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

2019-12-11 14:38阅读:
藏地密码
我国所进行的历次对外作战,恐怕没有哪一个能和1962年相比而更具争议性。没人怀疑这是一次军事上的胜利,但对其成败和影响而言,则一直处于巨大争论中。原因很简单,获胜方主动后撤,致最终失去了应得的胜利果实;而败北方的卷土重来,却成为实际获利者。
抛开具体的后勤、地形、气候等支持论不谈。实际上很少有人注意到62年冲突之后是一个分水岭,它标志着我方开始执行一种新的军是保守主义和军是现实主义的政策。与50年的抗米援朝不同,从纯粹的军事角度来说,此战或许是军是冒险(military adventure)。所谓冒险,就是说并没有绝对必胜把握,而被迫加入。但是自此以后的正式对外作战,都保持了有限战的形式,并带有强烈的提前政策设计的痕迹。
  1962年,战胜,退回战前实控线。
  1979年,战胜,退回战前边界线。
再来说说另外两个可能触发,或者已经触发的冲突点,钩鱼岛(Diaoyu Islands)
和南海诸岛(South China Sea Islands)。
先说钓岛(Diaoyu Islands)。1970年代,当我国甚至无力用公船(Official ship)巡航的时候,提出的政策是争议搁置。2012年,倭方(Japan)开始国有化该岛,我方做出了令对方始料未及的强烈反应:立即派出公船(China Coast Guard ship)进行常态巡航并延续至今,伺后又公布了岭海(territorial sea)基线。中方如此反应的基础或许是:已在无意间建立了与日匹敌甚至很快超过的海上力量,同时配套的远程打击力量已经就位。
  而南海诸岛,1974年是一次提前规划好的海战(Naval battle in Xisha),虽然海上交火似乎带有偶遇的性质,而后的结果也是如同事先规划的那样,我们收复了全部的西沙群岛。88年的南沙(Naval battle in Nansha),这的确是一次意外。事后,我方仅仅获得事先规划好的需要抢回的礁石。证据是并未能像西沙那样,彻底解决南沙问题,而越方(Vietnam)大规模抢占,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原因是此次保守主义发挥了核心作用:我海上力量当时无法获得战区的制空权。
  以上所有的证据表明,62年及之后的对外作战体现了如下两个原则。
1、保守主义原则:如果不能保证获胜,或者不能保证冲突延续下去的更大规模的冲突依然能获胜,就不会轻启战端。或者,如若战端被迫开启,则获胜后会采取主动后撤,比如62年(Self defense counterattack against India),79(Self defense counterattack against Vietnam)。或者保守主义的守成,比如88(Naval battle in Nansha),以便快速的、可接受的方式来尽快结束冲突。
  2、现实主义原则:第一次体现在74年的西沙(Naval battle in Xisha),之后体现在最近的钓岛(Diaoyu Islands)和黄岛(Huangyan Island)争端。配合对外语言,当区域暂时不在我控制之下,说法是“处于争议状态”,而当区域已实控,即换成“并无争议”。请自行阅读我方在黄岛对峙期间和之后的发言措辞变化。
  由于民郭(ROC)除外朦(Outer Mongolia)外,从未签署任何大幅剐让(cede)土地的条约,虽因抗占胜利而收回台澎,但并未显著增加法里(legal principle)上的土地。条约是具备天然继承性的,因此我朝事实上依据的是1911年清朝结束的“实控+法里控制区-外朦+呆湾”为自己的天然疆界。
  综上,我朝(PRC)的疆界目标很简单且保守,即大体维持了1911年的范围。
  我国面临的争端,几乎无一例外来自于不争气的清王朝和民郭(ROC)的法里界线以及实控区域之间的巨大差异。然而良心人士一定能给出公正的打分:我朝(PRC)在把11年的法里疆域实控化方面的答卷是优异的。
  从以上定义上来讲,藏南(Southern Tibet)包括缅北(Northern Burma)以西的江心坡似乎都不在放弃之列。虽然都有卖线(McMahon Line)定义,但是这两者存在着本质的不同。我们先看时间节点,如抛开历史传统习惯线(Traditional habit line)不说,卖线(McMahon Line)或许不是一个很多人理解上的“恶意”划界,相反,从现代国际关系实践来说,它可能是一个“科学”的边界。说其科学,是指卖线企图严格遵守山脉分水岭原则来划分。也就是国界在山脊,双方能够被自然障碍隔开,从而公平地兼顾双方的安全关切。边界既在人迹罕至的山顶,自然也就难有冲突的机会。理论虽如此,但这并不能因此削弱藏南(Southern Tibet)在历史上属于藏地(Tibet)的事实。
  中缅北段线如果在高黎贡山西麓的山脚,那江心坡就属于我方,如果在山顶,即为今天的边界。与藏南(Southern Tibet)不同,追溯到1900-1910年,清朝还在和英国讨论缅北(Northern Burma)合理的落脚点时,英方已实际控制了高黎贡山以西。故缅北是先被实控(1910年),后有13年的西姆拉条约(Simla Treaty),虽其有效性被历代中方政府否认。但这还是与中印东段的卖线(McMahon Line)不同,大体上是1937年,英国人重新从档案柜里发现这个臭名昭著的“条约”,在1950年代,英印军队逐步实控化的。因此反应在中缅之间,我朝(PRC)面临的现实是:
  1、英缅已实控事实上的边界;
  2、前朝没有签署过的条约定义缅北段,如果有也就是那个不被承认的条约,但是该条约定义线和实控线其实一致(南段有不公正的1941年条约);
  3、无论是清朝还是民郭,其主张的西南疆界实控力极弱,似无有力的法里支撑;
  4、尽管军事上有能力一直推进到历史主张的最大范围,但是正治上完全不可接受。
  因此,忽略掉民郭(ROC)有胆地图开疆、无力实际拓地的笑柄,可以理解缅北段的划定,其实的确与卖线没有特定的联系,这是我朝遵循正治、军是保守主义原则的直接结果。最重要的是,它没有违背领土1911年的原则。对缅北段,本质上来说,民郭(ROC)继承的实际边界,被我朝(PRC)的相关条约所确认和继承(当然也有合理化微调)。
藏地密码

  最后回到藏南的具体情况。
  1、实际情况:我朝恢复接管藏地(Tibet)后,英印军队已经实控卖线以南;
  2、理论情况:1911年中印边界处于模糊状态,所谓的传统习惯线可以理解为1937年前英印的管理北界,但是恐怕也很难非常肯定地定义为藏地当局控制的南界。
  因此,62年前,根据各种公开资料,我国的确有合理化的因素继续接受卖线(McMahon Line)的藏南段。因为我国在1950年接管藏地(Tibet)的时候,已经面临藏南(Southern Tibet)在前朝已经丧失,或者正在丧失的现实。而军事情形如下:
  1、与印开占,正治上不可接受。当时与印蜜月,与苏分歧加剧,米帝亡我之心不死;
2、藏南难以到达。一旦占争规模持续下去或者扩大,将和军是保守主义原则严重违背。
  然而,62年占争毕竟发生了。简单总结1962年的起源,其实和卖线没有必然关系,因为印方当时的立场可以归结为:
  A、我的就是我的:印实控的藏南是印的; 
  B、你的也是我的:中实控的阿克塞钦也得归印; 
  C、卖线(McMahon Line)依然不“科学”,需要进行“科学修正”。由于1913年的地理勘测资料不足,卖线没有完全划在喜马拉雅山(the himalayas)分水岭上,在墨脱方向有一个缺口,达旺(Tawang)方向有歧义,如果严格遵循分水岭原则,整个雅鲁藏布江峡谷都要划进去。但显然,印方却故意忽略了喜马拉雅山主脉(Himalayas)在达旺(Tawang)以南的色拉(Sela)山脊,以及西巴霞曲(Subansiri Chu)附近划线过于靠北、靠西的问题。实际上,喜马拉雅山主脉南支山脊(Southern Himalaya ridge)横贯至藏南(Southern Tibet)哥里西娘(Gelinceniak)附近。
D、以上A-C项没什么可谈的,如果A-C不在我印方实控下,那我现在就要实控落实下来。
  1962年的直接起因是B和C,我方作战的目的也是被迫进行,用于纠正印方的B-D的妄想。作为结果,这场冲突立即用武力改变了以上印方观点C,并在缓慢的长期调整后,也的确改变了印方观点D,从而才有了后续的两方特别代表谈判。
  现在来谈谈政策底线。虽然两国有着不同的地图来表示边界,但是那不是底线,那是讨价还价的起点。真正的底线究竟是什么呢?
  先说印(India)。虽然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晚节不保,62年阴影让他郁郁而终,但是,尼时代的印是有理想和志气的。62年冲突浇灭了尼的梦想,也浇灭了现代印度的理想,从那以后,尽管印度通过外购,发展了貌似强大的军是力量,并通过两次印巴战争找回了一点自信,但是印度本质上已沦为一个机会主义国家。反映在边界问题上,印度进行了各种机会主义的偷鸡摸狗,包括1986年的桑多洛河谷(Namka Chu)和最近几年透露的东西段的各种小偷小摸。
  对于印方来说,中是唯一能真正威胁其安全的邻国。在尼(Jawaharlal Nehru)的初始构思中,以藏地(Tibet)为缓冲,中印可以万年友好。但1950年,其梦想破灭,双方国界直接相邻,因此边界必须尽可能往中方的方向推进,以便构筑自己单方的最大安全保障。然而62年冲突,又把这个小本经营的梦想打破了。从那以后,印的国家占略就彻底失去了方向,对于边界,拿在手中的就是最好的,至于不在手边的,抢也罢,偷也罢,或者趁火打劫也罢,能拿回多少,就算多少,实控才是硬道理。
战后近60年来,印方一直都在向中方蚕食推进。在漫长的实控线(Actual control line)上的一些关键节点,利用己方的人数优势,不时的前出巡逻,甚至骑线、跨线设哨,制造摩擦,不断的更新实控线。细细数来,西段有昌隆河口(Shylok)、巴里加斯(Parigas)斯诺乌山(Seruur Ri)东南、莎仓纳通道塔克季布列(Takdible)以南的提布列(Tible)中段更有多处越过喜马拉雅山山脊(Himalaya ridge)深入我方境内,比如巨哇(Kaurik)、曲惹(Qure)、什布奇山口(Shipki La) 以西的活不桑河(Hupsang river)东岸上莫哈尔(Up Mohal),桑(Jadhang)、葱莎(Nelang)、波林三多(Pulam Sumda),尼堤(Niti)以南的然冲(Silakang)、乌热(Barahoti)、拉不底(Lapthal)以及锡金段的金手指(Mindo)。东段更北进桑多洛河谷(Namka Chu),侵占东章、多果尔,又前出阿相比拉(Asaphila)抵近曲木松多,染指错嘎圣湖,切断502线(Northern Mipidon),缩小我方(CHN)大(洞嘎隆巴)小鱼尾地区(甲然隆巴)……,实难尽书。 藏地密码
  总之,印方的边界解决思路类似于以目前的实际控制线(Actual control line)为基础,来定义最后的法绿边界。但是实控线具备不同的理解,包括印单方面恶意的理解(印方机会主义表现),这是最近几年小对峙不断的真实根源。而从印角度来说,其地缘正治军是安全是有先天,乃至致命的缺陷。
1、失去了巴基斯坦,印度在西北方向无险可守。英印边界的西北方向,通过英国人精心设计和霸权扩张,已经占据了西亚和中亚半个山地地带作为印度平原的缓冲,然而巴基斯坦的独立,使得所有这些安全缓冲区沦为泡影。这里印可以借鉴我国历史上失去了燕云十六州的北宋困境;
2、克什米尔(Kashmir)冲突使得印巴不可能和解;
3、中方最终恢复治理藏地(Tibet),使得印历史上(因过去从未有过统一的印度国)首次面临来自高原的强大国家的直接威胁;
4、印度洋不是印度之洋。印度的国力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能同时有效保持制海和制陆权,何况后者已经具备不可弥补的地缘正治缺陷。因此印度同时将面临两方面的巨大军是压力。
  反映在边界问题上,边界应该是双方唯一没有解决的问题。由于我处于一个更强有力的上升期,理论上,印具备更多的紧迫感来快速解决这个问题。印方解决边界问题的思路如前所述,印的统治阶层在理想主义破灭后,基于机会主义的原则,而快速的划向现实主义:以实控线为基础划定国界。但障碍来自两个方面:
1、印哗众取宠的媒体、民意以及软弱没有魄力的领导者;
2、中不再同意这个以东换西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