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沟下的优先鄙视权是一种迂腐

2017-09-10 20:23阅读:
代沟下的优先鄙视权是一种迂腐
美国节目《Dr.Phil Show》上,23岁的女儿泰勒向主持人控诉了自己的46岁母亲穿着太暴露:“我很不舒服,她穿得比我还少,让我很丢脸。”并在现场展示妈妈的超短裤。妈妈则辩解说,“我为我的穿着感到自豪。实际上,这种子女与父母的观念冲突,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会存在。大抵有人类生活的地方,就会有观念的水位之差。说到底,文明的驱动是离不开观念冲撞的。
如果单从观念矛盾来看,这似乎只是主流向非主流的一次控诉。女儿不希望母亲穿着太暴露,于公于私都好像占据着主流观念的高地。这个世界好像就是为年轻人所造的,不管他们再怎么打破常规,因为年轻一切就都可以理解,即便有违和感,也总会转瞬即逝。
同样的事情,换到父辈身上,就成为一种“大不韪”。坦白讲,在观念的深处,着实是存在“优先鄙视权”一说。事实上,在我们的生活里,这种现象随处可见。当然,多数情况是,子女觉得父母的观念很OUT,总是很难沟通的下去。
冲突的产生有生活习惯的差异,文化观念的更迭,世俗理解的不同。总之按照人类时间的轴线,新生代发展的轨迹,多数情况下子女会比父母接受的信息更多,这也就为“优先鄙视权”埋下伏笔,甚至可以说是主要驱动力。
大多数年轻人,都会觉得父母很“落后”,甚至有一点“迂腐”。因为父母们不理解他们的前卫,不认同他们的理想,甚至就连简单的生活习惯都要提出各种异议,总之和父母在一起生活或交流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当然,这里边与孝不孝顺无关,只是从观念的角度去看。不过,值得注意的问题是,有一部分年轻人从来不懂和解,面对父母一代总要争出个高下,总以为自己比父母知道的“常识”多一点,就很看不起父母的“无知”。甚至一些时候,竟然能与父母发生激烈争执,很是影响家庭融合。
我们不得不承认,观念确实是有差异的。时代的、宗教的、性别的、地区的、年龄的,如此种种都会一定意义上影响人们的认知,长久的沉淀流传也就形成观念。以历史的轴线去看,多数晚辈确实比父辈懂的更多,接受的更多。但这本身的存在,只是一种文明的进化,并非值得炫耀什么。
知道父辈没有自己的
常识丰富,这只是个人文明的第一步,要想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文明人,大抵是需要和解与父辈相左的观念。当然和解不等于认同,只是一种对父辈难以改变的一种存在性容纳。毕竟人与人的社交需要在平和下进行,需要在理解中升华,需要在合力中完成。如果我们死盯着“父母的观念”进行鄙视,大抵我们和那些迂腐的老人没什么区别。
知道迂腐不去容纳,其实和迂腐本身没什么区别。于此,就“优先鄙视权”而言,实际上也是一种迂腐。只不过在一个相对自私的潮流里,人们总把这种丧性当成一种文明,总以为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就是一种优越感。从某种意义上看,这显然就是不自知。
这样的一种境遇下,很多人对代沟往往呈现出一种抵抗。在他们的眼里,好像自己理解的、喜欢的、想当然的,就应该别人也如此。尤其是与自己有亲密关系的父辈,更应该与自己有一样的认知和观念。可惜人的观念,基本都是生活和经验的投射,只有善于学习和钻研者,或许才能打破束缚与时代一起成长。不过,这样的人总是少数。
我时常陷入冥想,像周有光那种百岁的老一代知识分子,能穿透历史与时间,与现代社会一起共振的老人,基本算是人中圣贤。他们的习惯也许还是比较老旧,但观念却一直走在前面。不管是常识的含量还是观念的水位,都超乎常人。但他们却能很好的与这个世界和解,能容得下周遭的无知,更能容得下世界的多元。
从这一点上来看,那些总把代沟挂嘴边的人真是显得很迂腐,有点知识就沉不住,有点观念就要束缚他人,说到底这何尝不是一种无知。这个世界上的“先生”与“后生”,从历史的位移去看,就是时间先后而已,单凭观念的水位差就要断定是代沟,大抵是对自己的认知还不到位。
所以,对于文明而言,我总觉得认知到什么只是入门阶段,能理解什么才是文明的真谛。像代沟下的优先鄙视权,他反应的不仅仅是主流观念中的狭隘,更多的是对人本身的一种束缚。说到底,很多代沟就是人为预设的流程,太希望寻求理解而不得,就自然浮现鸿沟,只是理解总是双向的,年轻人为何就不能多去理解父辈们的局限呢?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