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黑色是一种态度

2020-09-20 09:38阅读:

说话的鱼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山本耀司:我投下一枚炸弹》。
山本耀司是日本著名时装设计师,出生于1943年。至今他仍是一个帅老头,如果你看过他的照片,就会发现他从来都是一身黑,一张冷酷脸。
看这本书之前,我早已听闻山本耀司的大名,就像我听说过荒木经惟、森山大道、草间弥生、川久保玲、三宅一生、安藤忠雄一样,他们代表着当今的日本文化,已经不再是川端康成、谷崎润一郎所代表的日本了(虽然我更喜欢后者的作品),这是一个由过去的日本中走出来的新日本,一个现代的日本。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一方面吸收着西方现代的文化艺术,一方面又与传统的日本美学融合,并在世界舞台上取得了耀眼成绩。
这本书是山本耀司的随笔集,沿袭了他“一身黑”的风格,一黑到底的封面上,黑色带着凌烈肃杀、带着东方禅意扑进眼帘,四个白字:山本耀司。
山本耀司的父亲死于二战。所以他的记忆中只有一辈子辛勤做裁缝的母亲,他给人的一贯印象是冷漠。曾有人问他:黑色是什么?是模糊性别,还一种流动的暗涌?或是极致简约中,包裹着复杂深邃的灵魂?他的回答令人瞠目结舌:“黑色,就是我不打扰你,你也不要来烦我。”
黑色是一种态度



他很叛逆。他不是一个高级定制的操作者,只是一个精于自己手艺的裁缝。即使时尚产业成为一门生意,但天生的美感需要艺术品位来浇灌,他始终有自己的态度。
关于设计,山本耀司说,“设计是和这个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设计师是在创作,而不是在完成任务,从某种意义上说,拥有批判精神的设计师,无异于艺术家,只不过他们选择了衣服作为表达的语言。”
关于性感,山本耀司说,“时尚”不会让你变得性感,你的“经历”和“想象力”才能让你变得性感。而要想得到这些没有别的捷径,唯一的方法就是你得好好生活。
关于男装,山本耀司说,“我认为在男装设计中,精心地打造和搭配中最好再混合一点孩子气,一颗玩闹的童心。想要成为穿着得体、帅气的男人,必须同时具备两种品味。也就是说,打造光鲜精致的同时,也应该加入一些粗糙,不做作的要素。”
关于女人,山本耀司说,“很遗憾,对那些善用性别魅力的女人,我感受不到吸引力,可是在瞥见工作妇女的当儿,我不但崇敬之意油然而生,也想助这些在社会中求生存的妇女一臂之力。”他的女装并不刻意展现女性的曲线,不热衷于把女人打扮成洋娃娃,“当女性遁入自我领地,她根本不需要用性感来包装自己。”
书里有好几篇文章谈到了衣领、衣扣和衣兜,这些服装中最简单最常见的要素,它们该如何设计?为什么要这样而不能那样?在讲出自己的论断之前,他回到了小时候:“那时的口袋就像百宝箱,里面装满了东西。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好奇心。”
还有这样的话:“布料就像人一样,也有自己的生命,它会生长并老去。每一根线都有自己的生命,当布料被放上一到两年,经历自然收缩那样一个过程之后,才能显露出它本来的魅力,呈现出它深藏不露的美丽。”
这或许就是他最有魅力的地方。一个叛逆的山本耀司,一个匠人的山本耀司。
可惜我是个不适合穿一身黑的人。但是我想,他的衣服一定是衣柜里最不担心变型的那一件,也是任何需要高逼格出席的场合里最不怕丢分的那一件吧。
总之,这本书的观感非常两极。——所有关乎服装的文字都极精妙。那些面料垂坠质地牵连动感流线,拉链过于具体的阻碍和粗野,颈肩曲线与衣领之间为风而过的缝隙,一颗扣子令衣服成佛的关键位置……即便是我这样的外行人,都不禁由衷叫好。
但他感慨人生和女性的部分,却很偏执。张爱玲说,“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山本耀司也住在他的衣服里,他对人生的看法夹缠在东方与西方之间,正如他设计的衣服,带有一种固执己见的决绝。他对自己设计的女装的态度是:“女人啊,一生都做个女人吧。那种用某种头衔来包装自己的人生,你们不需要。”
我倒是很喜欢这种态度。有点意外。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