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间的一粒沙

2020-03-25 09:59阅读:
尘世间的一粒沙
我们是尘世间的一粒沙,大地是我们最后的归宿。我们随风而走,我们静卧休憩;我们测量大地的温度,我们倾听世间的秘密;我们堕入情绪的雾霾,我们穿越思维的阻碍。我们如一粒沙般卑微,我们又如一粒沙般真实,敏锐地感知人生变幻,不惊不惧,且喜且哀。

无聊
你会无聊吗?是人总有无聊的时候。但这些年无聊时光越来越少了。现在,我看着许多人无聊,一有空就玩手机,说废话,发红包。一时安静了,就闷得慌。
我想,艺术的诞生就是因为无聊,艺术安慰了无聊。娱乐也是,无论哪种形式的娱乐,总比无聊寂寞强。我想,应该创造一门无聊经济学,把安慰无聊作为一门新兴产业去做,这是我非常看好的,虽然零星的都有了,但缺乏系统性概括包装和整体推出。
把人类的无聊解决好,不仅是艺术问题,更是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厌倦
人之厌倦,始于疲累和单调。一旦人生了厌倦之心,则麻烦痛苦不断。
厌倦一个人,我们就会从心里生发抗拒、鄙视和冷漠。
厌倦一个职业,我们就会陷于无边的落寞消沉之间,对外界风云懒得理会,欲念与动力降至最低点。
厌倦一个社会,我们就会慢慢积蓄着冷眼旁观、极尽奚落和仇视分离的情绪,仇官仇富和民族主义交替的情绪让这个社会显得不怎么安全。

厌倦一种体制,就会觉得其他国家都好,就这个国家不好,恨不得政党崩溃、国家分裂。可这样是否可行,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却又茫然一片。
一切皆是不可知的厌倦情绪在作祟,以致让某些人的情绪陷入无端的激愤之中。我听着这类人的发言,不想说一句话。争辩是没用的,理并非越辩越明,因为厌倦情绪的介入,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已扭曲变形。

浮躁
世界变得浮躁,我也不可避免地浮躁。
我逃避不了浮躁,我也推动了浮躁。
浮躁是什么?它可能是诱惑,是担心,是内心的不甘寂寞,是表面的浮华和热闹。浮躁有着许多的包装,一层层拆开,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也逃避不了浮躁的浸润。
我把目光投入文字,我以为文字可以筑起一道玻璃墙,隔开浮躁的空气。但最后,我们发现,文字里同样弥漫着浮躁的气息。当全社会都陷入巨大的浮躁之中,有几个宁静的心灵在放牧文字?真正安静的文字,它来自天边,来自夜深的凝思,来自对现实的屏蔽,来自生活的回归。
文字如镜,照出了一代人的精神面貌。我们是这个时代流行文化的衍生品,我们很难走出时代,走出自己。
尘世间的一粒沙
彷徨
天气清冷,心情也清冷;窗外有阳光,心情也舒畅。睡眠不好,身体疲倦,看文字也累,看着屏幕久了头脑昏昏。想写几个文字,找不到感觉。文字如绢布,看似薄,却穿不透。
人是心情的动物。世界是块巨大的幕布。拉开,热闹场景上演;拉上,世界变得如此寂寞。世界纷繁着无数细节,它在我们心灵上留下厚重的投影。我们浑然无觉,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其实,我们从来摆脱不了外部世界对内心的渗透和羁绊。
世有桃花,就有了美好的想象;世有雾霾,就有了纠葛的目光。并非我们看不清世界,而是因为,对桃花的思念,遮挡了我们平静的凝望;对雾霾的埋怨,使我们迷失了突围的方向。

走神
有时,我读着一些严肃、思想活跃的读物,思绪难免会走神,眼睛依然在文字间,心却勾连上其他事物,一页读下来,不知道其意,也不知自己想了些什么,一切都是无意识的,走神是那么自由,处于失忆状态的飘游,犹如感冒状态下的恍惚,有些失重,找不到自己;有些轻灵,感觉空间里飘溢着自个的气息。
这种感觉很难准确把握,但不必为此苦恼,如果这本书值得一读,那就专注地再读一次。当我的心神集中,味道渐渐就出来了。句子里闪烁的思想火花,溅到了内心深处,触发了思绪,这个时刻真是美妙,悠游又开始了。我无法驾驭这种思想的酣畅,我更不能将其凝于一注,脑海里都是思考的碎片,杂乱无章却又个性淋漓,如果这时身边有个木桩,我真希望拿出长绳打上几个结,让它留在当地。但它们永远是飘忽的,它们从我的头脑里蹦出来,就不再属于我了。纵然我能捕捉到它的影子,他日回望,也是不知其所以然,大抵属于痴人说梦般的意识流而已。
我忐忑于自己的走神,直到有一天读到小说家乔叶的散文集《走神》,才释然。人家可比我大方多了,不仅承认自己走神,将“走神”抬举为标题书名,更有一番得意处在其间:或许,许多灵感,都是从走神中得来的。
仔细想想,岂止是思维、文字,也许,我的整个生活,都一直在走神之中。

慰藉
一个人不会游泳,不小心掉到深水里,手无意中抓到一根水草,他会紧紧抓住。这时候,水草就是他无意识间的希望,或者说,这是他的信仰。
一个人患了绝症,失去了希望。这时教会主动找上门,劝导他信仰基督教。在极度灰心绝望期间,宗教给了他慰藉。
佛教是超脱的,它从来不会主动面对人内心的虚弱和无助,它只等信徒来求拜;基督教却有着貌似主动助人,实则扩大布道范围的传统,它的主动布施,是其宗教不断得以深耕的原由。我们在反思基督教入侵的同时,更需反思本土宗教服务于人心的短板处。
这或许就是东方和西方文化的差异。东方文化内敛,重在个人修炼,关键在悟和自我约束;西方文化外延,重在以传教方式推行文化扩张,基督教义里暗藏了不少现代西方价值观。这是真正的文化入侵,宗教在前,人权居中,军事霸权殿后。
从某种意义上说,宗教是一种哲学,哲学是一种思维,也是一种价值、信仰。如果你相信,它就会给你带来慰藉的力量。如果你从来不信,它只是一阵风,从你的身边掠过,却从来不会留下影子。



戈月 202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