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

2020-09-06 13:45阅读:

说话的鱼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 舒淇

看《乘风破浪的姐姐》,学会了唱那首《大碗宽面》,最近看腾讯新闻出品的纪录片《时代我》,才知道这歌的词曲作者竟然都是吴亦凡。
相信对吴亦凡有偏见的人不少吧?若要评选“花瓶”男星,他上榜的可能性很大。
想想他每次说这首歌是自己写的都收获一片惊讶的画面,好笑中透着可怜。纪录片镜头里的吴亦凡看起来有一点陌生,节目跟拍的过程中他几乎都在为专辑工作,一腔热忱,混杂着一股抹不去的焦虑。一般人像他这样赚到大钱衣食无忧就不太会继续纠结于梦想,佛系的年轻人更不再奢谈什么人生追求,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甚至有一点老派,还挺叫人羡慕的。
他有一种笨拙的励志感,在当下的音乐市场,做音乐不亏钱就算是幸事,而他几乎每次都采用了顶级的制作团队,
不惜成本,说明他绝不是说说而已。尽管他的风格在国内遇到不小瓶颈,尽管这首《大碗宽面》的走红有阴差阳错的原因,终归令他拥有了一首出圈神曲。
吴亦凡的执念是用音乐证明自己,而舒淇的执念,是弥补童年的缺失。
《时代我》里,舒淇展现给人的是矛盾的双面,一面是如同我们见惯的豪爽孤勇,对于闯香港时所做的那些选择,没有一丝后悔;另一面的她敏感脆弱,第一次把那个小心藏起来的女孩展现于人前。
小时候的舒淇必须时刻调动全身的敏感来回避父母的语言和行动暴力,听到父亲骑车回家的声音、铁门打开的声音,哪怕在三更半夜,她也要立即躲起来。——但他们一家四口住在一室一厅,洗澡要去厨房洗,她能躲到哪里去呢?像极了恐怖片。
原生家庭给舒淇造成的恐惧和阴影,让她在十五六岁的时候离家出走。她觉得自己从来不被在意,出了车祸妈妈来看她也只是骂她,现在她想起来仍然愤愤不平:我很可怜,你骂我干嘛呢?她说自己长大了才开始喜欢粉红色、喜欢洋娃娃,这些给了她一种“童年”的感觉,因为她没有童年。
现在她试图理解一切,与世界和解,她说已经原谅父母,妈妈生她的时候只有18岁,几乎是小孩生小孩。她竭力为妈妈的失职找出一点理由,过去的凄惨就能削弱一点。而她的妈妈,在采访里也并不避讳往事,且一笑而过。——伤害你的人并不在意你的谅解,这就是为什么原生家庭的创伤永远无法愈合的原因。
还有陈其钢。陈其钢在《时代我》中说,所有的伤痛最后都会变成故事。
陈其钢是著名作曲家,北京奥运主题歌《我和你》的曲作者。人生近黄昏,他的独子因车祸离开了世界,他从此避世,搬到浙江的“躬耕书院”独自生活,漫山夜色中一盏孤灯,只有老蛤蟆同他对话。
他是纠结的,永远不可能走出伤痛,只有努力表现出平静。虽然他把儿子的东西全部封存不让这些情绪影响自己,事实上的影响显然已经无处不在。
然而陈其钢的人生并没有因此而停滞,强大的执念让他摒弃痛苦和自我沉浸,在安静的乡村积极健身,独自创作,即便已是业内泰斗,仍然虚心汲取年轻人的想法,他的故事除了让人肃然起敬找不到别的形容。
《时代我》每期都纪录了一个名人,视角没有那么宏大,用许多散碎的生活片段,呈现出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功成名就、风光无限的背后,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被内心微小的焦虑、执着所左右,奔波渴求梦想、追寻心内安稳。
大时代下的芸芸众生原来并无不同。他们所经历的、所执念的、不得解脱的,许多人都经历着、执念着、承受着,或许透过《时代我》,很多人会发现自己的同类,虽然问题不会因此有解答,已足够安慰。


预先写好、设定更新时间的此文被告诫有MinGan词迟迟出不来,最近忙,没空改写,各位见谅。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