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韩国出现女子维修队:“防范性侵”,为何走不出物理性隔离逻辑?

2020-10-22 22:27阅读:

姬二叔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BBC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韩国性侵和强奸案增加近一倍,九成的暴力犯罪受害者是女性。这种情况下,为解决309万名女性独居者的家庭维修需求,“女子维修队”应运而生,她们专门为因自己家里出现不认识的男性而感到焦虑的女性提供维修服务。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如果仅是以社会性的笼统视角去看待“女子维修队”的存在,很容易会走向“超越性别”的序列。然而,当我们真正透过“女子维修队”的市场化运作逻辑时,才发现这也仅是一种朴素的“焦虑性需求”,跟所谓的“性别理念”并没有太大关系。
要知道,在基本的“性侵犯”序列中,目前来讲还是以“男性侵犯女性为主”,其中排除文化认知的影响,更多还是因身体力量相差悬殊造成的。这种情况下,对于独居女性而言,就算男性维修工并非都是色狼,可只要遇上图谋不轨的维修工,就意味着是绝对的危险。
当然,一般来讲,这也只是一种理论上的说法。但回到具体的环境中,确实存在一些女性会因自己家里出现不认识的男性而感到焦虑,这种焦虑可能并非是具体的陌生男性导致的,可陌生男性的存在却又很容易将各类极端性侵案例中的可怖氛围刺激出来。
由此而言,“女子维修队”的存在,更多是一种商业文明下的关怀,也就是在具体的商业服务之外为女性客户考虑更多。说到底,想要百分百回避性侵的风险,最好的方式可能还是物理性隔离,也就是尽量不跟陌生的异性独处一室。
很多时候,“两性平权”更多是基于熟人环境而言的,而回到陌生的两性关系中,虽然“两性平权”依然是成立的,可只要强势方(男性)瞬间变脸,就很容易陷入女性受困的局面之中。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女子维修队”的存在,显然已经将这种隐患给排除在外。
不过,回到“两性平权”的问题上,其实跟女性被性侵的多寡好像不存在线性关系,只能说女性这方面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在具体的维权层面相对更勇敢一些。事实上,也只有如此,相关的法律条文才能逐步走向事无巨细的地步,而更多女性才能免遭侵犯之苦。
所以,对于在过去的十年里,韩国性侵和强奸案增加近一倍的问题,其实不一定是案情增加,也可能是维权数增加。就我们国内的情况来讲,在很长一段时期,不少女性被侵犯后不维权的情况占比是很大的。因为在她们看来,比起自己当下遭受的侵犯,可能未来嫁不出去更让自己无奈。
而且很多时候,这还不只是一个人的
问题,还涉及到家庭和宗族的脸面。说到底,比起被侵犯本身,侵犯之外的影响更为重要。于此也可以想到,要是“女乘客骚扰男司机”这种事情发生在过去,就算女乘客真的把男司机给侵犯到,估计男司机也不敢声张,因为这里面依然涉及到脸面问题。
不得不说,“性侵”去道德化依然需要我们去努力改变,因为比起性侵所带来的伤害,性侵之后的道德压迫才是最难以打破的囹圄。因为对于受害者所认为的“不洁”可能并非只是侵犯者的“体液”而已,更多是道德层面上的负疚感造成的反噬心理。
所以,在谈论“性侵案”时,还是最好不要过多的情境化,也就是不要过分苛求受害者的道德品行。只可惜,在主流的认知中,总觉得一个女生恋爱经历多,就好像被侵犯也是“活该”,这导致在基本的立场中,很容易先把受害者消费一顿,才开始追问具体的案情。
这种“受害者原罪的图景”虽然理论上总被批驳,但是回到现实的处境中,近乎每一次都难以避免。所以回到所谓的“因自己家里出现不认识的男性而感到焦虑”这种心理,很明显属于道德压迫之下的扭曲心态,但这又是让人觉得可理解的心理状态。
于此,就公共谴责和惩治之外,个体要想免受侵犯之扰,最好还是要尽可能地做好物理性隔离,也就是尽量不要到强隐患的场所活动,尽量不要跟陌生异性独处,尽量提前做好取证和求助的预设。只有如此,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防范性侵”。
要不然,把一切的安全感给予外围,就很容易在失控后变得谁也不再相信。所以,就所谓的“物理性隔离”来讲,看起来会有一种太过谨慎的意味。但是,对于原子化社会来讲,这有可能是最具人文关怀的一种秩序。起码可以让一场服务变得不再那么有压迫感。
另外,回到绝对文明的尺度上,这其实也是一种“惹不起,还躲不起”的逻辑。毕竟在弱者的认知里,最好的自保就是寻找最安全的策略,而对于之外的秩序扭曲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起码这对于高度商业化的社会来讲,实施起来并不难。与此同时,“女子维修队”的催生,这其实也是“两性平权”的一种隐喻。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