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朱温之死(下):朱温为何被外任的次子朱友珪反噬
话说公元912年七月,病重的朱温预感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于是便把传国玉玺交给在身边侍奉他的朱友文之妻王氏(算是特别漂亮特别得宠的那个),让其把在大梁(开封)的朱友文叫回洛阳,准备继位事宜。


只是,在荒-淫无度的朱温身边侍奉他的不止王氏一人,还有他的一大堆儿媳,其中包括次子朱友珪的老婆张氏,看到皇-位将旁落外人,张氏立马便把消息通报给了自己老公,以策后着,朱温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好,传忌之道形如儿戏,也直接要了他自己的命,怨不了别人。


朱友珪是一个心思活络权-力欲也挺强的人,狡猾程度不亚于他爹,由于大哥早死,作为实际上的长子,他的野-心也不断膨胀,甚至连朱温和他的强力宰相敬翔都同时看到了,怕他效仿朱温杀唐帝一样把自己给杀了,于是朱温和他的宰相敬翔商量后便决定放其外任,调去做莱州刺史,以便给义子继位扫除障碍。


然而,朱温最想不到的就是,为求自保,居然这个母亲是营妓的“无宠”儿子先下手为强,利用负责皇宫拱卫的“控鹤都指挥使”职务,发动政-变把自己父亲给杀了,不然外放的他不仅可能被父亲杀掉,也可能被新-主朱友文清除。


所以,在知道自己外调
的诏书已经下达,朱友文成为新-君不可逆转之际,心眼多多的朱友珪硬是赖在京城不走,而且恶向胆边生的他,也迅速下定了发动政-变干掉老爹的决心,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个鱼死网破,毕竟被下放莱州便是被赐死的前奏,在皇-权与活命面前,所谓的血浓于水已经被稀释得无足轻重无关紧要,你不仁我也不义,何况朱友珪因过失没少被这个寡情薄义的恶父责打。


于是,后梁政坛大变-局便悄然发生在公元912718日的那个诡-异深夜。


朱温自从病情恶化,自己的脾气便日日见长,动辄打骂近侍,甚至喜怒无常的他还无故赐死大臣,弄得人人自危,不知几时因何小事死在他的刀下,大臣们也早就有了反-叛之心。所以,趁着朱温病得五颜六色,变装的朱友珪偷偷进入左龙虎军,把起事情况向负责保卫朱温的统军韩勍说明,作为朱友珪的老部下,为求自保的韩勍于是与朱友珪一拍即合,带领五百亲兵(一说六百),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上控鹤军士的服装,跟随控鹤都指挥使朱友珪潜伏于皇宫之中,然后在半夜鸡叫时分,突然砍断宫门,迅速冲进朱温的寝殿,见人就杀。


随着宫人的夺命追魂尖叫,病重的朱温也从恶梦中惊醒,正想弄清是谁发动政-变,让他最担心的朱友珪便出现在其面前,朱温本能地骂了一声逆贼,朱友珪却不打话,只顾让自己的马夫冯廷谔把朱温斩杀。冯廷谔得令,提刀就砍,尽管病重,保命的朱温居然还能绕着柱子跑上三圈,让冯廷谔三次都把刀劈上大柱子,最终体力不支被冯廷谔追上,一刀刺在朱温的腹部上,力透后背,抽刀时连肠子都被带出流了一地,惨不忍睹。然后,“友珪自以败毡裹之,瘗于寝殿,秘不发丧。”大概就是克隆安庆绪干掉自己残-暴父亲安禄山的手法,且细节仿真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毕竟朱友珪当时的人生处境与安庆绪一模一样,是不是他故意学安庆绪,史书没有明说。


当然,以这样血-腥的夺-权方式明显政治副作用会相当大,在文武百官离心离德的情况下,继位才半年左右的朱友珪,便被朱温嫡子朱友贞(张惠所生)推-翻。看到没有活路,绝望至极的朱友珪,便让砍死朱温的冯廷谔将自己与皇后张氏砍死,最后冯廷谔也自-杀身亡。


总之,朱温以残-暴杀戮始,终被残-暴杀戮,可谓是报应不爽,在位才六年(死时61岁),便因疯狂“扒灰”引来杀-身之祸,为自己的荒-淫无度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可谓是“自作孽,不可活”的那种,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