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春战“疫”尽开颜

2020-03-26 14:24阅读:
三春战“疫”尽开颜
疫情渐渐缓解,春色渐渐明亮。
2020年的春天尤其觉得珍贵,越过寒冬的一帘新绿,在仲春里开始荡漾,春天的气息淡定地如约而至。“如约而至”的确是个很美的词汇,等候了酷夏冷秋严寒的三季,迎来三春之美,到处春意融融,万紫千红怒放,好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街上的车辆行人也多了起来,防疫宅家,秉承一份季节的欢愉,感念疫情中的岁月静好。
气温由寒向暖,草萌春动,春风袅袅而作,慢条斯理地将春色铺展开来,任由飞扬的诗句铺天盖地地赞颂春色中的白衣天使之美。
春天总是以最热忱的明媚和祝福来感染眷顾着每一个人,人们沐浴春风诗意的同时,为之展颜欢愉。
缀满嫩芽的柳枝,绿莹莹地身轻如燕、优雅飘扬,莺莺呖呖的新绿晕开了整个世界。现下樱花就要谢了,桃花正当时,夭夭的青春气息扑人面;惊蛰了,春天里的一切仿佛都在印证着一个个动词的词义,又仿佛因了春天的蓬勃,觉得动词是最最美妙的词汇,春天里的一切,似乎让所有的形容词都在动词面前黯然失色了,有了虚伪的夸大其词,随春风记载的万事万物,清晰地诉说着一个明媚的真理:山河无恙、祖国安康!
三月的新绿总是给人精神,春和景明处,宛如一曲飘入灵魂的轻音乐,舒缓地拉长了音符,拉长了思绪,在春风中律动、炫舞。微风花语燕双飞,一个个曼妙的场景在春风中起舞。又像是一折折只有在春天听起来才最有味的老戏,那才子佳人、如花美眷、流莺纨扇、哲理大义,怎一个情字释怀呢?抽丝成曲的水磨腔,最能释义春天的美,毕竟,那“游园惊梦”四个字是可以听一辈子、唱一辈子、醉一辈子的呀。。。
每日关注疫情,感恩灾难面前正能量的捍卫与刚强,危难时分的爱心弥足珍贵,灾难时的毅力坚韧挺拔,在这春色渐浓的时候,疫情得到缓解,是最令人欣慰的事情。我欣赏春天的绮丽,钟意阳光下明艳的花容,赞叹生命力无限之意气风发,一切都喜气洋洋,迎春释放。其实,写实的人生里有太多的颓然无奈、阴冷黯淡,春华的力量让人再次幡然:活着依然最美丽。疫情肆虐,让人倍加珍惜生命的健康,武汉给力、举国支援,大国精神让全世界点赞。
春风在疫情缓解的时候带来了明丽,怀揣初心,感悟三月的风光怡人,世间的千万朵花开,又有那一株不是从严寒中走来,坚守到春天方才展露芳颜,那芳菲染尽苍穹,用惊人惊天的生命力触动了诗人的情怀,一行行朴实无华的诗意,带着春泥的芳香,不张扬、不敷衍、不趋炎附势、不慌不忙地写尽春华之灿烂。。。春色无垠、光阴无声,阳光静和祥宁,疫情翩翩飞去,草木温情而发,春色芳菲绚烂,我在寻常家院,在春风暖阳中,从容地等候佳燕回还。
面对春风,任谁都会变得柔肠百转。
人间的疾苦亦是劫数,千古轶事终是如烟如茶,风寒不定,来日不得方长。我等所能做的,就是安心等待、等待春暖花开,等待白衣战士凯旋。。。春寒中最温暖的那些人间真情,放射着深深慈悲的光芒,每一个瞬间的感动与安慰,都是一束闪亮的霞光,照亮了前行的路。那些疫情中的告别与牵挂,都会用这一世的山高水长来纪念,那些负重前行的背影,将被岁月温柔以待、被时光尊重与记载。
三春的武汉酝酿了一场凛冽的樱花雨,特别想在春天,去看你,感受古城壮烈的樱花落,看黄鹤楼挺拔的身姿,登楼吟诵“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千古诗句,体会诗人风流倜傥的诗情别意,感慨毛泽东“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的伟人情怀。。。去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热干面吧,兑现一次久别重逢的拥抱。曾经梦里踏月而去,俏步星夜,徘徊窥探满城的好风光,期盼着繁花似锦,那拥簇着怒放的花儿呀,保佑了我一梦无恙。
想起一出京戏《三打陶三春》,是一出青衣、花旦兼刀马旦的重头戏,是一出“打”出来的喜剧老戏:五代时,流落江湖的好汉郑恩因偷西瓜,被看瓜女陶三春痛打,赵匡胤见她才貌出众,从中撮合,郑恩与陶三春订下姻缘。周世宗柴荣登基后,封赵匡胤为南平王,郑恩为北平王,并恩准郑恩与陶三春完婚。去京城完婚的路上,陶三春不戴凤冠霞帔,反而骑了一头小毛驴,却路遇“响马”扬言要她做压寨夫人,三春大怒,大败“响马”后方知这是郑恩的大将,被派来威压三春,陶三春进京后闯入金殿找郑恩算账,郑恩哪里敢见,躲了起来。柴荣见三春目无朝纲,命御林军将她拿下,谁知御林军也被陶三春打的落花流水。。。柴荣只得命赵匡胤连夜去找郑恩与之完婚,新婚之夜郑恩欲摆王爷架子刁难三春,又被陶三春打翻在地。柴荣、赵匡胤闻讯赶来劝架,郑恩跪地赔礼道歉,夫妻言归于好。柴荣由此封陶三春为一品勇猛夫人,并准予参预朝政。这一出喜剧里,打人的人变成被打的人了,什么王爷大将都佩服的五体投地,陶三春的功夫了得,是京剧旦角里颇具挑战性的角色。
“看前面垂柳青杨城廓隐隐,想必是大周天子汴梁城,这才是好姻缘红绳牵引,京城内住的是我黑脸的郎君,陶三春路远迢迢来投奔。。。”一番痴心却被夫君暗算,那怒气冲天,不得打得个天翻地覆才算完。本来是春色明媚好姻缘,却遭无理几番酣战,可不是三春恶劣无边,却恰是大男子主义涛熏天,呵呵。。。古代那三春女子力大无比,却也是古人取乐戏耍,吸人眼球。
春来新日暖,三春花语落。一年春季初见之美好,也是最难将息之时。“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那疫情终究是晚来风急,怎敌得过风暖日丽。季春在即,捷报频频,“中华儿女多奇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春深处的每一个明天,都是值得期待憧憬的。正所谓否极泰来,严寒与蹉跎,都在春暖花开时,渐渐成为了远去的风景,却留下了岁月的厚爱。
此时武汉大学的樱花,无人观赏地独自怒放,它写就了2020年春天最凄美的芳华。。。大自然的每一寸赠与,都是恩赐,都是一次幡悟,远离野味,还自然风清月朗,许祖国盛世长安。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春暖花开了,阳光下的慈祥与英明,永远值得我们颂扬。那些无私奉献的身影与面容,永远值得我们致敬!
窗外有微风飘来,阵阵花香潜入室内,春风弋情,一霎时,感恩国情春色浓,花香茶香两相溢。。。
三春战“疫”尽开颜
三春战“疫”尽开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