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艺凤老师学习经历

2010-02-18 21:23阅读:
1964年3月,生于河南洛阳。从小随父习筝,三年后登台,演奏的第一首筝曲是“幸福渠”。
  童年对筝的迷恋和音乐的热爱,使她超出了一般同龄儿童的灵气和天赋,1980年她考入河南平顶山市曲剧团,担任乐队中的古筝伴奏员,剧团的演出生活紧张而艰苦,剧团的演出剧目丰富多彩。紧张和艰苦的生活,磨炼了她的意志,丰富多彩的剧目演出,使她在戏曲音乐的海洋中畅流,戏曲音乐那优美的旋律、变化的节奏、以及极浓郁的韵味,均得到全面的吸收,使她的古筝艺术之根深深扎入民间音乐的土壤之中,吸收养料,充实自己。
  六年的剧团生活是紧张而艰苦的,她超越了一般女孩子难以承受的压力,同时又树立了一般青年人少有的事业心。剧团平均每年有二百天以上时间是在走街串乡的演出生活中度过,在一般正常情况下,每天演出一场,换场、赶路更显得紧张、劳累。樊艺凤除过行李、乐器之外,她还比别人多背了一个纸箱,装满了乐谱和书籍,什么语文,地理、历史、英语、音乐基本理论、视唱等等,每到一处,行李刚一放下,气还没有缓过来,即打开纸箱,拿出要看的书本,找一个避静的地方看书学习,经常是看书忘记吃饭,饿着肚子抱着乐器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去。
  她的古筝技术训练,没有一个固定的琴房,若在城市演出,住房条件好些的话,还有个练琴的场所,倘若在农村演出,住大房子睡通铺,只好在田间、地头、树荫下练琴。特别是严冬季节,双手冻得冰凉,手指不能弯曲,为了坚持训练,不得不借助热水袋的暖暖,或用温水搓手,为解决演奏前手指的僵硬问题……。
  六年中她随剧团演出,跑遍了河南地区、城镇山村、大街小巷,可以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她的许多学业就是在六年工作之外的假日和茶前饭后的休息时间完成的。六年业余时间内学完高中的语文、地理、历史、英语。六年的休息时间里,完成中等学校的业务科目:乐理,视唱练耳、和声基础及专业古筝演技。
  要说她学习乐理和视唱,还有一段不寻常的插曲。河南地方虽大,但要买一本书还很不易。为了有一本李重光编著的《音乐基本理论》教程,她每到一地,先跑书店翻书。大小书店全都找遍,终未买到,最后,托朋友借来此书,借期时间有限,只好动手将这本万言巨著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清抄下来,然后,逐字逐句地学习,并按照课本的要求,每章学习之后,写笔记,作习题。
  六年业余时间中,没
有钢琴协助练习视唱,单靠手中的一只单管校音器,按照标准音高推算模唱的办法,学完了四册视唱教程,为专业学习在基本音乐理论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她的古筝专业学习,自1981年起,投师于河南古筝演奏家赵曼琴门下。对一般学筝者来说,每周上课一次,这是按常规进行,条件方便者,每周两次课收效会更好的。樊艺凤由于工作环境和任务的不同,若遇剧团走街串乡巡回演出,上课时间就很难固定,说不定数个月才能得到老师的指点。由于特殊情况所致,老师为她不得不采取特殊的上课方法,平时以“书信”函授为主,对所布置的练习和乐曲,提出要求及其注意事项,从练习方法到乐曲解释等等,在信中均讲述得全面而清楚。她给老师的复信中,详细地将自己学习中的心得、收获、以及练琴中的困难、问题等,向老师汇报,敬请老师予以指导。倘若有较长时间的休假机会,她便去郑州集中一段时间,请老师上专业课,聆听老师的示范演奏,细细品其乐曲的韵味……。
  樊艺凤就是这样数年如一日与老师书来信往中求得了古筝演奏艺术的全面知识,为她后期的深造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这些珍贵的信件若编辑起来,是一部生动的筝艺教科书,是樊艺凤音乐生涯中最动人的画卷与诗歌。它凝结着赵曼琴先生爱才之心的心血和期望,它又是樊艺凤在筝艺道路上指路的光圈……我透过她那密密麻麻的手抄乐理书卷,翻阅那一封封函授书信,千言万语,感慨万千,我仿佛看到了樊艺凤在风雪中抚琴,书信变成了壮丽的画册,忽然风雪流失,眼前春光满园,耳中贯进了《高山流水》、《百花引》的流畅旋律……,这不是我的主观臆想,也不是幻觉的出现,而是一种本能的预感。她那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走、认认真真地攀,艺术殿堂的大门定会为她大开,迎接这位勤奋好学的音乐才子佳人……。
  1986年,她辞去了工作六年的剧团工作,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西安音乐学院,成为西北最高音乐学府的本科学员。金色的梦得到实现。她知道机会来之不易,需要抢时间加倍努力,争取时间,抓住机会…… 。第一年她向魏军老师学习潮州筝乐,第二年她向高自成先生学习山东等派的乐曲及演奏技巧,最后两年她向周延甲教授学习陕西秦筝演奏技法及现代筝曲的全面训练。曾获学校民乐比赛一等奖,一直保持了优秀的学习成绩,直至毕业,分配到陕西歌舞剧院歌舞团工作,条件优越,而她并没有满足,学校又推荐她考取了研究生,继续在周延甲教授及各科老师的培养下,勤学苦练,两年苦心钻研,终于开花结果,未来迎接她的,将是光辉灿烂的春天…… 。正象她的导师周延甲教授所说:“客观与主观,在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其决定因素常常是互相变换的。樊艺凤的进步,离不开青少年时期的经历,从最基层的一个戏曲团体到高等音乐学府的高层次;从一个小文艺工作者到硕士研究生。其文化知识、音乐修养、表演技巧都要进行多么大的转变和磨砺,樊艺凤都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樊艺凤,这位筝艺乐坛的“金凤凰”,就是这样,在风风雨雨中拍打着金色的翅膀,迎着春光飞起来的。未来对她来说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还要她努力去“求索”,继续发扬勤奋精神,在筝艺的广阔天空中自由歌唱,也希望音乐界众多的青年朋友,象樊艺凤那样,树恒心、立壮志、勤奋努力,学本领,走正路,为祖国、为人民,奉献最新最美的精神食粮,鸣奏壮丽的音乐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