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太平军为何没斗过万余湘军?

2015-11-26 05:03阅读:
百万太平军为何没斗过万余湘军?
百万太平军为何没斗过万余湘军?
1862年初,清军再度围困天京。不过,这次围困天京的清军主力不是以前江南江北大营的八旗和绿营军,而是一支不在清军建制内的非正规军,即曾国藩招募并率领的湖南勇营,也就是晚清史上常说的“湘军”。为了支持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清廷为曾国藩提供了充分的人事调配权和物力保障,而曾国藩也是志在必得。
1861年【清政府计高一筹】
调整江南各省人事,确保曾国藩后顾无忧
1860年5月,清军的江南江北两大营再次被太平军攻破。江南漕赋重地由于江南江北两大营的崩溃而全部落入太平军手中,北京城内一时断供,舆论纷纷。
此时,正处于第二次鸦片战争之际,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咸丰皇帝仓皇“西狩”。1861年8月22日,咸丰病逝于热河行宫。11月20日,新皇诏令“钦差大臣两江总督曾国藩着统辖江苏、安徽、江西三省并浙江全省军务。所有四省巡抚提镇以下各官,悉归节制”。
曾国藩的这顶官帽,承载着“肃清东南”的责任与权力,戴起来并不轻松。清廷为配合曾国藩湘军集团作战,心照不宣地在全国范围内对相关的封疆大吏进行人事调整。特别是长江以南各省督抚,显然都与曾国藩湘军集团息息相关。不妨看看清廷当时对部分高官的调整:
两广。总督劳崇光因协饷不力被调离,换成和曾国藩关系很好的晏端书和毛鸿宾。之后,湖南人郭嵩焘担任广东巡抚。太平天国起义的发源地被曾国藩老乡牢牢控制,太平军想杀回老家,恐怕比登天还难。
四川。骆秉章(原湖南巡抚)调任四川总督,在长江上游为湘军协饷。他是楚军左宗棠的上级、湘军的友军。在出任之前,一直是湘军基地湖南的父母官,湘军出省后,为其筹兵筹饷,不遗余力。四川布政使刘蓉则是曾国藩同乡密友。这样,长江上游也被曾国藩势力严加控制。
湖南。继任湖南巡抚的毛鸿宾是曾国藩同年、旧交,完全遵守前任巡抚骆秉章所定规范和惯例,勤勤恳恳做好湘军的后援工作。同时,湖南又是太平军北上东下的重要通道,守住这里,太平军想回头去两广,已断去路。
湖北。巡抚、湘军元老胡林翼在当年秋天卒于任上,继任者严树森系胡林
翼一手提拔起来,绝对可靠。
湖广总督官文一向不谙政事,诸事决于家奴。他是刚刚逝世的湘军元老胡林翼的上司,能力稍逊,但经过胡林翼反复指点,对湘军也不会掣肘。湖北地处长江中游,也是湘军与太平军作战的主战场,双方在这里反复较量,互有输赢。
江西。沈藻祯经曾国藩密保,被破格提拔为巡抚。
安徽。巡抚李续宜是湘军名将李续宾的弟弟、曾国藩的老乡,绝对可靠。
江苏。李鸿章乃曾国藩的门生、幕僚,经曾国藩保奏为江苏巡抚,并命其组建淮军。
浙江。巡抚左宗棠为人正直,才华横溢,虽与曾国藩性格不和,但左氏顾全大局,心系国家,在为国为民之事上与曾国藩绝对一致。
赣、皖、苏、浙四省最高军政统帅不是曾国藩的亲信、学生,就是顾全大局的正派之人。清廷的这个战略布局,为曾国藩和湘军提供了最佳的战略环境和最没有后顾之忧的保障。至此,湘军决战天京的战略大格局已经形成。从战略上看,清廷已高出太平天国统治层一筹。
1862年初【曾国藩的谋划】
1862年初,曾国藩依“先剪枝叶、后拔本根”的战略调整,制定了以安庆为指挥中心,“三面出击、四路进攻”的战略计划。
三面出击
李鸿章在东,左宗棠在南,曾国藩坐镇指挥西面
东面,江苏巡抚李鸿章率领新练淮军分赴上海、太湖,与英法联军及常胜军共守上海据点,进军苏、常,一方面牵制苏州太平军李秀成部;另一方面保护上海“富甲天下”的财源;同时,李部从东面对天京以威胁。
南面,浙江巡抚左宗棠率楚军由安徽进浙江,收复杭州,与太平军李世贤部对峙;同时,左部从天京南面对天京以威胁,压缩天京防卫范围。
西面,为湘军主攻方向,曾国藩坐镇安庆大营,直接指挥作为主力的湘军水陆各军,兵分五路沿长江向东北,稳步推进,兵锋直指天京。其中,曾国荃部自安庆沿江东岸直趋天京;曾贞干部先在长江东岸清扫芜湖一带太平军,尔后迂回向北直攻天京;彭玉麟率水师顺江而下,协助陆师攻剿两岸太平军据点;鲍超部从青阳(今安徽青阳)进攻宁国府(今安徽宁国),打通安徽门户,通往江浙,从南部迂回天京;张运兰部守护徽州(今黄山市徽州区)。
四路进攻
其他三路紧密配合湘军嫡系中的嫡系曾国荃部
曾国藩详细筹划了湘军四路进兵会攻天京的计划。
南路,湘军主力曾国荃部先沿西岸攻取巢湖、和县,东渡长江后与彭玉麟水师攻金柱关,攻取芜湖后沿江东北上,从南面雨花台一带进逼天京。
北路,多隆阿部由江北进兵,经全椒、浦口,先攻浦口南面太平军九洑洲要塞,尔后渡江进逼城北和城东紫金山一带,断太平军北撤的后路。
东南路:鲍超部攻克宁国后,从句容、高淳方向进军,屯驻于天京之东南隅,配合曾国荃部。
东路:李续宜部自镇江向天京进兵(后因李续宜部被阻于湖北,改由驻守镇江的冯子材部和鲍超部一同负责)。各军遥相呼应,互为依托,使整个战场联成一气。这个战略部署极其稳健、慎重周全。
实战给力
左宗棠进军浙江,李鸿章稳住了上海
1861年底,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部攻占浙江大部,并威胁湘军腹地江西,有截断湘军后路之虞。清廷频催各军援浙,左宗棠更是一心想攻入浙江夺回老地盘。曾国藩顺势开辟了浙江战场。
1862年初,太平军忠王李秀成部以苏州为基地第二次进攻上海。为及时扩大湘军饷源,曾国藩派李鸿章率新练淮军从安庆乘坐洋人火轮船隐蔽奔赴上海,并在苏南展开攻势,开辟苏南战场。
苏浙战场的开辟,一方面扩大了湘系集团的实力,保住了江浙的饷源之地,并不断攻城略地;另一方面牵制和分散了太平军回援天京的兵力,有效配合了湘军主攻天京。
1862年3月1862年5月【湘军东进】
曾国藩虽然谋划了三面出击的总体布局,但直捣天京、拔其本根才是战略重心和目标,这一主要任务由曾国藩坐镇指挥、曾国荃具体组织实施。
“曾铁桶”东征天京,两月即兵临城下
1862年3月24日,新擢升为江苏布政使的曾国荃意得志满,带领新募湘军1万余人自安庆出发,拉开了东征天京的序幕。彭玉麟、鲍超、曾贞干等部也随之而动,相互呼应配合。剑锋指向天京外围。
5月26日,曾国荃部的前锋抵扎江宁镇的板桥。曾国荃勘察天京外围的地形之后,认为应该首先攻克天京南面的秣陵关。
28日,太平军守关将领慑于湘军声威,献关降敌。29日,大胜关太平军担心湘军长期围困大胜关,乘夜纵火毁垒,放弃了大胜关要隘。湘军遂一举进占大胜关、三汊河。
为策应孤军突进的陆师,彭玉麟亲率水师主力从金柱关急速沿江而下,与曾国荃军会师。5月30日夜间,曾国荃一部配合彭玉麟水师进攻江心洲太平军阵地。后来,湘军水师派出部分兵力突击登洲,之后又在芦苇之中偷袭太平军营垒。天京上游的太平军各据点尽数被湘军肃清,彭玉麟水师趁机进泊天京护城河口。
当彭玉麟水师还在江心洲激战之时,曾国荃不顾曾国藩一再令其暂缓进军、避免孤军深入的命令,大胆率湘军主力万余人进抵雨花台南侧,与雨花台的太平军石垒直接对峙。此地距离天京城垣已经不足几公里。
曾国荃部3月下旬从安庆出发,仅两个月就兵临天京城下,似乎所向无敌,进军速度之快令人惊奇。其时,太平军各路援军驰援天京,已胁迫到曾国荃部,曾国荃却死活不挪其位,铁心要夺攻克天京的首功。因此,他也落了个“曾九呆子”的诨名。
太平军一盘散沙,高层各自为阵
自二破江南江北大营之后,天京周边安全形势反而一直下滑。1862年1月底,清江南提督李世忠部一举攻克江北天长、六合,2月初又乘势进陷江浦、浦口两城,再次直接威胁天京北部安全,牵制了天京太平军对于其他各战役方向的增援。待到5月,湘军兵临城下之时,太平天国的内政一片混乱。洪秀全不理政事,朝政实际上由天王的哥哥洪仁达负责。
忠王李秀成势力强大,号称拥有百万大军,与其弟侍王李世贤互相配合,全力经营苏浙,基本控扼了天京下游的江浙一带。李秀成很是瞧不起昏庸无能却把持朝政的洪仁发、洪仁达兄弟二人,屡次奏请改革朝政。李、洪双方相互猜忌,矛盾逐渐激化。为制衡忠王李秀成,洪秀全封陈坤书为护王。李秀成满怀怨愤,只得专心经营自己的苏福省。
英王陈玉成在庐州(今安徽合肥)被困后,兵力本已孤单,后又派遣扶王陈得才部远征中原,兵力更加分散。长江上游沿岸布防的各据点部队原属陈玉成辖下,但陈玉成困扼庐州,处境艰难。沿江太平军各据点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无法相互配合并连成一气。
顾王吴如孝部驻守江北天京上游的巢县、含山、和州一带,沿江西向长江上游警戒,防卫范围太大,兵力显得十分空虚。辅王杨辅清部在皖南宁国与清军鲍超部一直对峙,无法抽身回援天京。
显然,天京高层思想不统一,太平军缺乏统一的组织指挥和有效的制敌对策。面对湘军凌厉的东侵攻势,天京最高层并未认真筹划天京上游江东沿线敌主要进攻方向的防御,而是将战略防御重点放在江北战场。(解放军生活杂志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