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从哪里来、自我封闭、集体反智,决定了美国不是一个成熟的国家!

2020-09-24 07:37阅读:

雨果云录

公益中国专栏作家 媒体资深人士

关注
【导引】“正是这种‘什么都是我对别人错’的宗教观让美国人很难接受理性主义世界观,动辄爆发出宗教审判的虚假正义感。美国宗教信仰中最令人不解的是‘末日论情怀’,他们认定最终归宿是末日后的天堂,你难道真的觉得美国人才代表人类正义和真理吗?他们能吗?!”天石说…… 从哪里来、自我封闭、集体反智,决定了美国不是一个成熟的国家!
美国不是一个成熟的国家
——天石
这次疫情在美国引发了激烈的社会撕裂,种族主义、贫富分化、宗教意识、政党体制等等都产生了负面作用,这背后更反映出美国民族的脆弱性……
从哪里来决定!
美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民族,由一个群被欧洲主流基督教排斥的清教徒开启,这群人其实就是最早的一批美洲共产主义者,他们追求基督教式的理想主义生活方式,但他们并非后来美国主流,真正主流是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另外还有包括摩门教等上千个不同基督教派生出来的教派。
自从新教流行后,信徒抛弃了天主教教皇的统一神权体系,进入到一个战国竞争时期,由此不断产生新教派,当美国独立建国时,国父们不得不严肃思考防范教派纷争导致国家撕裂问题。
当时的教会多数是支持黑奴贸易的,也是支持蓄奴制度的,因为当时白人认定黑人不是真正的人,不配拥有公民资格,这显然是违背
基督教信仰的,但却是当时白人社会经济基础,黑人被牺牲也就理所当然了。
自我封闭决定!
美国的国父们在宪法中明确规定“政教分离”原则,并规定“任何宗教不得成为美国国教”,他们已经意识到宗教所带来了社会破坏力,担心一旦由一个教派坐大而导致其它教派用同样理由搞分裂割据。
南北战争时,双方都宣称自己代表了上帝旨意,林肯巧妙回应道:“不要看谁说自己站在上帝一边,而要看上帝站在谁的一边”,这句话恰好点出了美国宗教的经济利益背景,也批判了宗教的双重标准。
这些宗教行为弊端并非美国独有,欧洲过去一千多年经历了无数次宗教战争,从十字军东征、德意志三十年战争、甚至当代的科索沃战争,都与宗教分裂有直接关系。这种宗教教派撕裂被运用到政党竞争中尤为惨烈,特朗普在应对疫情中,一面要保护股市,一边要讨好基督教基要派,最后只好把一切责任推到中国头上,可恶可笑。
更让人深思的是,为何美国一直经历着宗教保守主义和文化自由主义的斗争?美国其实是个非常自我封闭的国家,基本不看外国电影,不听外国歌曲,不懂外国文化,人们宁可相信迪斯尼电影描述的外国故事,倾向于把不同于自己文化的东西当成潜在敌人,一旦认为是敌人就很容易上纲上线成为宗教信仰敌人。
集体反智决定!
美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于社会具有比较理性的认识,但他们不是主流,更像是民主小清新,个人主义始终斗不过宗教集体主义。美国基督教信徒甚至把中国看成一个奇特的变幻国度,从义和团的杀洋人传教士,到废除租界,到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他们的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中国底层人民追求平等得到他们同情,另方面他们本身成了被驱逐者,信仰和利益相互矛盾,无法释怀,最终往往选择一个“民主自由”理由给自己解脱,根本无法真正面对中国社会现实。
正是这种“什么都是我对别人错”的宗教观让美国人很难接受理性主义世界观,动辄爆发出宗教审判的虚假正义感。美国宗教信仰中最令人不解的是“末日论情怀”,他们认定最终归宿是末日后的天堂,而中国人认定现在身处之地才是生活意义所在,前者谋求被上帝提升,后者追求尽量享受当下人生。
你难道真的觉得美国人才代表人类正义和真理吗?他们能吗?!
【关于】天石,旅美地缘政治学家,在美国生活三十余年,创作时评数千篇,散见于海外报章和国内网络媒体。全面、平衡、包容、理性的观点、思想为海内外政界、学界与传媒界所称道。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