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邮研究生自焚身亡:导师变老板,学生成雇工,为何他只能认命?

2020-01-07 12:36阅读:

南邮研究生自焚身亡:导师变老板,学生成雇工,为何他只能认命?
有媒体报道,12月26日凌晨,南京邮电大学(以下简称南邮)某实验室发生火灾(官方通报是“意外身亡”,知情人透露是“自焚身亡”),致使材料学院一位2017级硕士研究生死亡。事发后,南邮虽然已经对涉事导师进行处罚(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但是,从不少媒体报道透露出的细节中,离世的研究生之所以选择结束生命,是因为他被导师长期的谩骂和压榨,人格侮辱,不给改论文,还被要求签延期毕业,因而选择结束生命。
虽然媒体透露的细节,并没有被完全实证。但是,知情人称,经调查,涉事导师确实存在让学生干私活以及辱骂学生的行为,但是该研究生的死亡是否与被骂有关,仍在调查中。说到底,这又是一起“死无对证”的挣扎之案。
就事论事,研究生和导师的关系,确实越来越利益化,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甚至,从研究生系列悲剧来看,都是大同小异的。从某种意义上讲,研究生在面对导师的时候,多半是弱势的。因为,自己的当前命运被导师抓在手里。所以,很多事情儿,自然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然,也会有人强调,那么多研究生,为何他(她)们就会选择自杀。这种逻辑,看起来密不透风。可事实上,吹弹可破。作为国内的研究生来讲,在未正式步入社会之前,所有的学业花销都需要父母支付,这种时候,经济是不自由的。
但是,这不代表他(她)们不想自由。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她)们不能顺利的毕业,就跟要他(她)们的命一样。所以,站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再去审度“干私活”,“谩骂”,“压榨”,“人格侮辱”,“不给改论文”,“还被要求签
延期毕业”这些细枝末节,就会觉得恶意十足。
并且,我们很清楚,国内的大学生,从懂事儿起,就一直念书。而且对于家境一般(经济条件一般)的学生,本来的使命感就很强,这种时候,如果导师和自己长期“过不去”,自然就意味着前途无望。所以,一死了之,就成为他(她)们非理智的最终选择。
当然,导师“老板化”从“地下”已经走上“地面”,这已经是公论。有研究生经历的人,可能深有体会,多数时候,学生会直接称导师为老板。并且,这种风气的形成,也有一定的客观推动。我们都知道,研究生的导师,尤其是“名导”一般都有“商业项目”。并且,与利益直接挂钩。
这种时候,学生替导师干活,自然就有种被雇佣的感觉。并且,我们也都清楚,大多数导师只是负责项目,还不实际干活。然而,最终的果实,却都是导师的。所以,出现“要求签延期毕业”这种事儿,也就不足为奇。
当然,多数情况下,学生们怕的不是干活儿,而是担忧自己的导师不让自己顺利毕业。因为,在我们的社会中,拿不到毕业证意味着一切都是“白搭”。所以,不能顺利毕业,就成为一些研究生的心病。尤其是很努力,很积极的学生,更是会感到无奈和绝望。
坦白讲,就目前导师和学生的互动,已经脱离基本的“身份互动”,而进入更为深层次的人际互动。作为导师和学生,本应该以专业上的互动为主。但是,在可触及的图景之中,一些导师竟然让学生“干私活”,这其中有专业内的事儿,也有生活中的事儿。
之前,就有听说,导师让学生接孩子,去超市买菜,听起来肯定感觉气愤,可是,真要是遇上这样的导师,谁又敢轻易拒绝呢?甚至,有一种更为隐忍的逻辑,只要导师不睡自己,这些苦都能忍,谁不是从“孙子”成为“爷爷”的。
这种逻辑听起来“不正确”,但是,现实的图景,貌似就是如此。很多话说起来难听,但是却正在发生。就以前段时间“上财性骚扰事件”来讲,如果女学生不反抗,接下来的戏码就是导师很满足,学生很满意。一切看起来很顺利,可是却见不得光。
当然,“学生选择去死”,“而不选择去对抗”,这其实是有原因的。要知道,我们处于一个人情关系复杂的社会之中。很多时候,作为学生要是跟导师硬杠,结局可能会“鱼死网不破”。甚至,就算“鱼死网破”,对于学生来讲也是摧毁性的打击。
就以“上财性骚扰事件”来讲,直接的即视感是导师被射落,但是,谁又能保证受害女生能顺利完成学业呢?甚至,她如何正常的回归生活秩序,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毕竟,借助舆论进行对抗,本来就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方式。
因为,在我们的道德尺度中,受害者原罪很重,这就导致,在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中,从来不会有赢家。这种认知,想必“研究生们”(被导师压榨和控制的情况)也是知道的。所以,很多时候,真的是很绝望。因为,弱者的宿命,确实早已写在身份互动的底色上(老板和雇工)。
只是,回到具体的悲剧中,在看待“研究生自杀”(因导师的压榨和控制所致使的情况)的问题上,还是要回到“直接的因素”和“间接的因素”上来。从根本上讲,一个人自杀,肯定是综合因素的致死,而非单一因素的致死。但是,这里要知道,很多时候,即便是综合因素的致死,也跟压垮马车的最后一根稻草有关。
当然,没有一根稻草是无辜的。只不过,导师这根俗世稻草最扎心,于是,学生血流不止,直到殒命。但是,作为个体的人,在面对不公时,即便很苦恼,也依旧要活下去,这是生命的意义所在,也是生命的底色所在。只有不断的打破控制,才能赢得新生。因为,妥协式的自杀,只能让人渣更加猖獗。
而对于研究生和导师的关系,想要有新的改变,除却结构性的转变,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学生要把导师当导师看,导师要把学生当学生看,而非陷入老板的虚荣和雇工的弱势模式之中。因为,当授业解惑变成卑微受命时,很多事情儿,自然就会畸形化。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