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金瓶人物鉴:潘金莲何时对丈夫起下杀心

2021-02-07 12:24阅读:

关若云

90后中学思政老师一枚

关注
金瓶人物鉴:潘金莲何时对丈夫起下杀心
金瓶人物鉴:潘金莲何时对丈夫起下杀心


文 / 关若云


假若一个人有自己的买卖生意,还有个当官的兄弟,家里还有个漂亮的老婆,这样的人生应该挺得意,但谁能想到,这个人竟然是武大郎。
我们今天就通过被人们誉为天下第一奇书的《金瓶梅》一起看看此书中的武大郎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象。
1.委曲求全换不来真爱情
我们先看一下《金瓶梅》中通过别人口述中的武大郎的形象:


“人见他为人懦弱,模样猥蕤,起了他个诨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俗言其身上粗糙,头脸窄狭故也。”


(潘金莲)心下思量道:“一母所生的兄弟,怎生我家那身不满尺的丁树,三分似人,七分似鬼,奴哪世遭瘟,撞着他来!”


王婆哈哈笑道:“我好叫大官人得知了罢,她的盖老(丈夫)便是街上卖炊饼的武大郎!”西门庆听了,跌脚笑道:“莫不是人叫他‘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么?好一块羊肉,怎生落在狗嘴里!”王婆道:“便是这般故事,自古骏马却驮痴汉走,美妻常伴拙夫眠。月下老偏这等配和。”


我们通过以上三处描写不免可以推断出武大郎的三个基本信息:


1.个子矮小又丑陋。
2.在当地经常被人嘲笑和欺负。
3.和潘金莲的婚姻并不般配。


事实确实如此,人们欺负嘲笑武大郎的同时又嫉妒他走了狗屎运能够娶到如此漂亮的妻子。怎样才能维持一段并不般配的婚姻呢?要么一方极度有钱,用金钱来拴住对方的心,武大郎并没有多少钱,他一直租赁别人的房屋,最终还是潘金莲卖了自己的钗环首饰凑了十几两银子给他,才典当了紫石街临街的一处铺户居住;要么一方有极大的人格魅力,吸引着对方,从潘金莲对武大郎的态度我们可以看出,武大郎并没有人格魅力;那就是第三种了,一方无限降低自己,卑微求全。


我们分析一下两人的差距:
潘金莲名声虽然不好,但却是个妥妥的才女,她出生在裁缝家庭,排行老六,从小便被母亲送到专门培训才女的女子学院接受了四五年的女子教育,再加上她本来就聪慧漂亮,书中说她“不过十二三,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品竹弹丝,女红针织,知书识字。”在古代,识字写字的女人没有几个,何况潘金莲不仅漂亮,而且很有才华,我们看她写给西门庆的“情书”就能得知:
“奴将这知心话,付花笺寄与他。想当初结下青丝发,门儿倚遍帘儿下,受了些没打弄的耽惊怕。你今果是负了奴心,不来还我香罗帕。”

潘金莲还精通弹唱,尤其是琵琶,这弹唱的水平比歌妓们还要专业(在《金瓶梅》中是弹唱最好的)。


两人本就不是一路人,用作者兰陵笑笑生的话来说便是“自古才子佳人相配着的少,买金的偏撞不着卖金的”。


在生活中,武大郎面对潘金莲一直是委曲求全的样子。平时武大郎在外挑担子游街串巷,回家的时候面对的更多的是潘金莲的埋怨,但从潘金莲肯拿出自己的首饰帮武大郎买房这一点上我们就可以看出,潘金莲最初埋怨归埋怨,但初衷还是想和武大郎好好过日子的。假若没有武松和西门庆的闯入,她很可能会跟着武大郎安然无恙地生活下去。


武大郎虽然深知自己配不上妻子,但却又因能拥有这样的妻子而沾沾自喜,他知道妻子讨厌他,所以他一味地委曲求全,但结果呢?换来的不是潘金莲的爱情,而是潘金莲的讨厌憎恨。



金瓶人物鉴:潘金莲何时对丈夫起下杀心

2.窝囊比无能更可恨
我们再看看武大郎的家庭地位。


书中描写武大一家吃饭的情景中,武松身为客人坐在宾位上,潘金莲坐在主位上,身为一家之主的武大郎却在一旁负责筛酒伺候饭局。他和潘金莲的职能恰好反了过来。要知道在古代,家中有客人的时候,妇女是没有上席落座的资格的,书中记录西门庆多次请客吃饭的场面,女人是绝对不会上席的。


不仅如此,潘金莲对武大郎的态度也是冷冷的,骂武大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嫌武大郎没钱买房子的时候骂他;被武松拒绝后心里不爽骂他;遭武松含沙射影的警告后脸上挂不住仍然骂他。


武大郎对妻子的态度也是言听计从,书中记载武松拒绝了潘金莲后从武大郎家搬出,潘金莲愤怒中命令武大不许去找武松,武大果真听话,每天走街串巷卖炊饼时都刻意躲开武松工作的县衙门。


书中两次记载潘金莲对武大郎态度稍好一点一次是因为潘金莲和西门庆两人在一起后,小潘同学内心觉得对丈夫有愧的时候。第二次则是骗武大郎喝药的时候。
如果武大单纯的丑陋矮小也罢了,世上很多个子矮小的男人,一样也成就了许多不凡的事业,武大郎最令妻子憎恨的是窝囊没胸怀,关键的时候顶不起来,给不了小潘想要的幸福和安全感。所以潘金莲也经常抱怨武大:每日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只是一味噇酒,着紧处,却是锥扎不动。武大郎虽然老实,但在潘金莲心中却是一个只知道吃喝,啥都不懂,根本拿不出面的窝囊废。


书中曾记录当武大郎撞破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情后,西门庆吓得躲在床下,这时候小潘则骂起西门庆胆小来,并怂恿西门庆开门打武大郎,可见,潘金莲喜欢的是敢作敢当,不胆小怕事的男子,当然,这也是普天下所有女子们喜欢的标准。
有很多年轻人看不懂爱情,错误地以为委曲求全就能换来真正的爱情,在恋爱中也心甘情愿地当一只舔狗,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行动感动对方,从而换回爱情,能成功的,着实不多。
金瓶人物鉴:潘金莲何时对丈夫起下杀心
3.自掘坟墓的冤死鬼
表面上看,武大郎是被王婆撺掇着潘金莲毒死的,但其实他自己一些不理智的做法也把自己一步步逼上了绝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首先,他没有听兄弟武松的劝告,当潘金莲诱惑武松失败后她曾挑拨过武松和武大兄弟二人之间的感情,但武大并没相信,武松要去东京汴梁出差,临走时候曾亲自劝诫哥哥武大,我们看武松是如何劝说哥哥的:


“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炊饼出去。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家便下帘子,早闭门,省了是非口舌。若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


武松临上路时又劝诫哥哥说:


“哥哥,你便不要买卖也罢,只在家里坐的,盘缠兄弟自差人送你。”怕武大不明白自己的暗示,武松又说:“哥哥,我的言语,休要忘了,在家仔细门户!”


武松从转弯抹角到最后的直言直语,包括席间与嫂子潘金莲的对话“篱牢犬不入”其实就早已暗示了武大,小心家里,管好老婆,但武大怎么做的呢?书中说全紫石街的人都知道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勾当,却唯独武大自己一人不知。兄弟临走时这么明显的暗示,武大却并没放在心上。


当得知了妻子红杏出墙的事实后,武大恨极了一心想着捉奸。武大面对西门庆绝对不占优势就连郓哥儿一个小孩都劝说武大:“那西门庆须了得,打你这般二十个!若捉他不着,反吃他一顿好拳头。他又有钱又有势,反告你一状子,你须吃他一场官司,又没人做主,干结果了你性命!”但武大还是自作主张不自量力要去捉奸,他又没听武松的第二层劝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完全可以忍一忍,等到武松回家再解决问题,再说武大之前又不是没有容忍过妻子和别人的奸情,但这次他并没有。


他不顾后果的捉奸,结果却是被西门庆一脚踢中心口,卧床不起。每日看着潘金莲打扮的花枝招展,出了门去,归来便脸红,自己干生气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躺在床上的武大最不该的就是这时候又突然想起武松的劝告来。


武大被踢中心口,卧床不起,潘金莲只盼望他能赶快死掉,也不给他找医生,甚至连水都不给他喝,武大自然也害怕死,求生欲让他说了最不该说的狠话出来:


“你做的勾当,我亲手捉着你奸,你倒挑拨奸夫踢了我心。至今求生不生,求死不死,你们却自去快活!我死了不妨,和你们争执不得了。我兄弟武二,你须知道他性格,倘或早晚归来,他肯干休?你若肯可怜我,早早扶得我好了,他归来时,我都不提起,你若不看顾我时,待他归来,却和你们说话!”


一向窝囊的武大难得硬气了一回,他想得很美,但是却令潘金莲对他痛下杀心。


潘金莲虽然畏惧武松,但她绝不会照着武大所说的那样,伺候武大好了,然后留个把柄在武大手上好等武松回来秋后算账。


其实若武大仔细想想潘金莲真正所需要的的,他完全可以免死。小潘最初并没有杀心,她不过是想追求和自己心仪的男子过幸福的生活罢了,自己没有能力提供给妻子想要的生活,先是一味委曲求全,没有效果后又不听兄弟的建议看好家院,出了事后反而忍不了搬出武松威胁,所以他在妻子的一碗药中结束了自己窝囊的一生。


如果武大郎能够早早地认识到自己和潘金莲这段并不般配的婚姻,明白潘金莲真正想要的,此时为求自保他完全可以给潘金莲写一张休书,因为潘金莲的目的不过是想要个单身的身份,好嫁给西门庆,而并非武大郎所言,照顾他好了,一笔勾销。


总得来看,武大郎是《金瓶梅》中充满了悲情的一个人物,他并不懂得妻子潘金莲的心思,在外人面前窝囊懦弱,在妻子面前更加窝囊懦弱,有个有本事的兄弟却还不会合理利用,他的结果注定是悲哀的,他起于不捉奸,终于捉奸,就像《金瓶梅》中所说的那样:


“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