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一天

2019-10-31 09:56阅读:
奇异的一天
(图片来自于网络)
  高超缓缓睁开眼睛,头顶的吊扇缓慢地旋转着,这吊扇初夏时他才从艺术街里淘回来。他的本质并不是个艺术爱好者,只是那天陪朋友逛艺术街时看到这电扇造型奇特,脑子一热就买了回来。
  那个时候他可没有想到,那样的吊扇安装在家里会显得这般不伦不类,当然,高超不过是粗人一个,风格、造型什么的在他看来都是浮云。只是这会儿他怎么看那吊扇,怎么觉得别扭,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昨天晚上和同事聚会,六个人在饭桌子上喝了两打瓶酒,接着摇摇晃晃又到了KTV。在迷幻的灯光、低沉又喧闹的音乐声中,他们竟然又干掉了三瓶红酒!高超摸着快要疼痛得爆炸的头,心想,“好在哥几个酒量还可以,都喝成那样了,还能够摸回家。这要醉倒在外面,还不得让人捡尸。”想到这里,他还自己“呵呵”地尬笑了一阵。
  可是宿醉终究还是难受至极,不光是头痛欲裂,这胃里翻江倒海,浑身还冒着冷汗。高超边准备去洗漱,边发誓以后再不喝这么多了。来到卫生间,大把大把的冷水泼在脸上,冰凉清爽的水让他稍微舒服了些。他泼水洗脸的幅度很大,很多水被溅倒镜面上,一缕缕的水往下流,使得高超在镜子中的身影虚晃扭曲,看不清楚轮廓和容貌。
  看了眼时间,七点零三分。他长长地叹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人的生物钟真是神奇,都醉成那样了,竟然还记得叫我起床去上班。”
  也不知道是不是宿醉之后手脚耙软,他接连扭了两次门把,这才将房门打开。一开门,迎面就扑来一股强劲的风,吹得他面部变形,头发凌乱,整个人差点没站稳。可奇怪的是,那强风就一股刮过,瞬间就平息。高超觉得很奇怪,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恍惚之间,他看到房间里的布局似乎模糊了一下。就好像有百匹野马狂奔,卷起风尘,带动气流。
  “哎哟,头疼!”高超拍拍后脑勺,出门上班。
  走在人行道上,他总觉得今天日光有些奇怪。抬头去寻日头位置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太阳竟然是在他身后升起来。他纳闷地想,“咦?不对啊,我明明记得我每天早上迎着日头上班,迎着
夕阳下班。怎么今天太阳是在我身后的?难道是我记错了?”他又拍拍后脑勺,听到从头骨中传来闷声的“咚咚”声。
  这时,他无意间瞥了一眼旁边的咖啡店。吓了他一跳!这咖啡店的外墙是全玻璃,在明媚的阳光下,这咖啡色的玻璃就像是镜子一样,映射出街面上的人来车往。然而今天高超才发现,这咖啡馆的玻璃很神奇,映射出来的影子是倒着的!从那里面看,此时高超正头朝下“站立在天花板”上!
  高超笑了,“天天从这里路过,还真没注意到这面魔镜呢。嘿,真有意思,下班带他们也来瞧瞧这面神奇的玻璃墙。”
  “滴滴!滴滴!”
  急促的车鸣拉回了高超的注意力,一看正是自己要赶坐的那辆,他撒腿就追。“等等,等等,我要上车,我要上车!”高超边追边喊,身边的人纷纷朝他投去诧异的目光。
  “哐呲!嘭!”
  就在高超马上就要抬脚上车的瞬间,公交车无情地将门狠狠地关上了!还差点没有夹着高超的脚。“诶,干什么呢?我还要上车呢!”他皱着眉头大声喊道。
  突然,他感觉到身边传来一阵风,刚扭头,就看见一个身影和他擦肩而过,准备上车。他正打算告诉那人,车门已经关上,就神奇般地看到那人不知道怎么已经站在车上,正刷着公交卡呢!
  高超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画面,眼睁睁地看着公交车开走了。
  “诶,这是怎么回事?那人怎么上去的?”高超百思不得其解。周围的人面色凝重,三三两两地将目光都注视在高超身上,却压着声音窃窃私语。这弄得高超更加不自在,招了两出租车就走了。
  上了车,他还在想刚刚那一幕,“真是太神奇了啊,那人是怎么就上了车的?咦,不是,好像那个人就是在我前面上的车。哎呀,我都要凌乱了。”他拍着后脑勺,自言自语说道,“这酒是真的不能再喝了,再喝我都得得失忆症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高超都看到一些非常奇异的事情和画面。
  一个小孩四肢着地,愉快地在地上爬行,脖子上栓了跟狗链,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牵狗绳的竟然真的是一条狗!“狗在溜小孩?”等他再想仔细看时,发现还是小孩在遛狗。
  一个老太婆歪身坐在长椅上,似乎是在和什么人正谈笑风生。大概是听到个好玩的笑话,老太婆笑得前俯后仰。可奇怪的是,她的对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人!
  接着,高超又看到石头长出了枝丫;看到有个小孩拧开社区自饮水的龙头,却从里面流出来一只苍白的手;看到汉堡包的两片面包就像是人的上下颌那样一张一合,蹦跳一路地追赶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然而,当他揉揉眼睛正准备再看清楚的时候,一切又都恢复成正常。长出枝丫的是绿树,水龙头里面流出来的就是水,中年男人坐在长椅上大口大口地吃着汉堡包当做早餐。
  “怎么喝个酒,还把世界给喝乱套了!”高超使劲地敲着脑袋,希望自己能够清醒一点。
  终于,他到了办公室。掏出手机一看,时间竟然还是七点零三分!他将手机来来回回反转倒立,看了良久,不明白是不是手机什么地方坏了,时钟的功能才会失效,时间停止在他出门的那刻。
  “咦,小唐,你也来这么早啊。哎哟我去,昨天我们喝太多了,今天可不能再喝了啊。”高超说着,坐在了小唐对面的工位上。他发现小唐也很奇怪,一直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神态望着他,双眼一眨都不眨。
  高超被他的视线看得心里发毛,他干笑道,“喂,小唐,你不会喝酒喝傻了吧?喂,小唐。”他俯过身去,用手掌在小唐的眼前晃了几下。他的举动类似一种召回的手势,小唐好像回过神来一点儿。
  高超说,“我告诉你,我总觉得今天很奇怪,我这一路上感觉看到很多奇异的现象。大概是昨晚实在是喝得太多了,今天一直在出现幻觉。”
  “奇异的现象?”小唐好奇地问。
  高超说,“是啊。”接着他将一路上的幻觉按照时间顺序告知给小唐。
哪知,小唐听完之后,表情淡漠毫无生气地说,“哦,就是这样的啊。那没什么稀奇。”
高超正欲说什么,只见小唐默默地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取下来放在胸前,然后手臂机械性地抽出插在笔筒里的梳子,给他的短寸仔细地梳理着。
  “我的妈呀!”高超吓得魂飞魄散,想要拔腿就逃。这时他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捆绑在了饭桌的桌腿上!
  看到他的反应,小唐一点都不在意。他幽幽地说道,“高超,你怎么怕成这样,其实你也可以做到啊。要是不信的话,你自己试试。”
  高超几乎快要哭出来,他的双手不受控制地自己抬起来,端在两侧下颌骨的位置。“噗!”一声轻微的漏气声,高超的头颅真的被双手给掰了下来!
  当做完这个举动的同时,高超终于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包括他和小唐在内的六个人喝得天昏地暗!喝酒之后,他们竟然还挤在了一个车里准备回家,开车的人正是高超自己!
  在大量酒精的催化下,高超的眼皮早就已经抬不起来,就算勉强撑着眼皮,眼前所看到的道路也是弯曲起伏,那些景象一会儿虚化一会儿扭曲一会儿散成颗粒状那般!
  “咚!”车子撞在一堵墙上,半面前瞬间倒塌,车辆损毁变形非常严重。车上的高超、小唐和另外四个人身受重伤。在被救护车救回医院进行抢救,奈何无论输多少血,无论做多少手术,无论怎样去进行治疗,六个人还是接连死去。高超具体的死亡时间正是七点零三分!
  “我,已经死了?”想到这里,高超终于知道早上看那风扇哪里不对劲了。他根本就没有买过什么古旧吊扇,只是和朋友去艺术街,眼馋过那个古旧吊扇罢了——也就是说,那个吊扇其实只是他的念想。并且,那吊扇旋转的方向,是反的!
  看到他的反应,小唐无动于衷,他只是机械地说,“咱们等另外四个到齐,再一起去坐通往地狱的公交车吧。”
  高超脸上惊讶的表情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和小唐同样呆滞的眼神和姿势。
  不一会儿,又有另一个人推门进办公室,看到了高超和小唐,高兴地过来打招呼,迫不及待给他们讲自己遇到的奇异的事情。
  高超面无表情,淡漠地说道,“很正常的,没什么稀奇。那你见过将头从脖子上取下来梳头吗?”
  不顾同伴错愕的眼神,高超幽幽地笑到,“是的,你做得到。”
(完)
本文版权归新浪及路小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