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宋徽宗之死(下):宋徽宗为何死在荒凉五国城且被炼灯油
正如前文所说,本来得到飞来“官运”的赵佶,上位伊始是想有一番大作为的,处处焕发明-君之气,还重启新法,可惜最终被猪-队友给带到坑里不能自拔,声-色犬马的结果成了悲催的亡-国之君。或者,也能反过来说,赵佶这个政治白痴式的猪-队友,在曾经的书法界偶像蔡京威逼利诱之下,自己犯-贱像后期怠政的李隆基寻找娱乐误国理由一样,自我堕落了,怨不得别人。对此,史曰:“迹徽宗失国之由,非若晋惠之愚、孙皓之暴,亦非有曹、马之篡夺,特恃其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疏斥正士,狎近奸谀。于是蔡京以狷薄巧佞之资,济其骄-奢淫逸之志。溺信虚无,崇饰游观,困竭民力。君臣逸豫,相为诞谩,怠弃国政,日行无稽。”
好一个“怠弃国政,日行无稽”,皆因包-藏祸心的“蔡京以狷薄巧佞之资,济其骄-奢淫逸之志。溺信虚无,崇饰游观,困竭民力”是也。
当然,赵佶并不是一个彻底的坏人,在当皇帝之前应该还是操行不错且才华横溢的大才子,毕竟据说王羲之的宝贝儿子王献之练书法,平均一年才用了1.8缸水,而赵佶却用掉了2.5缸,“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是也,美妙的瘦金体不是凭空得来的。而且,即使当上皇帝的头一年,还是想励精图治一番,把父亲宋神宗的振兴大宋事业做好做大,风风火火之下,期间却经不起一班“笑骂任人笑骂,好官我自为之”的官场小人的撺掇,错误起用了当时投闲置散的自己曾经崇拜的大书法家蔡京,且火速上位到了第一宰相,赵佶也因自己的为政轻佻欠考虑坠入了万劫不
复的人生恶梦之中,最后其25年的皇帝生涯,生生把一手好牌的华丽北宋变成了任人欺凌的“靖康耻”,彻底成了皇族和国民的罪人。
因为经过“元祐党人碑”的政治血-洗之后,奸相蔡京俨然已成了秦朝能指-鹿为马的赵高,进而把赵佶的皇-权顺利下移,让他成为了秦二世式的只会吃喝玩乐、骄奢淫逸的皇家象征性法人,等于是软性夺-权了,而为了赵佶老实地过上声-色犬马的腐朽生活,他所宠信的“检校太傅”梁师成,还故意歪解范仲淹的名句来冠冕堂皇地为宋徽宗找怠政理由:“现如今正值太平盛-世,也该陛下后天下之乐而乐了。”与李隆基怠政与杨贵妃娱乐的理由如出一辙。
于是,玩心尽显的赵佶很快把父亲通过王安石变-法积累的雄厚国库资财(据说有5000余万缗)挥霍一空,有-钱任性的结果,便有了古典名著《水浒传》里那些极尽奇巧华美并引发方腊起义的“花石纲”的记载。他用奇花异石建造的美轮美奂的皇家盆景花园“艮岳”(万-岁山),可谓是能与后世的圆-明园媲美的“人间仙境”,前后用了六年才建成,还令鼓动他娱乐至死的梁师成等人作监工,花钱无数,每多贪污,而这个令很多人破-产的皇家园林却只存活4年,使毁于战-争之中,试想哪种国家能经得起这样的穷折腾?
与赵佶大兴土木大耍金钱阵的穷折腾相比,作为古代著名艺术家皇帝的浪漫赵佶,在猎艳寻香的穷折腾方面也不遑多让,不仅流芳百世的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有他与当时京城第一美女李师师的风-流韵事(有史料佐证),而且也有他反串乞丐角色,与他的如花似玉的嫔妃宫女在皇宫设地摊摆夜市“当垆喝花酒”的香艳记载,他的宏大皇家花园“艮岳”就点缀上万美女出没期间,尽情嬉戏游乐。即使兴之所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他都不失时机地设立“行幸局”,广亲芳泽,二十多年孜孜不倦踏雪寻香的结果,再加上心思全在玩物丧志的搜罗奇珍异宝、名画古董之中,行政太过轻佻不经大脑,最终政治随之腐-败不堪,经济和军-事也随之疲软甚至于不堪一击,曾经与金军结盟攻打辽国的大宋军-队更是毫无战斗力,趁着宋朝军-队弱不禁风的当口,垂涎大宋富庶已久的金人,分东、西两路大军大举南下,然后再分成四路攻陷北宋首都汴京(今开封),北宋国灭,时为公元1127年(靖康二年,在金军攻陷汴京之前为了逃避罪责赵佶让位给长子宋钦宗赵桓,年号“靖康”), 徽钦二宗以及多达1.4万多人的皇室族人几乎“全族覆没”(除了“泥马过江”的宋高宗赵构南逃建立南宋),被掳到金国当俘虏,此亦称为汉人史上最奇-耻大辱的“靖康耻”,赵佶从此走上亡-国之路,在异国他乡苟-延残喘十分屈辱地活了八年之后,也为自己的风流浪-荡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遥远的金国,一大批曾经养尊处优享尽荣华富贵的皇族成员,都被当成最低贱的牛马一样吆喝,连大宋皇帝都被当众剥衣服,皇后不堪受辱自-杀,嫔妃被强-暴,公主宫女当金军“慰-安妇”,惨不忍睹。
而被金人关在荒凉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县)的宋徽宗赵佶,遥想当年北宋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以及月明中的故国,也像李煜一样不胜春花秋月何时了,正如他的美妙宋词所描述的那样:“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那种刻骨铭心的亡国之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据说最后还把眼睛给“哭瞎”了,却不能感动上苍,在不堪受辱自杀未遂之后,于公元1135年四月因精神崩溃忧郁过度而死,死时才54岁,据说死后还被金兵拿去恶作剧般地“灯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还是《宋史》总结得好:“自古人君玩物而丧志,纵-欲而败度,鲜不亡者,徽宗甚焉,故特著以为戒。”可惜国人最不接受的教训就是吸取教训,后来生生不息的皇家末路,还是同样生生不息的“后人复哀后人也。”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