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

2019-05-13 09:32阅读:
戒指
戒指
“……这光,够耀眼吗?……这钻,够炫吗?……这戒指戴在你的手指上,真好看……”
小瑾睁开双眼,一片深夜黑暗。刚才分明睡得很沉,却被梦中飘渺的声音硬生生地给唤醒。那把声音似乎带着笑意,又好像带着幽怨的情绪,总之那感觉让小瑾非常不舒服。翻个身想要继续睡,却怎么都再也睡不着。
刚才那个说不上是噩梦,她也并不是被惊醒,但此时就是觉得心情烦躁,眼睛如同被动地撑开,根本合不拢。死寂的黑夜中刮着细微的夜风,偶尔有不知道如何形容的虫鸣,这些原本习以为常的夜色,让小瑾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推推身边的男友阿安,阿安只是哼唧着往旁边挪了挪就继续呼呼睡去。小瑾无趣又不满意地瘪瘪嘴,嘟嘟囔囔地翻身起了床。心神不宁的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接着精神恍惚地坐在了梳妆台前面。
“……这戒指戴在你的手指上,真好看……”脑海中幽幽地浮现出这么一句话,小瑾的眼神逐渐地发生变化,变得空洞无力。
她缓缓地从桌面上拿起一枚镶嵌着祖母绿宝石的戒指,动作诡异地戴在了左手中指上。接着,她将手背面对着梳妆镜,缓缓地举到脸颊旁边,眼神发直地望着镜中反映出的那枚祖母绿戒指。
就在这时,镜中小瑾的身后出现一个女人的白色身影!那身影虚晃而不真实,但却一步步地朝着小瑾走过来。那白影站在小瑾身后,朝着她的脖子伸过手来!
小瑾仿佛被雷击般,浑身猛地激灵,喉咙发紧,低声尖叫“啊!”地一声清醒过来。她满面惊恐地四周看看,无论是身后还是墙角,都空无一人,哪里有什么白影。
阿安这一夜睡得倒是十分安稳,只是睡着睡着,迷迷糊糊地觉得有个视线正注视着自己。他睁开眼睛,看到小瑾挺直身体坐在床边,两只眼睛眯着直勾勾地望着阿安。那目光中,有七分幽怨,还有三分杀意,这让阿安心里发毛,浑身冷汗。
“你干什么?”阿安不解地问。
小瑾依旧直勾勾地看着他,半响没有说话。这
更让阿安后脊梁寒意骤升,又问一遍,“你,你干什么?”
小瑾的眼神突变,“咯咯”地笑了,“都几点了,快起来吃早餐了,懒猪。”说完,还在阿安的鼻头上捏了一把。只是她下手比平时要狠,把阿安的鼻头都给捏得通红,疼得他“嗷嗷”直叫。
看着小瑾走出卧室的背影,阿安不满地揉着鼻子翻身起床,嘟囔着说,“喊人起床也不知道温柔一点,搞得这么血腥暴力。”
吃早餐的时候,阿安瞥见了小瑾手上那枚祖母绿戒指,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很快转换表情,笑着说,“怎么把这枚戒指给翻出来了?”
“嗯?”小瑾顺着他的目光个,看到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笑盈盈地伸到阿安面前,娇俏地说,“好看吗?真好看。这戒指还是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送给我的,你不会已经忘记了吧。”
阿安尴尬地笑笑说,“没有,我怎么会忘呢,是我送给你的嘛。”
“是啊,当时你还说,这是你的传家宝,可值钱了呢,说是一定要传给家族认定的媳妇。怎么样,我戴着好看吧?”小瑾一边笑着说,一边满意地仔细端详着那枚戒指。
阿安干笑着说,“嗯嗯,好看,好看。”
吃饭完,他收拾好准备出门,在临出门的时候,阿安若有所思地回过头来看小瑾。接着视线下移,盯着小瑾手上的戒指看了一会,这才心事重重地关门离开。
他不知道,就在关上门的瞬间,小瑾的神情和脸色瞬间变得冰冷漠然。
这一整天,阿安的精神都很是恍惚,做什么事情,眼前都总是会漂浮出那枚祖母绿戒指。在那戒指的后面,是个女人的白色身影。那女人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阿安使劲地甩甩头,希望将那些虚幻的影像从脑海中甩出去。
那枚戒指,其实并不是阿安祖传下来的东西。而小瑾也并不是阿安第一个女朋友,在小瑾之前,阿安至少有过三个女朋友。对于那些女人,他最开始都是千依百顺,嘘寒问暖,可是每当女人倾心相付的时候,阿安就变了。
他向那些女人借钱。说是借钱,其实是有借无还。他哄骗那些女人,从现金到存款再到值拿钱的东西去典当。当他感觉到这个女人已经没有油水可以榨取,阿安就会想着法地和她分手。
那枚祖母绿戒指,正是上一任女友晴晴她妈妈留下来的遗物。当他把那枚戒指骗到手不久,就听说晴晴自杀了。听到这个消息,阿安心中抽了一下,但很快也就遗忘,丢在脑后。不久,他将那戒指送给小瑾,骗她是家里传下来的宝贝。这也是阿安惯常用的伎俩,先骗取女人的信任,随后榨干女人的一切。
果不其然,小瑾很快就被他哄得服服帖帖,对阿安惟命是从。眼看着阿安觉得该收网了,可就在这紧要关头,那枚祖母绿戒指像是根利矛一般,狠狠地戳进他的心里,说不上来的膈应。
在去小瑾家的路上,阿安的脑海里一枚接着一枚的戒指浮现而出。他恼怒地摇晃着脑袋。突然!“……这戒指戴在你的手指上,真好看……这戒指,你满意吗?……”脑海中陡然响起的声音吓了阿安一跳,他站住脚步,左右寻望,想看看是不是有人在和他说话。
可他左看,是晴晴的背影,右看是晴晴的侧影,再往左看,是晴晴哭泣的模样,再往右看,是晴晴愤怒的表情……阿安心慌惊恐极了,他大叫着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狂奔起来。“走开!走开!不要缠着我!不要缠着我!”
“哗!”
阿安慌不择路,翻越河边的围栏,直接从高耸的堤坝上跌入到护城河里!等周围的人纷纷围拢过来的时候,看到阿安背部朝上从水底冒出来,漂浮在水面上……
晚上,小瑾被朋友喊出来喝酒聊天。
一个姐妹问到,“小瑾,阿安怎么没有来?”
小瑾一脸懵逼地问道,“嗯?阿安?谁啊?”
“你男朋友啊。”
“少开玩笑了,我哪里有男朋友。我天天和你们这些三八混在一起,哪有男人能够靠近得了啊。不要说我,你这个八婆不也是单身嘛。”
“咦,对啊,好像是耶。哎呀真是奇怪,我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个名字,大概是昨天晚上港剧刷多出现幻觉了吧,哈哈哈……”
“傻缺!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吧。哈哈哈……”小瑾捂着嘴大声笑着。她的左手中指,空无一物。
(完)
本文版权归新浪及路小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