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张恒郑爽闹翻事件:人设从来简单纯粹,为何名流却永远复杂多变?

2021-01-19 20:01阅读:

姬二叔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张恒郑爽闹翻事件,随着媒体舆论直指“隐婚”,“代孕”,“弃养”,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娱乐事件”。作为当事人张恒来讲,即便是打着澄清的口吻进行总结性回应,但明眼人都知道他这招挺狠的。至于当事人郑爽而言,所谓回应也只是回应而已,并没有祭出有力的猛料“一招致命”。
在一定程度上,如果当事人郑爽所谓“隐婚”,“代孕”,“弃养”被坐实,那么她和当事人张恒之间的纠葛,更像是一场狗血的家庭闹剧。事实上,透过当事人郑爽的“回应”,我们也能看出些许端倪:“她并没有明确承认什么,也并没有明确否认什么”。
然而正当媒体舆论深度发酵这场名流风波时,当事人张恒和当事人郑爽的民间借贷纠纷案又被牵扯出来,依照当事人张恒的代理律师所称:“两人之间确实存在资金往来,郑爽认为是借贷关系,我们不认为是借贷关系”。由此来看,当事人张恒的“澄清书”祭出,大概率是有备而来(媒体舆论也称“逼不得已”)。
说到底,作为当事人张恒和当事人郑爽,都知道他(她)们自己的私密事儿对于公众意味着什么。所以当两家人在商量孩子的处置问题时,既定的“价值趋向”才会成为一枚深水炸弹。或许对于名流来讲,万物都是工具,或许对于名流来讲,他(她)们只是更爱惜自己的人设。
要知道,在很长一段时期里,绝大多数人都以为公共舆论中所展现出的名流姿态就是他(她)们的本来面目。可随着部分名流人设的崩塌,媒体舆论似乎已经默许一种逻辑存在,也就是只要名流的丑闻能包裹严实,美丽光鲜的人设就能成为公众追逐的驱动力。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美丽光鲜的人设之所以能被公众追捧,就在于名流人设都是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结合体。坦率地讲,大众不能有过的人生,名流可以示范,大众不能拥有的生活,名流可以尝试。总之,名流是全能的神,他(她)们热衷慈善,他(她)们简单纯粹,但却永远无法消解他(她)们自身的矛盾和复杂。
名流身份通常都意味着同一个人在私下里和公众面前是两幅面孔。社会心理学家乔治·赫伯特·米德认为,自古以来,至少在西方的世界里,“主我”(I,即真实的自我)和“客我”(Me,即别人眼中的我)的分裂状态就已经存在了。
也就是“自我”在公众面前的展示往往是一种舞台表演性质的行为,“演员”对他(她)人呈现出自己的一个“表面”而已,并保留了“自我”的另一个重要部分不予示人。这种场景在最近一些年的“真人秀节目”中是较为常见的名流形态。
但“真人秀节目”会告诉公众名流是在“表演生活”,而对于一些名流的“自然态”呈现来讲,往往是不会告诉公众的,因此在具体的阐释过程中,才会出现“表演人设”这种解释,即便名流们始终并不承认。所以,回到具体的名流风波中,也就不存在欺骗不欺骗的问题,而是对于名流的构建和呈现来讲,本来就是一场游戏而已。
另外,大众在制造名流,大众也在杀伐名流。“到底是谁造就了名流”这一问题,迄今没有明确的答案。我们都知道名流是社会文化的产物,他(她)们对公众所产生的影响是深刻而迅速的。事实上,名流无不受到所谓“吸引链”的微妙调节作用,没有一位名人不是在“文化中介”(经纪公司)的帮助下成名的。
在一定程度上,当下的名流文化正在从“幻象时代”进入“真实时代”,也就是公众越来越发现,名流不过是被强行构建出的幻象,所以与其崇拜幻象,不如打破幻象走向真实为好。因此,作为公众的认知而言,不再对名流进行无限宽容,而是变得越来越严苛。
所以,我们会发现一个微妙的现象,二十年前名流出现丑闻,人们会以他(她)们是名流去消解既定的非议和纷杂,而当下的舆论趋向是,正因为他(她)们是名流,才更应起到示范作用。不得不承认,有关名流的社会构建是不断变化的,但总体上而言,人设依然存在,狗血永垂不朽。
与此同时,“魅力和恶名”通常被视为两个对立的概念,但往往却在名流身上共存着,他(她)们一边向公众提供所谓的“积极价值”和“奇异观念”,一边又无法密不透风的过自己的私密生活。所以对于名流来讲,他(她)们自己的痛苦和无奈,就是永远无法做自己,除非他(她)们愿意放下光环,彻底退圈。
因为我们都清楚一个事实,如果撇开当事人郑爽的名流身份,可能当事人张恒的“澄清书”就根本没必要存在。只可惜,魅力有多大,非议也会有多大。甚至,对于公众而言,很多时候根本不会去核实是非真假,只觉得名流的光环已经那么多,既然伤口已经露出,不撒点盐上去,对不起自己的好奇心。
也就是说,公众通过消费名流丑闻,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彻底异化了,就好像人们深知名流作为娱乐商品会过期,所以才会在名流丑闻传出的时候,表现出声嘶力竭和欢欣雀跃的一面。因此,公众对名流的认知总是一种虚假意识,并且名流的人设也不被认为是现实的反映,只是为加固既定的资本而虚构的。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姬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