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最有李世民范儿的李恪为何冤死?
最有李世民范儿的李恪之死,可以说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最好注脚。关于这,历史牛书《资治通鉴》载曰:“司空、安州都督吴王恪母,隋炀帝女也。恪有文武才,太宗常以为类己,欲立为太子,无忌固争而止,由是与无忌相恶。恪名望素高,为物情所向,无忌深忌之,欲因事诛恪以绝众望。遗爱知之,因言与恪同谋,冀如纥干承基得免死。”
也就是说英物李恪(英勇果敢类似他爹李世民),是被想专0权的野0心家长孙无忌害0死的。反正李恪是在唐高宗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因受房遗爱谋0反案牵连,被冤致死,全家流放岭南。他死了以后,一时“以绝众望,海内冤之。”在当时相当轰动。连老毛都说:“李恪英物,李治朽物,知子莫若父。然卒听长孙无忌之言,可谓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叹息之情跃然纸上。
李恪受到长孙无忌的忌恨,是在李治立储之后表面化和尖锐化的,因为李恪差点就搅乱了长孙无忌的黄粱美0梦。
那时候,李泰刚被“双0规”,李世民听从长孙无忌的谏言立李治为太子,但李治除了善良之外,一点也没有做皇帝的风范,李世民也生怕托所非人,怀疑李治太妇人之仁,难以担当一国之君的重任,于是根本不在乎嫡庶之别以能者居之的李世民又想立英物李恪为储。眼看“革0命成果”即将付之东流,长孙无忌当然极力反对,逼得十分有决断力的李世民最后心烦意乱地作罢,从此颇有政绩和威望的李恪成了长孙无忌的眼中钉肉中刺,非拔出不可,就只是等待时机而已。
最终长孙无忌等到了,借“房遗爱谋0反案”冤杀了吴王李恪以及流放江夏王李道宗。由此长孙无忌成为了头号摄政王,相权也超越了皇0权,这在帝0制体制下,必然会导致后来的朝局进一步重新洗牌和变种,为武则天夺取大唐政权奠定了理论基础,他自己也为自己掘好了坟
墓。
皇族的新一轮大清洗早已埋下了祸根,长孙无忌为一己之私利坏了朝纲,最终也自食其果 ,被武媚娘几乎全家一锅端,几乎应验了李恪临死前的诅咒:“长孙无忌窃弄威权,构害良善。若宗社有灵,当见其族灭!”呵呵。
这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只要有利益驱动,就不可能了啊!
于是政治争0斗的铁律也变形成了千亲万亲不如权钱亲。确实有点变0态,难怪有人不讳言官场要权要钱就不能要脸,脸面值多少钱一斤?没钱没权就是没脸面。
那么,我们来简单讲讲致英物李恪于死地的“房遗爱谋0反案”是怎样的一回事,这也是初唐一起皇族特大窝案串案,牵涉的高0级干0部及其子女很多,可谓是地瓜窝一牵一大串,不亚于一场“政0治地震”,所以了解一下这起特大案件的来龙去脉,对我们了解皇族洗牌的伎俩和特点十分重要,具有很好的指导意义。
首先,按照惯例当然是先介绍出场主角了。或许不用说,聪明的你也会猜出房遗爱是谁的公子了。对,他就是历史十大名相之一的房玄龄的二公子,而他的老婆就是李世民的第17个女儿高阳公主(也有说是第18女,反正皇族通婚就喜欢门当户对的,不管你是不是近亲,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干活),据说她是李世民真正最喜欢的女儿(晋阳公主如果不早夭的话就另当别论),宠得不成样子,要是落生在现代,估计高阳公主是皇室绯闻最多最具艳遇指数的大美女了。她最有名的故事当是与和尚搞婚外情,其次才是和夫婿搞叛0乱之事。
那么,房遗爱谋0反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个先得从那个在李世民发迹的“玄武门之变”中曾担当过重要角色的猛将薛万彻说起,他不是一个始作俑者的话,也算是最重要的骨干兼教唆犯吧。在此这前,驸马都尉薛万彻因总是嫌皇帝薄待他不给他高0官厚禄而经常发牢骚口出狂言,一付标准“多嘴大叔”的嘴脸,最后李皇帝也顶不住了,于是给他穿小鞋了事,他因此获罪被除去名籍,“炖冬菇”为宁州刺史。
薛万彻有个习惯,喜欢到京城来走高0层路线,而每次到朝廷来,便与房遗爱十分亲近,称兄道弟的样子,大家都是混混,于是什么话都说,而且说得最多的就是对皇帝不恭的话,说皇帝太他娘的不厚道了,简直就是怨念滔天啊,他说:“今虽病足,坐置京师,鼠辈犹不敢动。”因与遗爱谋,“若国家有变,当奉司徒荆王元景为主。”这话当然是最明白不过了,那就是凭武力恃才傲物的薛万彻暗示房遗爱造0反,干掉那个不给自己面子的娘娘腔皇帝,立高宗叔父元景为帝,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房遗爱果然动心,认真筹划起来,也引来了一段灭门之祸。
李元景的女儿嫁给房遗爱的弟弟遗则(反正大家都是亲戚,转折来转折去的),因此李元景与遗爱二人往来密切。李元景曾自称做梦用手握住太0阳月亮,也就是说他有当皇帝命呵,这个够猛了吧?和痴人说梦差不多,政治谶语真是无往而不利啊。驸马都尉柴令武,是柴绍的儿子(柴绍也是娶公主的,猛三娘是也,有历史渊源啊),娶太宗女儿巴陵公主,官拜卫州刺史,托辞公主有病留在京城求医,因而与房遗爱相互串通谋划作0乱。事情最后又败在美丽高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高阳公主身上。那时候,高阳公主图谋罢免遗爱大哥遗直官职,并夺掉他的封爵,让人诬告遗直对自己大耍流0氓要污辱自己,红颜祸水啊。遗直十分愤怒,也递上检举信列举房遗爱与公主的谋0反罪状,趁机和弟弟一家划清界线,太义灭亲的样子(有事没事你告你弟弟干嘛?最终还不是得陪绑,房总家教之失也)。高宗令长孙无忌开堂审问其事,又得到房遗爱与公主谋0反的证状,于是真相大白。
关键是,原本这事和李恪八竿子也不沾边(最多就是他和高阳公主有点超越兄妹之情的小把柄,纯属小事),但李恪因在立太子时和长孙无忌结下了梁子,而且也只有他最能威胁到长孙无忌与李治的统0治体系,所以他必须做政治陪葬,就这么简单(事实上他也有这方面的野心),千亲万亲不如权钱亲。
于是“专0案高手”长孙无忌顺手牵羊把李恪牵了进来,以绝后患,然后利用房遗爱急于脱罪的心理,让房遗爱做伪证,自称与李恪是同谋,希望像当年纥干承基密告承乾太子谋0反那样得免一死。
可惜房遗爱打错了如意算盘,本来他想戴罪立功,走“坦白从宽”以检举同伙的路子来争取宽大处理(何况又是“莫须有”的栽赃嫁祸),最终等待他的还是死路一条,连人性中最后的遮羞布都昭然若揭,连内裤都全输光了(英明而痴情的房总泉下有知,一定痛心疾首死不瞑目啊,这明显是他教育子女的一种失误,始料不及)。
公元653年,春季,二月,甲申(初二),唐高宗下诏命令将房遗爱、薛万彻以及附马柴令武处斩,李元景、李恪、高阳公主、巴陵公主一并赐其自尽。
最后,长孙无忌还痛打落水狗,在收拾完李恪之后,又打起了和他不睦的也是战功赫赫的开国老臣江夏王李道宗的主意(长孙无忌早就想搞掉这一山头),说他和乱0党交结,流放岭表。最惨的就是以为举报有功的房遗直不升反降,被贬为春州铜陵尉,立功不成还成为此颠0覆案的陪绑(玩大义灭亲也不好玩啊),连自己的劳苦功高的父亲房玄龄死后都不得安生,唉!
皇族轰轰烈烈的重新洗牌终于降下帷幕,以长孙无忌大获全胜而告结束,胜利的歌声嘹亮地响起来了。最终长孙无忌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至少他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超越皇0权的相权,从此以后成了不是皇帝的皇帝。由此也极大地破坏了唐朝赖以立国的帝0制制度,开了十分恶劣的先例(尽管长孙无忌在任上也比较忠实地执行李世民的既定方0针并取得了一些正面政绩),并间接导致了武则天推翻唐朝统0治自立为帝的恶果,因为长孙无忌空前绝后的相权已经大0大动摇了唐朝帝0制的统治基础,从而使后来人武则天有机可乘有样学样。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