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公主:在金朝受尽侮辱,逃回南宋,又被皇帝哥哥处死

2017-05-18 06:07阅读:
最惨公主:在金朝受尽侮辱,逃回南宋,又被皇帝哥哥处死
最惨公主:在金朝受尽侮辱,逃回南宋,又被皇帝哥哥处死
公元1127年二月,金朝废掉了宋徽宗和宋钦宗,还将宋朝的皇室、大臣、妃子数千人押到金朝,史称“靖康之耻”。好在钦宗的弟弟赵构得以逃脱,建立了南宋政权,为宋高宗。
宋朝皇室被押到金朝之后,受尽凌辱,皇室女性更是成了金人发泄兽欲的工具,宋高宗的发妻邢氏、母亲韦氏、妹妹柔福帝姬也在其中。柔福帝姬不善于逢迎,得罪金太宗,被发配到上京浣衣院。
按理说柔福帝姬应该在金朝受苦,但多年后,柔福帝姬却回到了南宋。有一天,宋军剿匪之时,俘虏了一名女子,该女子说自己叫柔福帝姬,是高宗的亲妹妹。宋军见她神色镇定,气质也像公主,把她送到临安。
高宗一个人在南方生活多年,见到妹妹回来,十分高兴。但与妹妹太多年没见,妹妹之前的样子都不记得了。为了辨别真假,高宗找来老宫女盘问柔福帝姬,柔福帝姬都一一回答。唯一让人怀疑的是她有一双大脚,不似之前的柔福帝姬那般小巧。
最惨公主:在金朝受尽侮辱,逃回南宋,又被皇帝哥哥处死
柔福帝姬说:“我在金朝做苦力多年,脚变大是正常的,更何况我被押往金朝时年纪尚小。”高宗听后,疑虑全消,将她封为福国长公主,还将她赐婚给永州防御使高世荣,嫁妆一万八千缗[mín]
后来,南宋与金朝签订“绍兴和议”,高宗的母亲韦氏得以回到南宋。高宗见到母亲喜极而泣,将母亲封为显仁太后。当高宗把柔福帝姬的事情告诉韦太后,韦太后神色大变,说:“柔福帝姬早就死在金朝了啊
,现在这个是假冒的!”
最惨公主:在金朝受尽侮辱,逃回南宋,又被皇帝哥哥处死
高宗马上派人去查,没想到这个柔福帝姬竟是假冒的。假的柔福帝姬在严刑拷问之下,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原来,她并不是什么公主,真名叫静善。汴京攻破之后,静善在路上遇到一位名叫张喜儿的宫女。张喜儿觉得她长得很像柔福帝姬,讲了好多皇宫里的事给她听。
由于战乱,静善三次被人拐卖,最后被迫嫁给一个小土匪。宋军剿匪之时,发现了她,为了保住性命,她谎称自己是高宗妹妹。高宗知道真相后,将静善斩首,连先前被赐婚的高世荣也被免官。
静善死后,民间传言四起,有人说静善就是真公主。据史学家分析,高宗杀得也可能是真公主。因为韦太后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在金朝时,韦太后受到金人各种凌辱、糟蹋,怕柔福帝姬说出自己的丑事,只好在高宗面前诬陷柔福帝姬。《四朝闻见录》、《随国随笔》都记载了这样的说法。
最惨公主:在金朝受尽侮辱,逃回南宋,又被皇帝哥哥处死
更有说服力的是,柔福帝姬初回宫时,太监冯益和一些老宫女都认定她是真公主。而且,古代欺君是大罪,一般人没有十足的把握,也不敢这么做。柔福帝姬后来承认自己是假公主,多半是受不了严刑拷打,迫不得已承认的。(来源:偷窥历史)
链接:
大宋第一奇案,唯一从金国逃回公主十多年后变成“假”的,啥情况
大家应该比较清楚,金庸先生的大作《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与杨康的名字由来,那是为了铭记一段过往:“靖康之耻。”
与“靖康之耻”有关连的,就是北宋末年的两个皇帝宋徽宗赵佶与宋钦宗赵桓。
让宋徽宗去当皇帝实在是天大的浪费,也是老天对宋王朝开的一个恶意玩笑。
这位皇帝老兄的天分实在是太高了,无论是诗词典籍、还是骑马射箭,他都样样精通,尤其是在书画上的造诣,可以说是古往今来皇帝中的第一人,只是唯独在治理国家上他是一窍不通的,这显然又是一个放错了位置的帝王。
可想而知的,由他引导下的宋王朝这艘大船迟早是要撞上冰山的。
宣和七年(1125年),冰山来了,名字叫做金国。
金国军队在宋人的领土上,简直就是在自己家般轻松,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抢就抢,连宋人的京城汴京(今开封)都给围了,势头猛的不要不要的,见到这架势,宋徽宗可是吓坏了,二话不说,就把皇帝座位丢给了儿子赵桓,即宋钦宗,自己则像是受了惊吓的驼鸟躲进后宫,再也不闻天下事了。
幸亏地,由主战派大臣李纲大力维持,金人无法得到更多的好处,签下“城下之盟”后撤军北归。
宋钦宗赵桓上台才一年多点,靖康元年(1126年),冰山又来了。
金国军队再次顺利蹦跶在北宋土地上,更为凶猛地金人又一次将汴京(今开封)给围住了。
这一次就没有“狗屎运”可走了。
靖康二年(1127年),金军攻破汴京,一股脑儿地将宋徽宗、宋钦宗二帝及其妃子、皇子公主、宗室大臣抓了个现行。
金人也不客气,总共俘虏了三千多宋朝人员,并且还将他们都“请”到了金国老家去做客。当然,以宋代官方的说法,这场“靖康之耻”悲剧,就是宋朝皇帝的一次“北狩”,即去了北方狩猎。至于是打猎呢,还是被猎呢,那就模糊不清了。大宋第一奇案,唯一从金国逃回公主十多年后变成“假”的,啥情况
这次被押送往金国的宋王室人员中,有一位叫做柔福帝姬的公主,就是本篇的主人公。
柔福帝姬,小名叫做多富,又名媛媛,是宋徽宗的女儿。
柔福帝姬的生母是王贵妃,曾经是宋神宗赵顼皇后向太后宫中的侍女押班。宋徽宗还是在做王爷时,经常地跑到向太后那去请安,一回生二回熟后,王美女就和宋徽宗勾搭上了。等到宋徽宗当了皇帝,自然也就是把她收到了身边。
王贵妃一共给宋徽宗生下了三男五女,柔福帝姬在五个女儿中排行第四,宋徽宗中的三十四个女儿中,她排行第二十位。大宋第一奇案,唯一从金国逃回公主十多年后变成“假”的,啥情况
柔福帝姬起初封的是柔福公主,后来北宋朝廷为仿照周代的“王姬”称号,就把“公主”改做了“帝姬”。
柔福帝姬先前的日子过得应该是无忧无虑的,享尽了荣华富贵,可惜金人来了,靖康之耻爆发了,柔福帝姬也成了俘虏,当年她才十七岁。柔福帝姬被押往金国后,基本上也就没有了什么音讯。
宋朝这边,徽、钦二帝去打猎了,北宋就此玩完,宋徽宗的第九个儿子赵构麻利地在南方建立起了南宋王朝。
宋高宗赵构除了逃避金人追捕能耐大外,也就不剩下什么了,也只能是在“暖风吹得游人醉”的情怀中,“只把杭州当汴州”了。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已经两年多不在人们视线的柔福帝姬有了身影的闪现。
宋将韩世清在一次蕲州境内的针对土匪刘忠的剿匪活动中,虏获了一个气度不俗的女子。该女子声称,自己就是柔福帝姬,为金人俘虏押往金国后,乘着金人有所懈怠逃脱,返程途中又是被土匪抢掠去,幸得官军神勇,攻破土匪,才得以得救。
韩世清一个人承担不起,找来蕲州守臣甄采一道询问,柔福帝姬一时对答如流,没有任何破绽。两人当然做不了主,只得向上汇报,由皇帝裁决。
柔福帝姬的突然出现,令得宋高宗赵构也是一头雾水,为了辨别真相,他特意派了内侍首领冯益、宗妇吴心儿前去察看。
冯益曾经在王贵妃身前服侍过,还是宋高宗当康王时的内侍,既对宫中情形有所了解,对柔福帝姬的情况也有一定程度的知晓,也不愧是个合适人选。
冯益、吴心儿见到柔福帝姬后,发现这个女人确实跟柔福帝姬长得很像,而且对宫中的那些旧事秘闻也知道的很多,回答起来有模有样。因此,两人认为,这位柔福帝姬是真的。
宋高宗知道后,马上召见了柔福帝姬。两人对答中,宋高宗也没发现柔福帝姬有什么异样,各种行为表现得很是得体,只是这位柔福帝姬生就了一双大脚,让人有些怀疑。大宋第一奇案,唯一从金国逃回公主十多年后变成“假”的,啥情况
对这个疑点,柔福帝姬给出了满意的答复:“金人对俘虏一味驱赶,就像牛羊一样,我四处奔波,走遍各地,脚怎么能够和以前一样呢?”
听了解释后,宋高宗消除怀疑,把柔福帝姬迎进了宫内,封她了为福国长公主。
宋高宗对这个归来的妹子还不错,建炎四年(1130年),宋高宗把柔福帝姬嫁给了永州防御史高士荣,据一些史书记载,当时她的嫁妆达到了一万八千缗,简直是“羡杀了旁人”。
然而,十多年后,事情却是有了很大的转折。
绍兴十一年(1141年),宋金达成“绍兴和议”,之后宋高宗的生母韦太后被金人放归。
韦太后回来后,听说了柔福帝姬的事,却一口咬定,这个柔福帝姬是冒充的,真正的柔福帝姬早就死在了金国。
依据韦太后的说法,柔福帝姬被押送到金国都城上京(今黑龙江宁安县西南)后,就她和韦太后一起分配到了浣衣院。大宋第一奇案,唯一从金国逃回公主十多年后变成“假”的,啥情况
浣衣院,这个地方,名义上是女人们从事洗衣等劳役的地方,实质上也是供金国皇族人员选用女人的地方,具体内容极其的儿童不宜,你懂的。
柔福帝姬后来被盖天大王完颜宗贤选中,成了完颜宗贤的女人,之后又不知是什么原因,完颜宗贤又把柔福帝姬赏给了五国城中一个叫做徐还的汉人。约是在在绍兴十一年(1141年),即宋金和议那年,柔福帝姬适时地死了,年龄仅有三十一岁。
事情似乎已经很明了,经过对“假”柔福帝姬的严刑审问,答案出来了。
“假”柔福帝姬,名字叫做静善,是汴京乾明寺的尼姑。汴京城攻破后,她被虏掠到北方,途中巧遇王贵妃宫中的宫女张喜儿,因而也就得知了宫中的许多秘闻,尤其是有关柔福帝姬的事情。
因为听张喜儿说自己跟柔福帝姬长得像,静善因此上了心。静善曾多次被人拐卖,后来为刘忠所得,嫁给了一个小土匪。官军剿匪,静善被抓,为了活命,就说谎称自己是柔福帝姬。没想到,真蒙骗到了一大帮人。
恰巧的,这时候徐还的父亲徐中立,皇宫内侍李楑也从金国跑了回来,两人言之凿凿,柔福帝姬早就死在了五国城。
真相大白了,静善自然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审问清楚后,她被重杖打死,所赐金银和地产全部被抄没,“驸马”高士荣爵位被剥夺。先前察验的冯益和吴心儿,被发配昭州监管。
事情到了这里,本应该结束了,可是还没完,柔福帝姬的真假,还是有着很多猫腻存在。大宋第一奇案,唯一从金国逃回公主十多年后变成“假”的,啥情况
后来就有人认为,被杀的柔福帝姬是真的,因为“韦太后恶其言在虏隐事,故亟命诛之”(《随国随笔》),《四朝闻见录》里说的也很透彻:“后与柔福俱处北方,恐其讦己之故,文之以伪,上奉母命,则固不得与之辩也”。
韦太后在金国那段往事实在是不堪回首的,经历了许多“不为外人道”,有着诸多的肮脏交易,而这些曾与她一起共过事,甚至共过夫的柔福帝姬是知晓得一清二楚的,为了维护自己的体面,杀人灭口的事她也是能做得出来的。这样一来,真的柔福帝姬也就只能是假的了。
有一种说法,韦太后先前还是被盖天大王完颜宗贤选中过,与柔福帝姬有着同一个老公,那可真的是没活路可走了。
而且,在对冯益与吴心儿的最终处理上,也很是值得玩味,冯益后因与韦太后联姻,吴心儿因是宗室妇女,都被叛为了无罪。以两人在宫中的多年阅历以及对人情事故的领悟,竟然还会看走眼,而且,一个冒牌货只是凭借着一些道听途说就能将皇宫中的一大帮人以及两个宫中旧人给忽悠了,实在是太难让人信服了。
所以,评价这一事件,最好的判词,就是《红楼梦》里甄士隐在梦幻中以及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中所见的那副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亦无。”(原创:野狼文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