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夺冠》背后的风景线

2020-12-01 08:58阅读:

苗靳婉青

青年舞蹈家

关注
应该是八三八四年前后,我在业余班学习班后,经常去爷爷打经的建设路一个杂货店去看爷爷,在那里,我看到了女排夺冠,在那里我和一起学舞蹈的女孩张红梅捉迷藏,在那里爷爷会给我打开一瓶罐头吃,在那里,我仍旧能享用爷爷对我的好。

爷爷对我的好,不是那种给多少钱,给多少物品,记忆里的爷爷,没有给过我什么充满仪式感的钱和物品,但是爷爷会给我做一个存钱罐,我会每个月从爷爷开支后的钱里面拿出一些,放入被钉子订上的木头盒子,爷爷在小学打经的时候,会有红缨枪,今早堂弟说起,在老丈人家里保存。

爷爷对我的爱是细微的,骑很久的车去二商店买刚刚时兴的夹心面包,爷爷会用我存的钱让老叔给我买一个收音机送来,爷爷从来没有对我说教与什么交流,以至于我至今也不清楚爷爷的经历,没听他亲自说过。但是记忆里的爷爷会做格瓦斯,会给我雕刻木头手枪,会带我去他的朋友家,我会骑着大黄狗,但是记忆里的爷爷包括奶奶的前世仍旧对我很神秘,只能去探索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前天看了女排电影《夺冠》,记忆深刻的时代,是否能拍得像我的童年记忆的模样呢?

第一就是像不像


陪练这个人是不存在的

袁伟民教练塑造不像本人气质,经历不同,塑造很难
训练完大年三十推开门,父母们包饺子,泪点,像极了我的童年
唤醒了我的记忆,逆转日本
好看在于,不拖延,节奏快,有变化,不延伸

学到了日本精神,但女排精神更甚


精神的力量

砸碎,辗压自己的

民族的精神
电影《美丽心灵》,数学家最后被承认,我也希望有这么一天,对我


影片走到2008断了感觉,以致于下午才再一次观看没有太多的泪点,但还是一部很好的电影


郎平:陈忠和,精神上的搏斗,想到前面

智慧走在前面,这是我们教育里面没有的


大国家队时代,如果五十个不够就一百个

复合型教练团队


不分主力和替补,只有一个主角,郎平,一个人的思维,她是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

不要让对方摸透自己


从无数条思维里找到最对的一条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