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这个世界最伟大的爱

2020-10-21 09:20阅读:

苗靳婉青

青年舞蹈家

关注
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说法,胰腺癌晚期的妈妈,自从六月份确诊后,在我身上一直发生着巨大的痛苦,无数件事接踵而至,被组局、妈妈确诊、腰痛复发躺在床上很多天不能动弹、严重的发着高烧、脚崴了、然后肩膀莫名其妙的疼痛难忍已经一个月多有余,让我夜不能寐。

昨天下午跟小狮子聊了聊,然后抑制不住的痛哭失声,多像个无助的小宝宝,眼泪没干,楠楠带着女儿来上课,看见我眼泪汪汪,于是又是难以抑制的眼泪哗哗的流。

王黎来看我了,本来带我去香格里拉吃午饭,我说胳膊疼,想在家,于是王黎的妈妈做了麻食带来过来,我做了卧鸡蛋,喝了滇红,很惬意,阳光暖暖的照在眼睛上。

我问王黎,十年前,妈妈心梗的时候,我两点多做了噩梦醒来,梦到妈妈死了,结果四点多妹妹打来电话,说三点多妈妈心梗了,现在在医院抢救,我知道,妈妈爱我,她以我为荣,我一直也是妈妈的骄傲,我问王黎,我现在身上发生的事,能不能是替妈妈承担痛苦呢?王黎说:她相信。小狮子欣欣也说她相信。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么多痛苦,让我自己来承担好了,只希望,妈妈的最后的日子,能轻一些痛苦。

这个世界,是你的你不用挣,也是你的,不是你的,现在即使看上去很繁华,以后也守不住,因果定律,这个词,是我发明的。

楠楠的女儿上了一个小时多,樾樾才来,吓我一跳,又胖了,给她进行魔鬼训练,上午妈妈反馈,樾樾听我的,晚上回家没吃饭,我只希望,我身边的人,都好好的,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迹,自己的命里面都带着的。

头疼、肩膀疼痛难忍,昏昏沉沉,躺在床上几乎不能动弹,就这样,到了八点多,艰难的起来,抱着一堆物品下楼,打开热水器,蒸了麻食和昨天剩下的鸡蛋,热热乎乎的洗了澡,约了海军,下午继续去他那里,进行肩膀的第三次手术。
我一直在想,现在的我,就像《老人与海》的那个老人,一直在最艰难的日子,意志力顽强的活下去,我也会想,我就像是《我的章
鱼老师》那个被鲨鱼吃掉了一只触手的章鱼,用生命的400多天的100多天,默默的养伤,奄奄一息,奇迹一定会出现的,章鱼最后由苍白的皮肤恢复了颜色,并长出了一只小小的触手,章鱼在生命最后的日子来临,还不忘跟鱼群嬉戏用长长的触手,章鱼有她的使命,她需要繁衍后代,用尽了全部的精力、元气,又一次奄奄一息的被海水从洞穴里冲了出来,最后被追逐她一生的鲨鱼彻底的吃掉。

每个生命都有她最壮丽的过程,这是一份责任,妈妈很快的就要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但妈妈抚育了我,给了我向上奔走的力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