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宋徽宗之死(中):宋徽宗为何把双头乌龟当“祥瑞”
虽然造成了汉人史上最-大的奇-耻大辱,是放-荡不羁、昏-庸无能的赵佶的最-大-罪过,不过他并不是一开始就令人讨厌的,曾经还还乐于纳谏,只可惜一块美玉放错了地方而已。


关于纳谏,曾在赵佶身上发生了一则有趣故事。


话说自从蔡京以帝-都长-官雷厉风行地参与废除新法之后,立即成为政坛新-贵,加上与童贯、高俅等结成利益-共同-体,更是迅速取得了专-权地位,在朝中只-手遮天,连作为皇帝的赵佶也忌讳三分。何况同为著名书法家的蔡京,还曾让当亲王时的赵佶以四十五度角仰视,居然用两万钱从别人那里买了有蔡京题两句唐诗之字的扇子,这价格当时大约够一个普通人家花销一年是也。


蔡京专-权时,喜欢搞些祥瑞拍皇帝的马屁,以博得赵佶的欢心加以蒙蔽。有人曾从黄河搞到了一只双头乌龟,因朝廷喜欢把异物作为祥瑞,便把之献给朝廷。这明明就是一只怪物,蔡京却别有用心地对赵佶说这是齐桓公见过的象罔,并由此称-霸,这确实是一大祥瑞啊,居然也博得单纯而浪漫的赵佶开心一笑。一只丑王-八,硬是让有心糊弄皇-帝的蔡京说成神-物,解释也是那么的生搬硬套不-伦不类,作为皇帝远房亲戚的郑居中,出于对皇帝的爱护,待蔡京走后,立马点拨皇帝说,您已经是天-下之主,还谈什么称霸?而且这原本就是怪物,动物只会有一个脑袋,是不祥之物才是,不知老蔡安的什么
心?赵佶本来就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并不笨,一听到亲戚这样将心比心地维护自己,于是就从谏如流放生了这只怪乌龟,还任命郑居中同知枢密院事,且开始不大信任蔡京了。


只不过,最后他还是被自己钟爱的艺术拖累,丢了江山罢了。


而说到他的冰雪聪明和观察入微,曾经他从一些画师所画的孔雀图里,发现了画师们所画的孔雀抬腿细节不对,还真是这样,所谓的“细节决定成败”,他的花鸟画成就那么大,便是对细节的精准捕捉吧?如果把此种细心放在治世之能和平顺之局上,那么他的历史分数绝对不会那么低。


赵佶确实是自小就聪明伶俐,多才多艺,机灵过人,是皇家不可多得的“艺术网-红”,刷爆分的那种,这就得益于老赵-家深厚的政治才智和艺术才识,家学渊源是也。因借助热播电视剧而大热的宋仁宗(让柳永奉旨去销魂填词的那位诙谐皇帝),就是他的曾祖父,这位曾祖公认是宋朝不多的明-君之一,为政很公允,连苏东坡的弟弟苏辙不经调查便胡乱骂其“后宫荒-淫”也不怒,有人更是鼓动封疆大-吏搞独-立,仁宗还不怒,还给此人当官,这个便得益于老赵-家深厚的儒家道统修为,宋太祖不是搞了一个著名的“杯酒释兵-权”吗?温柔的不杀武-将,大家其乐融融,政治-环境十分宽松,知识分子的地位很高,仁宗死后连叫花子都为其烧纸哀悼。据说自视甚高也与赵佶一样同是治印高手的乾隆大帝,一生只佩服三个皇帝,一个是他爷爷康熙一个是李世民,另一个就是宋仁宗。而赵佶的爹宋神宗,20岁成为一国之-君的他,更是一位励精图治的皇帝,在社会-矛-盾激化、民-对立和内部派别对-抗的严峻背景下,针对北宋当时冗兵、冗官、冗费等多种积弊,进行了以富国强兵为目的的著名变法“王安石变法”,搞得有声有色,最终变法因其36岁英年早逝失去皇-权的强力支持而轰轰烈烈地失败了,但也足显其的超高魄力。就在这种超一流政治世家生长的赵佶,不免有点养尊处优,甚至于放浪轻佻,喜欢习字画画等小玩艺比从政更甚,颇有明朝的木匠皇帝朱由校“主人的本事一窍不通,仆人的本事无所不能”,从他独特的瘦金体中的那种妩媚妖娆亭亭玉立,就知道其飘忽萎靡的苦闷一面。所以,即使是在被金人囚-禁的八年里,他还能生了14个孩子,在大宋皇帝普遍儿息不丰的情况下,他却为皇家贡献了25位皇子34位公主,那种玩-性爆棚绝不亚于他对艺术的痴迷,也是一种角色错位生不逢时的有力反拨,毕竟以皇家十一子的身份,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天子宝座来正面“偷袭”砸中他(还是极力反对变法的向太后给的),所以感觉仕途渺茫的他,也以玩世-不恭的心态把对政治的热情,转移到他最擅长的艺术领域,发泄最深重的人生苦闷,还由此在北宋艺术界称-王,他的许多名画也由此井喷,什么《芙蓉锦鸡》、《池塘秋晚》、《雪江归棹》不在话下,如烟雨之后那抹令人醉心等待的绚丽天青色,也赢得了似唐中宗“六位帝王丸”般的六位一体人生身份,集皇子、王爷、皇帝、太上-皇、艺术大-师及金国昏德公(阶下-囚)于一身,悲喜参半、聚讼纷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