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戏霸天子后唐庄宗李存勖之死
既然前文已经写了与后唐息息相关的朱温之死,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写写把后梁灭了的后唐庄宗李存勖之死,居然这位与朱温一样的开-国皇帝,也是死-于非命,不同的是朱温死于儿-子之手,而神勇的李存勖却死于伶人之手。
李存勖何许人也?他就是唐-末神勇剿-灭黄巢义-军收复长安的沙陀族大-军 阀李克用的骁勇善战的儿子,且多才多艺(会写诗唱戏)、有勇有谋、善于决断,只用父亲留给他的三支金箭(意为报三箭之仇,即李克用的三大敌人朱温、耶律阿保机、刘仁恭),南征北战,接连击败了契丹耶律阿保机、幽州刘仁恭,还把朱温的五十万大-军打得晕头转向满地找牙,朱温还因此大败又气又羞得了重病,想让自己比较有出息的义子朱友文出任储-君对抗李存勖,不想祸-起萧墙被争夺帝-位的次子朱友珪砍-死,趁着后梁政-局不稳,内-讧连连,李存勖又神勇灭了后梁,于公元923年建立后唐,史称后唐庄宗。
然而,李存勖虽然长于开-国,却不善于治-国,所谓的立业易守成难是也。因为属于打仗型军-阀的李存勖,在统 一北方,并岐国,灭前蜀,取得空前霸业之后(史曰“五代领域,无盛于此者”),以为已经报了父仇,安了天下,天下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了,于是也学创造了“开元盛世”的李隆基,沉湎于声-色,贪图享-受,专注娱乐。因治国乏术,兼用人无方,在女人干-政、宦官专-权之下,很快经济凋敝、百姓困顿、藩镇怨怼、众-叛亲离,最终被自己重用伶人于同光四年(公元926年)四月发动权- 变用箭射死他,上位三年,死时才四十二岁。
说来也许你不相信,威猛无比指哪打哪的将门虎子李存勖,居然还是一个唐懿宗式的铁杆票友、娱乐天王。他打小就喜欢唱戏,王府还专门养一个戏班子,所以和伶人混得挺熟,甚至
十分亲热,甚至称 -帝后不忘给宠幸的伶人加官进爵,刺史级的封-疆大吏啊。
一般来说,开-国皇帝都有超强政-治手腕和治国理念,然而李存勖却是一个例外。尽管他打仗很在行,不过治-国却很外行,甚至是连常识不具备的菜鸟型政-治人物。作为很有明星天赋的艺术型天子(这一点和李隆基倒是相似),天下未大 一统的时候,却不思进取迷上声-色,不仅纵容皇后、宦官干-政,还开创了史上少有的“伶人治-政”,除了给他们当大-官,还让他们参与重大政-治、经济和军-事活动,而这班只会溜-须拍马哄皇帝开心的弄臣,绝对也不会把国-家管理得井井有条,而是一派乌-烟瘴气。
话说喜欢唱戏的不仅和一班伶人厮混得很熟,甚至于自告奋勇登台演出,在现代可能也是一个会“霸麦”的主。
他曾有一个很响亮的艺名,叫“李天下”,果然是皇帝级优伶。有个历史故事说,他曾在唱戏时被一个同台艺人掌括,就因他多叫了一声,这个与皇帝称兄道弟的受宠伶人,就毫无顾忌地数落他说,理(李)天下的只有一个人-主,那么另一个是谁呢?这不是反了吗?你犯规就该打,居然也让李存勖输得心服口服,一点脾气都没有。
而除了喜欢唱戏,是个铁杆票友,李存勖还有很多“业余爱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皇帝级“顽-主”。
史料显示,李存勖的一句十分响亮的打仗口头禅叫做“老子妨人戏”(那些老家伙总是耽误人家玩儿),嫌部下总是拦住自己冲锋陷阵。因为一上战场的李存勖,立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总喜欢像李世民一样在战场上做拼命三郎,身先士卒与敌人搏杀,成了一架视战-争为无物的最佳“战-斗机器”,早已忘记了“贵胄不亲涉险境”的古训,更像项-羽一样忘记了主-帅的主要职责,那就是指挥若定,统观全局。由于玩性执拗,性格乖张,所以开国之后政-策执行也像他打仗的随性一样,容易一时冲动而因私废公,听不进不同意见,甚至威胁劝阻他的忠臣,没有规矩的放纵之后,最终被自己提拔的只会拍-马屁没有实际治-政能力的伶官所杀,也是意料之中。
而且,李存勖还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超级赌-徒,曾因为没钱豪赌而让自己的儿子腆着脸求助于自己的财-政大臣,后来胃口越来越大的李存勖还想从军-费中借出赌资,居然遭到了较真的财-政大臣拒绝,好玩的李存勖气得立马想把财-政大臣杀掉。
有了此种“赌-神”皇帝,为了满足开支,当然是在经济上横-征暴敛,任意搜-刮民财,赋以重-税,孔谦就是他任用的敛-财高手,随意盘-剥老百-姓。此外,他还纵容伶人任意搜-刮民-脂民-膏,掠人妻女,甚至连将士的老婆都不放过,最后引起了军队哗-变,成了光杆司-令的他才被没义气的伶人趁机干掉。
那么,曾经英-明神武的李存勖为何沦落到身-首异处,又是被哪个没义气的伶人残-忍干掉的呢?
说到李存勖的不-得好死,应该大部分是由他自己来负责,是因他的性格悲剧造成的。前文我们也已经提过,因为他的能力使他成为了开-国皇帝,又因为太迷-信能力让他成了玩性执拗、性格乖张的“不讲理”君-王,连打仗都把自己性命视若儿戏,更加不用说坐稳天下后早就膨胀到不知自己姓甚名谁的他会收敛玩性,专心治国,早期的李隆基还知道励精图治,不敢沉迷于声-色犬马,沉迷于自己的销魂架子鼓,他老哥可好,一灭了后梁,立马有权任性地大玩新戏曲,与一班善于溜须拍马的伶人弄臣没日没夜地开唱,甚至于被奴-才掌括都不以为忤,伶人把他给杀了也是咎由自取。
以下先我们引用一则正史,讲讲他和伶人是如何疯玩的。
据《新五代史·卷三十七》报道:新磨去,一犬起逐之,新磨倚柱而呼曰:“陛下毋纵儿女啮人!”庄宗家世夷狄,夷狄之人讳狗,故新磨以此讥之。庄宗大怒,弯弓注矢将射之,新磨急呼曰:“陛下无杀臣!臣与陛下为一体,杀之不祥!”庄宗大惊,问其故,对曰:“陛下开国,改元同光,天下皆谓陛下同光帝。且同,铜也,若杀敬新磨,则同无光矣。”庄宗大笑,乃释之。
这则正史文字,活脱脱就是现代郭德纲式的滑稽脱口秀老段子,难怪有研究者讥讽神勇打仗好把式李存勖说“得意时被伶官抽耳光,失败时被亲将射神箭”,这个确实相当形象生动,把李存勖的“顽-主”风采和悲剧收场完全描述概括了出来,传神之极。
这个大意就是说,在铁杆票友李存勖众多伶人中最得宠也最会演戏的敬新磨,有一天办完事后,出宫回家时却意外遭到疯-狗追尾,面对汪汪乱叫的恶-犬,吓得敬新磨躲在柱子后面避开疯狗的撕咬,然后面如土色慌不择言地大呼小叫:“陛下别玩了,您怎能纵容儿女咬人呢!”
此话怎说呢?原来,在一旁的李存勖,不仅没有喝住皇家恶-犬,还饶有兴趣地观看敬新磨的窘态,就像是敬新磨给皇帝演的一出真实情景喜剧,比唱戏好玩多了。毕竟这个鬼点子特多的敬新磨既会溜须拍马又会捉弄羞辱-皇帝(说出来可能你会大吃一惊,原来前文说的因唱错一句戏而掌括李存勖的就是这厮),好玩儿的李存勖还不趁机反过来羞辱他一番?
所以,情急之下,敬新磨才说出了那句狠话,说狗是皇帝儿女,等于骂-皇帝是狗-父亲。
这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原来出身沙陀贵族的李存勖最忌讳一个“狗”字,你敬新磨不知好歹骂他是狗-皇帝,李存勖当然是气得七窍生烟,狂怒之下立即拉弓上箭要射-杀这个口无遮拦的狗奴-才。
“陛下不要杀小-人啊,微臣和您同气连枝,如连体婴儿,您杀了我也会遭遇不祥的。”看到这个被激怒的蛮-夷天子要“弯弓射大雕”的凶样,平时嬉皮笑脸喜欢捉弄人主的坏戏-子也不敢嬉笑了,连忙带着威胁的口吻求饶,保命要紧啊。
这倒是奇哉怪也,你死了我也不得好死?被唬得一楞一楞的李存勖,甚至有点大惊失色,忙问其故。
“陛下是开国皇帝,年号就叫同光,所以天下都称陛下为同光帝,而‘同’与‘铜’同音,铜必须经常磨才有光泽,如果陛下杀了敬新磨,等于是没得磨了,铜自然也变得没有了光了,大家一起完蛋。”敬新磨不愧是皇帝须臾离不得的开心果,死到临头还能把此种逗趣的脱口秀编得如此滴水不漏,难怪他有恃无恐地因唱词抽皇-帝一响亮耳光,皇帝也受虐狂般地享受一番了,笑嘻嘻地任打不怒,并且任由这些把他拍得很舒服的伶官干-政,失去天子宝座都在所不惜了,呜呼哀哉。
果然,经此巧妙一拍,李存勖早已忘记了敬新磨骂他是狗-父亲的大忌,开心地哈哈大笑,随手就免了敬新磨的死罪。
所以,得到皇帝如此宠爱,伶人们把皇帝拍得飘飘欲仙不知所以之后,便公然把戏真实地演到官场,干预朝-政,插手人事,搜刮民财,甚至为皇帝做“包打听”的特-务。孔谦可以随意给百姓免税,然后又加倍收-税,而景进却像明朝的锦-衣卫大特-务一样,专门为皇帝搜罗文武百官的牢骚话,刺探情-报,然后在皇帝面前说那些大臣的坏话,弄得人-人自危,群臣只好给其送礼求平安。
这就罢了,居然他的行政如他的飘忽戏词一样,不封有功将士,却把诸如刺史等重要的官职让伶人来做,且纵容毫无管理能力的伶人抢将士们的妻女,搞得国家乱-七八糟,军人开始离心离德、怨-声载道,军-心不稳之下,政-权也开始不稳,加上他听信谗言把为他得天下立了殊功的大将郭崇韬冤-杀,也顺利保证了他的性格悲剧以其宝贵的生命来最后埋单。
因为正是他的亲军指挥使郭从谦(伶人出身),为叔父郭崇韬报-仇发动宫廷权-变,把李存勖射-杀烧-死于宫中的。
话说郭崇韬以莫名其妙的谋-反罪被处-死后,另一大将李嗣源(后唐明宗,李克用的养-子)也被兄弟李存勖猜忌,差点没命。人心惶惶之下,各地军-阀相继哗-变自保。李存勖为了平-叛,决定起用被废了武功靠边站的李嗣源带亲军攻打叛-军,却被亲军哗-变劫持到叛-军中,本无反心的李嗣源有口难辩之下,反也死不反也死,且看到各地军-头都支持他,只好掉转枪-头率兵南下,攻打李存勖以自立。
李存勖本想联兵抗击李嗣源,无奈倒-行-逆-施的他早已众-叛亲离,最要命的是他的伶人高-官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突然发动叛-乱,替大将郭崇韬(认的叔父)报-仇,带人把李存勖射-死在宫中,连尸体都被烧了,简直 就是好-莱坞一部真实版的宫-斗大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