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汉侯爷他就这么“轴”

2018-03-12 19:58阅读:
这位汉侯爷他就这么“轴”
人们常以为性格“轴”是笨,是迟钝、固执、僵化和不懂变通,其实有时候,“轴”的个性成全了许多人的好名声。在这类特殊的人这里,“轴”变成了耿直不阿、清者自清的正面形容词。
西汉文景帝时,有这么一位,景帝封他塞侯,官做到御史大夫,他可真是“轴”摁门铃——“轴”到家了!他叫直不疑。
一轴——缺心眼就缺心眼喽
学而优则仕,仕而求富贵显达,这是封建社会年轻人一致的正途,最普通平常的人生追求,天经地义。可这位直不疑偏不,虽身在官场,却从=从未想着扬名立万。更叫人吃惊的是,他时时处处防备着出名,生怕做名人。为了不被人们注意,避免留下好名声,他专门想了个招,不管做官到哪里,权力有多大,他提醒自己千万千万不要标新立异,不做改变,不施新政,尽力全套照搬前任的办事规则。如司马迁说他的:“唯恐人知其为吏迹也”,——总担心人们发现他用了什么新路数、新政策。人说那你这当官为个啥呢?不缺心眼吗?他自有他的坚持,缺心眼就缺心眼。
二轴——说我盗嫂就我盗喽
直不疑官做到朝中的太中大夫。这一天皇帝主持众臣来朝议事,休息间隙,平时一位对
打开APP阅读全文
他颇不感冒的家伙,突然当众诋毁说,你们眼里瞧见的直不疑,相貌堂堂,正人君子,各位有所不知啊,他私下跟他嫂子有一腿,小叔子盗嫂,给他哥都敢戴绿帽子,可恶不?众同僚闻言齐刷刷将目光投向直不疑。却见他声色不动,气定神闲,仿佛那位诋毁的不是他是旁人。直到议事罢散朝出殿,他才云淡风轻地好像自言自语,说:“我乃无兄。”诸位有心人可以去打听一下,本大人压根就没哥哥,——何来嫂子可盗?!小人之言,不值一驳。
三轴——疑我偷钱就我偷喽
直不疑最早担任的是汉文帝刘恒的郎官。郎官能亲近天子,但因位阶不算太高,食宿享受不了独门独院,当时他是与两个同事三人共居一室。有一次,同室的一位请假回家探亲,走得急,错将另一位搁在匣子里的一锭金子装兜里拿走做路费。很快,没了金锭的这位就发现自己的钱不翼而飞,三个人,一人早回了老家,室中只有他与直不疑,这位认定,金锭肯定是直不疑偷拿了。这位眼睛盯着直不疑,言语中夹枪带棒讥刺他。明明自己遭冤枉,搁别人早跳起来了,直不疑却默默承受不作只言片语辩白。更奇葩的是,见失金者指桑骂槐没个停歇,直不疑居然外出用自己的财物换了一锭金子,回来一边向失主道歉一边如数将一定金子赔上。失主这边多少息怒,那边探亲的那位完假归来,一踏进室门忙不迭就先连连致歉道:哎呀呀二位仁兄,真是惭愧惭愧,只因小弟归心似箭,走时误将匣子金锭当成我的拿走,该打该罚呀!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锭金走到直不疑和失主面前,说:这金锭是哪位仁兄的,今如数奉还,还请多多包涵!这时的三个人,直不疑与休假返回者倒没啥,只见那失主脸涨红到了耳根无地自容,愧悔羞臊得不敢抬头看直不疑。
此事逐渐传开,包括文帝刘恒在内,朝野但有人提起直不疑,个个为他竖大拇指:人如其名啊,直公乃真正的正直厚道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