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杨广1:很会玩的隋炀帝怎么死的?
关于隋炀帝杨广,似乎很多历史学者可以罗列他的很多罪状,比如他善装会装的两面人性格,又比如他的荒0淫无度,他的充满阴0谋论色彩的非正常上位,连同他那同样充满诡0异色彩的非正常死0亡,都令人津津乐道,因为他就是被自己的保0皇部0队给活活勒0死的,死得很是惨烈。


对于隋炀帝,历史给他的评价却是褒贬不一,分裂成了两个观点截然不同的历史阵营,让人无所适从立得精神分裂症的那种。


正方说,隋炀帝是被历史误解得最深、最被低估的有为君王(这年头兴逆向思维地翻案,无可厚非),他的政绩甚至不比千古一帝李世民差,他领0兵灭了南陈,实现了秦汉以来的第二次大0一统,完善科举制度,开凿泽被后世的大运河,这些历史功绩放到现在仍是亮点,任谁都抹杀不了。此外,他还是一个相当有才的人,是隋朝有数的顶级诗人,《全隋诗》便收录了他的几十首诗,很有文艺范。对此,连同是诗人的老毛都曾表扬“隋炀帝是一个很会做文章、会做诗词的人。”脍炙人口的诗句“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就出自其笔下。


而反方说,隋炀帝是史上有名的昏0君,残0暴成性,荒0淫好0色(据说他的后宫有创纪录的六万人,比同样著名的李隆基的四万后宫佳丽还多很多),在他治理的短短十四年间,
骄0奢淫0逸,大0兴土木,滥用民力,三征辽东,穷0兵黩0武,且游度无尽,最终把他老爹建立的富庶隋朝元气耗尽,把历史绩优股玩成了垃圾股,激起民0变的结果,他自己也成了身死国破的亡0国皇帝,被历史无情抛弃一点都不冤枉。


我们知道,隋朝是一个短0命王朝,和秦朝一样都是二世而亡。隋朝开国皇帝杨坚以外戚篡周,最后因美色起又因美色衰,可谓是一个大0大的“粉色魔0咒”。


想当初,贵为国丈的杨坚(女儿是皇后),因为功高震0主而受到皇帝女婿周宣帝的猜忌,到了后来还想把老丈人干脆利落地干掉,一了百了。


为此,周宣帝想出了一招毒计,那就是周宣帝在和四位如花似玉的美姬嬉戏调情的时候,让杨坚进来奏事,如果杨坚为美女心有异动,就立马叫武士把他杀了。好在杨坚有定力,在走进来的时候始终目不斜视,神态淡定,好像美女并不存在一样,当她们是空气,这才保了一条命。后来荒0淫无度的宣帝死了,九岁的静帝继位,杨坚便成了摄政王,俨然是影0子皇帝了。这就引起了宇文氏集团的不满,有心当皇帝的宣帝弟弟宇文赞便也搬入宫中和杨坚一齐听政,好在杨坚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当侦知宇文赞也是和他大哥一样是好0色之徒时,立马让手下给他物色了几个惹火美女,宇文赞从此天天和美女吃喝玩乐,也忘记了称0帝之事了,为杨坚自己篡夺北周政0权扫除了一大障碍。


然而,杨坚因美色得江山,却也因美色而迅速消亡。当年因为小儿子杨广垂涎父亲的宠姬而大加调戏,却被父亲撞见,索性就弑父并强0奸其妃子,由于太过荒0淫残0暴,隋朝历几十年便土崩瓦解了。这还是一直笼罩在皇家上空的粉0红血0腥啊,而且历朝历代,生生不息。


据说残0暴的隋炀帝杨广(似乎也曾有人说过隋炀帝并没有像唐人修的隋史那么残0暴,贬得一文不值的样子,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其实隋炀帝还很有一点天才,如果不是太过自负影响了判断力,也不会败落得那么突兀),就是因为一句诗谶丢了江山的。


所谓的“诗谶”,也就是所作之诗无意中预示了后来发生的事(中华国学国术果然博大精深,连做诗都可以预知前世今生的祸福凶吉,爆强剽悍也)。比如有些谣谶的出处就甚为奇特,它为当事人所自作,却预兆着对当事人不利的事件,可在当时当事人却浑然不知,这些谣谶,即所谓诗谶语谶


而据说最著名的诗谶,便是出自亡0国皇帝、曾经的天才文学青年隋炀帝之手。


那时候,他的最重要嗜好就是抓壮丁劳0民伤0财为他开凿运河,以便乘凤舫下烟花扬州吃喝玩乐(虽然这无意中给中华民族做了一件大好事,但在当时也是导致他的大隋短命的重要原因之一,无意中也给他开凿了坟墓)。有一天,他忽得一诗曰:三月三日到江头,正见鲤鱼波上游。意欲持钓往撩取,恐是蛟龙还复休。乍一看此诗十分拙劣,基本上比打油诗好不了多少,然而隋炀帝却乐得屁颠屁颠地交付乐工谱曲,然后令随行的宫女来个雄壮的大合唱,隋炀帝闻歌还摇头晃脑跟着节拍甚为得意地和唱, 简直就是世界主0人的不可一世样,然而具有很高政治敏0感性的人早就识破了此中天机,认为此诗大为不祥,是亡0国谶诗。因为当时太原李渊已经羽翼丰满,“李氏当为天子”的谶语也已成了星0火燎原之势,“鲤李”二字谐音,所以诗意中有李渊化龙成天子之意。而风流皇帝正是踌躇满志之时,哪还会有闲暇继续提防他的表兄弟李渊呢,趁着心情大好和莺歌燕语的超级美女肉搏多美妙,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后来,果真隋朝的大好江山被自己亲爱的表兄弟李渊趁机撸了去,还美其名曰是隋恭帝禅让呢,一如当初北周静帝禅让帝位于杨坚般诡0异,原来“李氏当为天子”不是空穴来风啊,这谶语也愈发显得神奇了。


此外,文艺青年隋炀帝那时诗兴大发灵感爆棚而一发不可收拾,正处于创作巅峰期,又曾作索酒歌曰:宫木阴浓燕子飞,兴衰自古漫成悲。他日迷楼更好景,宫中吐焰奕红辉。这首诗除了蛮押韵之外,基本上也就是业余作者的水平,简直不能称之为诗,因为全诗没思想没意境,也就是一些得意忘形之人漫无边际的胡诌和无病呻吟罢了,是不是比“梨花体”冲厕所之类生活“全景诗”来得高明暂时也没有最后鉴定结论,最重要的是它还离题万里,甚至跟索酒的主题都暂时不发生关系。然而隋炀帝每在迷楼和美女饮酒作乐歌舞升平,一定会令宫人大唱此歌,他自己似乎也很欣赏自己的妙诗,认为一不小心就会成陶渊明什么的索酒诗鼻祖,高傲得很呢。后来,有传他在迷楼被缢杀,迷楼也被烧了,那就是应了诗的后两句,诗之谶也。


那么隋炀帝是怎么死的,他又是如何荒0淫无度的,以下详谈。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