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开始面对自己的周三

2020-10-28 15:59阅读:

苗靳婉青

青年舞蹈家

关注
早早的不到八点就前往千佛山医院,路上吃了一个菜饼,喝了一碗汤,七元加五元,还行吧,总的来说还是自己家做饭好,可就是没这份心劲了。

最近这几天脑神经不是很疼了,肩膀和脑神经不活动的时候是不会打扰到我的,妹妹一直在用最大的勇气与意志力在陪伴妈妈,好几天没和妈妈说过话了,看到妹妹发来的视频,骨瘦如柴如同我小时候那个梦里面的场景。妹妹永远抱着希望,希望妈妈可以出现奇迹。奇迹一定会有,自己的意志力与上天的意愿吧。

给妹妹说过,放在家里的钱,爸爸妈妈的房子,她们的存款,哥哥不要,都给你留下。以前也是这样想,只是以前总想着逼着妹妹往上爬一下再爬一下,从那个圈子走出来,如果妹妹出来了,妈妈爸爸也就出来了,换了生活方式,心态、习惯,也许不会得这个病,但是妹妹没走出来这一步,留在家里,也是最好的陪伴了。

以前的确对妹妹太强求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妹妹也是。

晓溪进步了,这是我没想到的,因为她虽然艺考那时候是高光时刻,但一直没让我看出来她的能量,但今天的考试课,她出了新的作品,当然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长周期,我也希望妹妹也可以继续。

第一次脱离了朋友的关心去了医院,正规的拍了核磁共振,八点医生开了单子,缴费、取号,就等了一个半小时,这一整个上午,我都是楼上楼下的跑,去二楼等超声叫号,我的号150号,从负一层核磁共振预约取号后上来,就等号,九点二十多叫到我,医生很负责,扫描了很多次,说她们看不了,需要动运动医学的大夫,其他大夫找了也没在,于是告诉我去诊台告诉医生,要周五贾大夫的号,再然后跑到负一层等核磁共振的叫号。

其实等于我一直没正规的去过医院,需要光膀子,肩膀带着一个护具,躺下,耳朵塞入棉花球,让然后床进入到一个狭长圆形的狭小空间,各种轰鸣后,输送出来,去二楼等医生分析,片子没传上来,又跑到楼下问大夫,还顺便取回了浑然不觉丢失的耳机,再跑到楼上,贺医生说:肩膀的囊肿需要等周五的片子出来,下周三再来,没什么事的话,需要切除
或者打一针,告诉我去康复训练中心。说是肩膀有个地方撕裂,但是筋没断,有粘连的地方几处,给我开了药,问我是不是摔过,所以导致的筋包的形成,我说了,可能就是按摩或者正骨过的原因。

我的分析是,其实以前四十岁以后体重增加很多,也不习惯于热身,系统的训练几乎没有,我一直都是左手倒立,然后翻跟头的时候,左肩受力比较大,之后我不恰当的去做了颈椎正骨和揉筋,导致激活了我的损伤,集中的爆发,就像是我之前腰伤,没来没什么事,但是按摩以后,会痛的走不了路,喘气都疼。

医生说,不要按摩和针灸,否则会加重。今天我没说脑袋神经疼,我心里害怕呀,说了又要去拍片什么的。

医保卡其实待遇很好,超过一千五就可以自动报销了,也很简单,卡一直没怎么用过,给爸爸妈妈买过药在药店,给我在省中医花了二十多买过扭伤的中药,在中鲁医院开了一百多的中药,在之后就是在药店买了洗衣液、消毒液、眼贴、木耳什么的,所以卡里还有两万多。

这一周是考试周,忙完了,十一点十分,赶紧往学校走,到了的时候,十一点二十,开始考试,其实大三的同学还是有进步的,很积极很努力,晓童到了瓶颈期,我现在是力不从心,只能等我彻底好转,在帮她把剧目弄好。

天渐渐的凉了,想给自己买好的衣服好的鞋了,要瘦身,也嘱咐我的亲爱的苗苗妈妈要健康的生活习惯。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