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搬家跳窗身亡女孩母亲:她本打算今年订婚,为何会出现这种悲叹?

2021-02-23 17:31阅读:

姬二叔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伴随着“专案组”的成立,“搬家途中23岁女生跳窗身亡案”正式进入“案情事实”追查阶段。与此同时,有关当事女生亲友方面的发声将被全量释放。在一定程度上,当事女生算是原生家庭的希望,她主动承担弟弟的上学费用,并且还用自己赚到的钱孝敬长辈,而她的母亲在谈到这些细节之后还强调,女儿想挣钱买房,并打算与感情稳定的男友今年订婚。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媒体舆论的注意力多数将会集中在“女生跳窗前车内到底发生什么”的追问上,可即便如此,作为当事女生家属的悲凄之痛还是该被更多人“看见”,只有如此,“私域的悲剧”才能策动“公域的改变”,它关乎营运平台的责任,更关乎安全构建的践行。
不过,回到“私域的悲剧”上,历来都是被害人越优秀,家属将越悲凉,并且我们会发现家属在具体的悲叹实践上,惋惜基本上会指向三个层面:其一,被害人从小到大受过很多苦,总算努力走到可观的人生,家属不免会为其感到福薄命薄;其二,被害人一直很优秀,并且也有美好的人生计划,家属自然会为其鸣不平;其三,还没有结婚,会成为多数父母的心结。
就“其一”来讲,无论是文艺作品的呈现,还是现实生活的存在,都其实不缺乏对应的悲剧例证。虽然,很多时候我们会更倾向“我命由我不由天”无畏之气,但是在意外的非因果体系里,不幸的逻辑只能归于命运本身。
而“其二”而言,一直很优秀似乎很美,但对于未知的人生,再怎么顺畅的过往都会在厄运袭来时变得脆弱不堪。所以我们总说要敬畏生命,其实是说要敬畏生命的不确定性。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在厄运袭来的前后当中,更好做到体面的自洽。
至于“其三”,这算是世俗秩序中不可回避的一环。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人存在的意义并非是以婚恋的绝对尺度存在的。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结婚生子依然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环节,所以我们也就能理解,为何在很多被害人家属的悲叹声里,都会强调“结婚生子”的事儿。
要承认,绝大多数人的人生图景构建里,“婚姻家庭”还是主要的填充内容。这导致“白发人送黑发人”势必成为极致的悲剧,因为人生半路夭折不仅是对“养育之果的粉碎”,也是对“个体尚未体验完整人生”的某种惋惜。
虽然从多元理论上讲,把“结婚生子”奉为人生圭臬有些不那么正确,但是回到当下的世俗秩序当中,似乎它就是最重要的存在。所以,以现实的尺度考量,“结婚生子”确实属于多数人的生活重镇,即便有些不幸的婚姻根本没有构建的必要
性。
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世俗框架内的婚恋构建,更像是任务的达成,以至于幸福不幸福好像没有那么重要。就好像幸福是中奖,不幸福是常态而已。从这个层面上而言,结婚生子就是人生必走之路,无论幸不幸,走过就算不白活一回。
另外,在“结婚生子”的考量上,女性被害人往往被强调得更重,就在于我们的世俗尺度里,女性的价值的重要构成里就包含“结婚生子”。我们暂且不评判这种尺度到底合适与否,但是作为社会多元价值的发展,它本身还是存在局限性的。
之所以要打破这个问题的认知存在性,就在于我们在面对生命夭折过程中,需要把悲叹的气息往个体价值上移步一些,只有如此,一个人的生死才能被意义点亮,而所谓的世俗考量不是不可以,而是尽量不要光芒太重。
要不然,悲叹之痛中就很难溢出对生命的爱,而只是对关系破灭的某种不舍。所以有时候我们会发现,当儿女遭遇意外夭折后,作为父母虽然会悲痛欲绝,但是在回到具体的轻重缓急上,“索赔”终将照进现实将人性之爱遮盖,这一点上,“现实版樊胜美之死”算是典型的案例存在。
与此同时,在当事女生母亲的发声中,有两处细节直指当事女生属于“独立女性”:其一,她承担弟弟的学费,帮原生家庭解决经济困难的问题;其二,她“挣钱买房”,跟男友共同承担未来的买房费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比较不容易的。
要知道,这关乎经济问题,更关乎性别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一个农村女孩通过自身努力进入城市打拼,并且还能较为努力的争取自己的性别空间,这着实值得很多卑弱的女性反思。说到底,“男性妥协”需要女性的争取,甚至也只有争取来的性别对等才能更加稳定。
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得不说,父母失去一个好女儿,男友失去一个好女友,因为对于当下的婚恋构建来讲,如果女性能在经济上、精神上更为独立,便会更容易找到生活的幸福密码,所以作为当事女孩的跳窗身亡,自然会让人更觉得无限悲凉。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姬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