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湘云醉眠芍药裀文学意境探源

2020-01-13 20:56阅读:
憨湘云醉眠芍药文学意境探源
土默热
《红楼梦》作者乃是写景状物的高手,书中所写美景雅事不计其数。如果问读者书中哪一个场景写得最美,大概多数人都会首推“史湘云醉眠芍药裀”一节——
故事见《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呆香菱情解石榴裙》:话说宝玉、宝琴、平儿、岫烟同一天生日,适逢贾母、王夫人不在,姐妹们便自己张罗祝贺,齐聚芍药栏红香圃,筵开玳瑁,褥设芙蓉,喝酒行令,肆意取乐。湘云性急,早和宝玉吆喝着划起拳来。只见满厅中红飞翠舞,玉动珠摇。起席时,倏然没了湘云。大家只当外出自便,谁知良久不回,便使人各处寻觅。一个丫鬟回话:“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
众姐妹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磴子上,业经香梦沈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掉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嚷嚷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搀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嘟嘟囔囔道:“泉香而酒冽,玉盏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本文倒不是要研究这个场面写得有多美,而是要探讨一下史湘云醉卧“芍药裀”的文学意境来源。顾名思义,所谓“芍药”,当指芍药花的花瓣,关键是这个“裀”字,在古文中本义指夹衣,引申通“茵”,即褥子或床垫。汉司马相如《美人赋》就有“裀褥重陈”的描述,宋张镃《如梦令》中也有“帘卷,帘卷,飞上绣裀不见”之句。合“芍药”与“裀”,就是指史湘云醉眠时把飘落的芍药花瓣当做了床垫。
在我国古典文学作品中,“裀”字常被文人使用,但用花瓣做的“裀”,却并不多见。考历代文学作品,最早见于五代王仁裕所著《开元天宝遗事》,其中有关于“花裀”的记载:学士许慎选
……多与亲友结宴於花圃中,未尝具帷幄,设坐具,使僕僮辈聚落花,铺於坐下。慎选曰:吾自有花裀,何消坐具。’”意思是,许慎选学士常于春日在花圃中摆宴,从不放置坐具,而是将落花铺于地上让客人坐。他解释说:我有天然的花裀,何必再要那俗人用的坐具呢!
这件关于“花裀”的韵事出于《开元天宝遗事》。《开元天宝遗事》记载的是唐朝开元、天宝年间的逸闻遗事,多与唐玄宗、杨贵妃风流韵事相关。那么在唐玄宗与杨贵妃的轶事中,是否有关于“花裀”的风流韵事呢?让我们来看一首宋代诗人史浩的词《采莲衮/采莲令》:“有珍馔,时时馈。滑甘丰腻。紫芝荧煌,嫩菊秀媚。贮玛瑙琥珀精器。延年益寿莫拟。人间烹饪徒费。休说龙肝凤髓。动妙乐、仙音鼎沸。玉箫清,瑶瑟美。龙笛脆。杂还飞鸾,花裀上、趁拍红牙,馀韵悠扬,竟海变桑田未止。”
此词写的是皇家宴饮群臣的故事。词上半阙极力渲染君臣宴饮的丰盛精美场面,下半阙则转入到渲染瑶台仙境:酒酣耳热之际,仙音妙乐合奏,箫声、笛声、瑶瑟声和鸣,让人如入云端般飘飘然。皇帝坐在用落花铺成的“花裀”上,亲自和着丝竹音乐节奏,轻轻拍着红牙(檀板——乐队定场乐器)。当宴毕乐止后,缭绕的余音,竟历经沧海桑田还未消失!学界多认为,此词是以唐玄宗的梨园雅事为生活原型创作的。看来,唐玄宗这个风流皇帝、梨园始祖,竟然就有在宴饮之际,坐在“花裀”上拍红牙,指挥梨园弟子演奏仙乐的风流韵事。
由此联想到《红楼梦》中关于史湘云醉眠芍药裀的描写,脂砚斋曰:“看湘云醉卧青石,满身花影,宛若百十名姝抱云笙月鼓而簇拥太真者”——诚哉斯言。显然,书中这段关于“芍药裀”的描写,是从开元天宝间“花裀”的故事化出的。“泉香而酒冽,玉盏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湘云醉眠中之这个酒令,也与梨园宴饮场面不无关系。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红楼梦》的作者乃是洪昇,《开元天宝遗事》是《长生殿》的取材来源,唐玄宗梨园宴饮的风流雅事,当然是洪昇创作《红楼梦》时非常熟悉也热衷模仿化用的文学典故。
2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