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红楼梦》书中雪浪笺出自薛涛笺——转载逐风文章《雪浪笺与雪浪纸》

2021-11-24 20:27阅读:

土默热红学

另类红学不等于曲解《红楼梦》,而是正确还原《红楼梦》。

关注
《红楼梦》书中雪浪笺出自薛涛笺
——转载逐风文章《雪浪笺与雪浪纸》
土默热按:
老土本想写一篇关于《红楼梦》中“雪浪笺”出自“薛涛笺”的文学解析文章,但迟迟未动笔。后在网上查到有署名逐风者撰写的文章《雪浪笺与雪浪纸》,完全符合老土的意思,也就没必要做重复劳动了。现将逐风先生的文章转帖如下,供广大博友阅读欣赏。
《红楼梦》作者有意以“雪”易“薛”、以“涛”代“浪”,将“薛涛笺”改写作“雪浪笺”,其实也不是灵机一动的临时起意,而是作者撰写此书的惯用技法。君不见书中“雪浪纸”的解释者薛宝钗乎?作者为其取名也是以“雪”易“薛”、以“钗”代“簪”嘛。
这是《红楼梦》作者洪昇的惯用手段,目的在于掩盖文学创意出自《长生殿》“钗盒情缘”的真相。《红楼梦》故事中出现的“慧纹”,其实也是“回文”的同音改写,暗喻洪昇创作的另一部戏剧作品《回文锦》,如此改写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隐晦作者托名著书的真相。
洪昇在书中如此表现的人和事多多,可参阅聂桥先生《从改诗看红楼梦创作技法》一文,便知这其实就是小说创作的一种创意和技法而已,背后并没有什么“微言大义”可猜。当今红学界很多学子对猜笨谜乐此不疲,建议这些红友学一学逐风这种治学态度和研究思路。

[转载]雪浪笺与雪浪纸
转载 2018-02-03 19:16:31
原文地址:雪浪笺与雪浪纸
作者:逐风
庚辰本第38回:又有顿饭工夫,十二题已全,各自誊出来,都交与迎春,另拿了一张雪浪笺过来,一并誊录出来,某人作的底下赘明某人的号。
庚辰本第42回:宝玉道:家里有雪浪纸,又大又托墨。宝钗冷笑道:我说你不中用!那雪浪纸写字画写意画儿,或是会山水的画南宗山水,托墨,禁得皴搜。拿了画这个,又不托色,又难滃,画也不好,纸也可惜…”
1. 周汝昌的解释
较为广泛流行的说法来自周汝昌的《红楼梦辞典(87年第一版)》广东人民出版社:雪浪笺:一种有波浪形暗纹的诗笺。雪浪纸:一种优质的宣纸,适于画山水、树石。
问题是,查遍已有文献,古人并没有雪浪笺与雪浪纸的记载。这个名称应该是《红楼梦》独创的。而波浪形暗纹优质的宣纸的说法仅仅是一种猜测。
2. “雪浪笺就是薛涛笺雪浪纸就是薛涛纸
也有很多人已经指出这里的雪浪,就是薛涛雪浪笺就是薛涛笺雪浪纸就是薛涛纸很容易看出的谐音,的同义。【甲夹批:隐字】(第4回)。另外薛涛这个名字在《红楼梦》中出现过。见第2回: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如前代之许由、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薛涛、崔莺、朝云之流。
《尧山堂外纪》 卷三十二:【薛涛】字洪度。本长安良家女,父郧因官遇蜀而卒,母孀,养涛及笄,以诗闻,侨止百花潭,躬撰深红小彩笺,裁书供吟,蜀中才子既以为便,后减诸笺亦如是,特名曰薛涛笺。
《资暇集》唐·李匡乂:薛陶笺:松花笺,代以为薛陶笺,误也。松花笺,其来旧矣。元和初,薛陶尚斯色而好制小诗,惜其幅大不欲长,乃命匠人狭小之。蜀中才子既以为便,后减诸笺,亦如是,特名曰「薛陶笺」。今蜀纸有小样者皆是也,非独松花一色。
薛涛笺古时是很出名的,与王羲之的字帖齐名。
《小窗幽记》明·陆绍珩:少陵(杜甫)诗,摩诘(王维)画;左传文,马迁(司马迁)史;薛涛笺,右军(王羲之)帖;南华(庄子)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
《红楼梦》为闺阁昭传,既然苏惠的回文锦在《红楼梦》中能以苏州慧娘的慧纹写出,著名的薛涛笺在《红楼梦》中也同样能够以雪浪笺写出。
还有人怀疑薛涛笺纸张小,一张笺上誊录不下十二首七言律诗,其实,薛涛笺也很有可能在明清已经成为优质纸张的代称,在明代《鼓掌绝尘》、《山水情》中,薛涛笺是可以写下几百字的。
《鼓掌绝尘》·()古吴金木散人编:那小姐擦着泪,便向灯前展开薛涛笺,磨起松烟墨,蘸着霜毫笔,不假思索,信手写道: (写下300多字)
《山水情》明·佚名 :遂在卿云案头翻了一回,拣出一卷纸来,仔细看时,恰好都是薛涛笺儿,取一张来摊于桌上,挑明了灯,援笔沉吟,写一个题头于笺首云:(写下270多字)
薛涛纸的用法也见于前人著作。
《枫窗小牍》宋·百岁寓翁:书卷皆薛涛纸所抄,惟今朝字误作金朝。徽庙恶之,以笔抹去,后书竟如谶入金也。
《牧斋初学集》:美人如花活花里,娇憨那复知作使。临妆懒学文君眉,当筵解劈薛涛纸。
另一个证据来自戚序本,戚序本全名为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原由乾隆进士德清戚蓼生所藏并序,约在光绪年间桐城张开模得到它的一个过录本,后归俞明震,俞以之赠上海有正书局老板狄葆贤,据以照相石印,题为《国初抄本原本红楼梦》。一九一一至一九一二年上海有正书局出石印大字本大字本中均为薛涛笺薛涛纸有人说戚序本中的薛涛笺薛涛纸是抄错了,但更可能的是作者在后期修改中改成了隐晦的雪浪笺与雪浪纸。

《红楼梦》书中雪浪笺出自薛涛笺——转载逐风文章《雪浪笺与雪浪纸》
《红楼梦》书中雪浪笺出自薛涛笺——转载逐风文章《雪浪笺与雪浪纸》
戚序本中的“薛涛笺”和“薛涛纸”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