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浴室酒店VS男浴室破屋:女权主义为何会陷入碾压男权的困境?

2018-04-12 15:38阅读:
女浴室酒店VS男浴室破屋:女权主义为何会陷入碾压男权的困境?
关于“女权主义”,我一直觉得应该分为学术意义上的“女权主义”和实际生活中的“女权癌”,而后者的泛滥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近些年总说中国的女性权利在提高。可实际上,骨子里的基质却并没有改变多少。口口声声的独立自主,并非为强调平权,而是为碾压男性权利做铺垫。
看到很多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展现自己的生活日常,并放出一个人也能活好的宣言。我非但没有觉得乐观,反而感到深深的恐惧。因为,所谓的一个人也能活好,是在反向实证绝大多数女性的人生是充满依附性的,至少从物质方面是这样,而这恰恰就是她们歇斯底里的地方。而在这样的“女权癌”逻辑里挣扎,也正是她们难以“活出自己”的主要原因。
可这样的逻辑,却在生活里越来越重,除却在两性关系里生根,同时也延伸到具体的社会层面。社交媒体上,一则关于“女浴室酒店VS男浴室破屋”的话题被热议。事情发生在西安外国语大学,因为女生们先用上“新浴室”,内有饮品、无线网络各种配套设施,犹如酒店般豪华。而男生们用的仍是旧浴室,相比之下就感觉小破屋似的,男同学们表示只有羡慕两个字。而就这样的一件事情,却激发出很多“女权癌”的虚荣。
校方虽然表示,男生的新浴室要到下学期才能弄好。不过,在采访男生时,谈到“有无意见”时,还是透露出“女士优先”的感觉。而这一点上,从舆论的评价来看,好像也显现出理所当然的感觉。实际上,按照男生的说法,这也和学校男女生比例(2:8)有关系,可这依旧不是决定性条件。
我们可以试想,如若面对的事实是“男浴室酒店VS女浴室破屋”,或许整个话题的方向和氛围一下子就凝重起来。这很好理解,越是内心脆弱,越容易被勾起敏感。而这一点实际上就是“女权癌”的真实现状。
然而,真正的独立自主其实是平权的过程,而非只要权利却不履行义务的倾斜关系。于此,“女权癌”的腰杆也终将难以直立,因为权利义务不对等,是很难维持所谓长久的独立自主。所谓的“碾压男性”,“驾驭老公”,也只是表面文章而已,并不会成为常态,成为模型流传下去。
从更深层次的意义上去看,现代男性之所以在女
性面前像是小绵羊,实则是男权社会的另一中体现。过往的男权中标榜行为上的“大男子主义”,以暴力为手段控制并实现“奴役女性”。而今天的男性们开始学会从精神行为层面上“控制女性”,表面行为上男性们屈从女性,可实质上还是男性在“奴役女性”。只不过一种是“主动奴役”,一种是“被动奴役”,本质上无区别。
这其中,一方面实证,整个社会的主导权还是在男性手中,同时也证明女性并没有彻底走出男权中心。所谓的“女权癌”也只是男权的倒影,而她们也多是借助这样的逻辑,从中谋得既定的利益和权利,而非从内到外全面解放自己。
这也使得,多数女性,即便自己很优秀,还是极度信奉“学的好不如嫁得好”。所谓的独立还是较为勉强,因为当男人们提着礼金,单膝下跪时,或许她们就已经早已被俘获,失去在平等舞台上对话的权利。而她们能做的就是在公共舆论和公共服务里碾压男权,可这终究难以抵达真正的女权主义(男女平权的理想格局)。
然而,女权主义的真谛不是要强过男性或征服男性,而是在自我独立的情况下,能保持与男性平起平坐的局面。所以,我一直觉得,不管是“强调男权”还是“强调女权”,都实际上是一种撕裂的过程,而非是真正将男女各自的权利平衡的过程。
就中国社会的现状,男权就不用多说,某种意义上来看,是“权力过剩”的局面;而女权主义而言,也只是在维护表面的权利胜利,却没有真正的站起来,成为自己的主人。这种困境之下,也就容易形成日常的“碾压”逻辑。
只要是公开的,只要是次序的,就一定要“女士优先”。而这种在看似保护女性权利的同时,却是将女性权利的一种收回。不管是男性对女性,还是女性对男性,如若不能平等的就事论事,不能平等的在共同体上尽力,就很难维持长久的关系。
不要因为“弱势就有理”,也不要因为“强势就有理”。所谓的讲道理,就是平等的对话,只有这样男人才能更像男人,女人才能更像女人,而非彼此为着自己的利益,借“性别权力”之争来实现,最终的结局自然不会太好。
而所谓的“女士优先”也希望是发自性别上的敬畏,而非作为社会舆论的裹挟。很多人说,“女浴室酒店VS男浴室破屋”是一次女权主义的胜利,想必是“女权癌”已经病入膏肓。因为,在“女权癌”的世界里,只要她们过得比男人好,得到的比男人多,就感觉她们作为女人是一种胜利,可她们却忘记这种倾斜的胜利中,她们压根就没有真正的内心强大过,而只是借助表面迹象在安慰自己,振奋自己。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