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兰花开

2019-09-24 20:43阅读:
玉兰花开
(图片来自于网络)
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走在路上,只觉得眼前划过一片灰白!惊得她轻声尖叫一声,“哎呀!”定睛一看,原来是头顶上方一朵开得繁茂的白玉兰脱离树枝,直直地坠落在她跟前。那朵白玉兰大如荷花,周边的花瓣因为砸落在地上已经散开,花瓣的边缘泛黄卷曲。
  “妈妈,有花掉下来了。”女孩说。“嗯,走吧。”妈妈随口应道。
  “妈妈。”女孩牵着妈妈的走,似乎不愿意离开。
  “怎么了?”妈妈问道。
  女孩的视线望向斜上方,透过硕大的玉兰树,可以看到那里有一栋三层别墅。女孩望着那里说,“妈妈,你看,那个姐姐好像在哭。”
  女孩妈妈抬头看了一眼,瞬间脸色变得煞白。她急忙地将小女孩一把拉过来,惊恐地说,“快走!”
  “妈妈,怎么了?”
  “没事,快走。”妈妈拉着孩子快步离开,不想再回头多看一眼。
  罗霄站在窗边,听到那对母女的对话,看着他们急切而带着恐惧地离开,她心里感到有些想笑。她心想,“这有什么好怕的呢?不过是朵玉兰花开败罢了。那女人还没有她的孩子有见识。”
  然而,她看着女人和孩子,大手牵着小手,心中还是触动不已。在五年之前,她的手也是这样被妈妈牵着,走过街道,走过学校,走过游乐园,走进了现在这个三层楼的家。
  这个家真的很大,比罗霄原来的那个家足足大了
五倍。这让当时的她惊喜不已,在旋转式的楼梯上跑来跑去,就像是飞奔而欢快的兔子。更让罗霄欢喜的,是院子里那棵硕大的玉兰树,她知道那样的玉兰在春天时会开出硕大的腊质白花,如同白云落挂在树梢,美丽极了。
  她像只蝴蝶一样,从房屋飞向那棵玉兰树。却不曾想,在树下她看到妈妈和这栋房子的男主人相拥在一起。旁边地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妈妈告诉罗霄,那是她的弟弟。
  “弟弟?我能和弟弟玩吗?”罗霄天真地望着妈妈。妈妈看了看男人,有些为难地说,“你不可以和弟弟玩,爸爸不高兴。”
  “爸爸?”罗霄望着那个男人。男人的脸庞在她的视线中逐渐清晰起来,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不屑地望着她。那种冷漠和蔑视,瞬间冻住罗霄心中流淌着的血液。
  “如果靠近不了,那就远离吧。”当时,这句话在她的心中随着起伏的情绪不断涌动。她对于生活的期望,就好像翻滚浪花的海面渐渐平息,只剩下一潭死水。唯独玉兰花开的时候,绽放的花瓣飘然落下,在死水之中荡漾起微微涟漪。弯弯的花瓣小船般在涟漪之中轻轻荡漾。
  花开花落,一年一年。罗霄逐渐初长成,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待绽的玉兰花,含苞羞涩,令人期待,也令人遐想。她感觉那个男人的眼神在发生变化,他盯着她的时间越来越长,目光在她周身游走。
  那视线,就好像美杜莎的毒蛇,将罗霄的身躯紧紧缠绕,不留一丝透气的地方。她感觉到危险,却无法避及!
  这一天,从窗外飘进淡雅的玉兰花香。罗霄穿着睡衣,推开窗户准备细品的时候,从身后猛地伸出一双手!一只手捂住她的口鼻,一只手懒腰将她抱起!拖着拽着将她扯到了床上!
  她的睡衣被扯烂成碎片,正如她的灵魂,破裂得不成形状。她越是挣扎反抗,换来越是那个男人无情地摧残和蹂躏!当房间里只剩下她自己的时候,罗霄绝望极了。
  她呆呆地坐在床边,从化妆镜里看到头发凌乱、浑身伤痕的自己,她从面无表情变得狰狞怪笑。突然,她操起手边的一瓶药水,猛地砸向化妆镜。“哐当!”镜面破裂,碎成了层层叠叠的玉兰花样!
  从那之后,罗霄再和这家人没有关系。她就像个行尸走肉那般,日日夜夜地游走在这栋房子当中。她想过要逃离,可是当她的脚正要迈出的时候,有股无形的意念又将她给拉了回来。她知道,那是因为在这里,她还有事情没有完成!
  终于,在这个深夜,罗霄的妈妈回娘家探亲。罗霄鼓起勇气走进房间,再次站在那个男人的面前。男人看到她,惊讶不已!脸色铁青,直往墙角躲去。一边躲,还一边嚷嚷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霄说,“那我应该在哪里?”
  “你……你应该……”男人过于紧张,说话的时候咬到了舌头,疼得他浑身哆嗦。
  “我应该?是的,我应该让你偿还欠我的一切!”说着,罗霄的眼睛突然变得通红,从身后抽出一把菜刀,杀气腾腾地就朝那个男人扑杀过去!那一刻,罗霄觉得自己是在砍菜。就像小时候,妈妈带着她到菜地里去砍南瓜。
  男人死在罗霄的面前。她看着那双粗壮的腿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可奇怪的是,那男人的身上并没有伤痕,而是口吐白沫断了气。很快,屋子里聚满了人,有穿制服的,有穿白衣的,有哭泣的妈妈和陌生的弟弟。
  “死于突发性心肌梗死。”急救人员对罗霄的妈妈说,“看他的模样,死的时候应该很痛苦,似乎遭遇了非常恐怖的事情。唉,心肌缺血大概让他产生了令人惊悚的错觉。”
  罗霄淡然地说,“不,那不是错觉,那是因为他看到了我。”说完,她的身影逐渐地淡然隐去。
你欠我的,这里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再次经过那棵玉兰树下,她仰着头望向那栋空无一人的别墅。“妈妈,那个姐姐站在窗户边很久了,她不睡觉吗?”
  妈妈一把捂住小女孩的眼睛,惊恐地说,“哪里有什么姐姐,不要胡说。走快点,我们马上就回到家了。”
(完)
本文版权归新浪及路小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