎称武媚娘是弥勒佛下凡,因为当时人们非常崇拜弥勒佛,既然武媚娘是老佛爷出身,那当皇帝当然没问题,薛怀义还怕这点理由不够,于是又在这些佛典中伪造了“净光天女即位”的句子,反正翻来覆去就是为了证实武媚娘是当皇帝的料子,超级神棍啊,加上武承嗣的“圣石”一唱一和,最后在傅游艺聚众带头游行强烈要求武媚娘做皇帝的“强大民意”下,于是武媚娘不得不“顺应民意”上位,终于出身低贱的薛怀义,轻而易举做到了许多大臣所不能做的政治博弈,也使薛怀义的身份充满了政治利用的味道,最后也逃不了“飞鸟尽,良弓藏”的悲剧宿命,被太平公主神秘做掉了。

当然做完了这些事,薛怀义的政治回报也是十分丰厚的,要什么官位几乎给什么官位。自此,薛怀义恃宠骄横,暴戾恣睢,谁也不放在眼里,连武媚娘的两个最有弄权本事的侄子武承嗣、武三思都曾卑躬屈膝给他赶马牵绳,其他的人就不用说了。据史载,眼里容不下沙子的右台御史冯思勖,曾冒着生命危险弹劾薛怀义的手下犯法,主动站出来伸张正义,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怀恨在心的薛怀义咽不下这口气,竟然在路上遇到冯思勖时,派小喽罗将他打个半死,尽管把法律视为无物,公然挑战权威,但由于上面有人,薛怀义连根汗毛也没被动过。有一个叫周矩的御史参他私蓄棍僧图谋不轨,要审问他,他居然跑到御史台去撒泼,袒胸露腹的做些下流动作,然后扬长而去,当这帮办案人员是透明的,后来周御史还是办不了他,明摆着人家上面有人嘛。反正他威风时连宰相也不放在眼里,对付酷吏很有一手的李昭德都被他打过,只是他碰到了另一个暴烈宰相苏良嗣时,因争先入南门吵起来,被苏良嗣的手下打得哭爹喊妈满地找牙,还没处伸冤,大快人心也。

最终不可一世极其膨胀的薛怀义也没有绕得过那句老话所说的: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成就了“灰小伙童话”的历史猛男最终还是被打回原形,这得从这个猛男人也学小女生大吃其醋讲起。

话说有一个叫沈南璆的御医,常常给武则天看病诊治什么的,体贴入微,已入老年的武媚娘当然有时候追求心灵沟通比肉体接触更甚,一来二去的居然还能日久生情了,反正武媚娘喜欢上了已人到中年的沈御医,成了武媚娘有史可查的第二位男宠。

这个对于为武媚娘无私奉献坏事干尽,也终于把之抬上历史唯一女皇帝高0位的薛怀义来说,不啻是一种刺激甚至于侮辱,这他娘的算是什么嘛!自古只有男人给男人带绿帽的,哪想到居然女人也能给男人带绿帽的,我算是服了,枉我还伪造圣经开假证给她,吹捧她是弥勒佛再世。

薛怀义出于不可遏止的嫉妒和怨怼,先是不理女皇帝,自己跑回寺院大本营纠缠一些流氓武僧舞枪弄棒,以流臭汗来发泄不满,不过夜深人静午夜梦回时,他还是怪想这个已经进入古稀之年的老女孩的,自从她死了皇帝老公以后成了她的“头号男宠”,已经十个年头了,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骗人骗自己,养条宠物都有感情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因她移情别恋而差点忌妒得要发疯了,以他的有财有势大不了又包养一个小美女,这不是结了?虽然他也知道这种感情是不对等甚至是不牢靠的,仰慕的成份多于爱情,而且也很容易失去,不过他还是想尽力挽回这段已经有点迷失了的感情。

于是,很有创意也敢想敢干的薛怀义在公元695年的元宵佳节(可谓是中国情人节也,会选时间啊),给已经相爱了十年的武女皇表演了一个“佛从地冒”的活剧。

据某些资料说,他指挥手下在明堂的地上挖了一个五丈深的大坑,坑里面预先埋上佛像,装上精心设置的发射机关。然后用丝绸在坑上搭了一座美仑美奂的宫殿,等武女皇来到明堂做法事时,冯小宝指挥小喽罗将佛像从坑底像发送慢动作一样徐徐拉起,一直拉到彩绸搭建的宫殿之中,从旁边看起来,还真像是从地底蹦出了一尊大佛像,这个新意思搞得也太有想像力了,壮观得很,薛帅哥图的就是这个效果,并想以此来挽回或重新唤起女皇对自己的那份真心。他还怕这没有震撼力,于是用牛血画了一个高二百尺的大佛,挂在天津桥南,说那些血就是自己心上的泣血,以感动武媚娘,颇有现代某些大学生从八层主教学楼拉红布到地底,写上自己钟爱的美女同学名字求爱的轰动效应,这个阅人无数也骗人无数的武女魔当然知道薛怀义搞了一个“豆腐渣”工程,你唱的哪出戏我还不知啊,你以为女皇帝是吃素的,好骗啊?心术不正也,于是没有被感动,甚至于加倍反感,照样把他继续冷落。

从此薛怀义的心彻底死了,他判定武媚娘的心已经完全被沈大叔占据了,和她的露水情份也算是到头了。于是绝望至极的他,为了引起昔日情人的更大注意,让昔日浓情重来,铤而走险,一把大火烧掉了他亲手指挥建造、耗资上亿,几乎使国家财政沦于瘫痪却为他赢得骄人政绩的万象神宫(也就是明堂)和天堂,大火烧了一夜,那晚的神都亮如白昼,天亮之后天堂和明堂一同化为灰烬。昔日壮丽非凡的大周标志性政治建筑,瞬时成了一片焦黑的残渣(据说天堂的佛像十分有气派,他的一根小佛指就能容纳几十个人),百孔千疮,他和武媚娘十年的感情也因这场大火完全烧掉,感情从此彻底破裂了。

薛怀义后来也知道自己这次玩笑是开大了,这个曾经因房中术和登龙术都招招了得而得到女皇宠幸,但道行很缺的小混混因这像死鱼一样等待女皇的惩罚,奇怪的是武媚娘居然迟迟没有动手。后来有的人认为武没有杀掉薛是因顾大人面子,如果因为是她自己的情人争风吃醋而毁了政治标志性建筑的话,肯定令人笑掉大牙,薛怀义也以为自己安全上岸了,不过该来的始终要来,半个月之后薛还是死0于非命,突然暴0亡,有人假借武媚娘约会名义把他约到瑶光殿幽会,他还以为是自己火烧明堂的壮举感动天感动地感动女皇让她回心转意了,差点儿没笑出声,原来女人还是心软的,这似乎是颠覆不灭的真理也,于是口哨吹得震天响,屁颠屁颠地去赴这个鸿门宴式的死亡之约。关于薛怀义的死有两三种版本,以前也曾透了点底,在此就不再分析了,反正皇家的事本来透明度就不高,而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伤透了心的武媚娘派人干掉了他,以绝后患。

一代“玉男”薛怀义就这样香消玉殒,留下的也只是后世人弄不清感情指向的一声叹息而已。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