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2018-01-11 00:55阅读:
政府支持的银行体系为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提供担保、可逆性、身份验证、审计标准,以及当事情出错时的调查系统。从设计上说,比特币没有这些东西。我曾经看到多人的比特币账户因为他们的电子邮件而被黑客入侵、密码被盗,然后被洗劫一空。他被吓得不知所措,也没有什么办法。这种情况很普遍——2014年,当时的比特币交易商Mt.Gox因为安全问题而损失了4亿美元的投资者资金。另一个比特币交易商Bitfinex也因客户资金流失而关闭。想象一下,如果资金不完全安全的银行比资金安全的银行多,世界将会怎样?现在的比特币就是中世纪时期的银行业——言下之意是自由主义理想国确实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但有很多未知的风险埋伏在高歌的前进道路上,唯有祈祷好运常在。
另外,比特币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好的支付系统——Visa每秒能处理六万笔交易,而比特币的历史记录则是每秒处理7笔交易。改进比特币效率的技术正在研究中,但这种新技术的起点大约仅为现有交易系统性能的0.01%。(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对于这7笔交易来说,比特币交易系统的能源消耗量已经达到了Visa的35倍。如果你把比特币的交易量提升到Visa的规模,那么它的用电量将会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一样多。)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作者:Kai Stinchcombe
编译:叶一、修竹、王梦泽、林海、Yawei
是虚幻的价值泡沫?还是颠覆社会经济秩序的天才发明?
对于区块链技术,资本届和媒体圈多充满憧憬,认为该技术可以为社会带来去中心化的新局面。但本文作者却带来了少有的悲观论调。他认为,不论是在银行自由转账、诈骗风险控制还是智能合约的执行等方面,区块链所带来的利都小于弊。
区块链正在充斥资本市场和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其以分布式记账方式闻名,被寄予可能会带来颠覆性革命。然而,现在人们所提出的每个区块链的所谓用例,从支付到法律文件,从第三方托管到投票系统,实际上都需要进行一套高难度的操作,来添加一个根本不需要的分布式的、加密的、匿名的分类帐。
那么,如果说,分布式分类帐实际上没有任何用途呢?如果说,在发明十年后,没有人大规模采用分布式分类帐,因为根本没人想要用它呢?
在一片区块链的吹捧声中,本文作者对这项新技术的态度似乎过于悲观和严苛,但还是不妨听听这
个来自反面的声音。他的观点到底有多少经得起推敲的逻辑在支撑?有多少是因为个人接受度限制所造成的偏见?
支付和银行业务
区块链最初的用途是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提供技术支撑。很多人都在宣称,Visa和MasterCard已经成为即将灭绝的恐龙,因为现在可以不需要抽取佣金的中间人——即没有成本的即时交易方式。银行业的革命只是一个开始......政府无法再通过法令发行货币,政府就会退居次要地位,单个公民就可以在任何国家体系之外自由交易。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杀手锏:知道你可以拿回自己的钱
没过多久,这个梦想就破灭了。首先,不需要中间人的无成本的即时交易方式早就有了:现金。比特币替代的只是美元而已,但Visa和MasterCard实际上是在以美元为基础的银行交易之上,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务,比如让银行能够追踪欺诈纠纷,以及核实买家和卖家的身份。事实证明,对于使用支付产品的人来说,新支付系统的关键特征(想想PayPal的早期阶段)是一种信心,即如果商品不像描述的那样,你能把钱拿回来。对于接受付款的人来说,主要的特点是他们的客户拥有它,并且愿意使用它。没有人真的想用比特币支付,这就是比特币还没有流行起来的原因。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如果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运营现有Visa系统,将需要5000个核反应堆来提供所需的电。
另外,比特币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好的支付系统——Visa每秒能处理六万笔交易,而比特币的历史记录则是每秒处理7笔交易。改进比特币效率的技术正在研究中,但这种新技术的起点大约仅为现有交易系统性能的0.01%。(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对于这7笔交易来说,比特币交易系统的能源消耗量已经达到了Visa的35倍。如果你把比特币的交易量提升到Visa的规模,那么它的用电量将会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一样多。)
在无政府监督的情况下自由交易
在许多国家,通常是我们自己的国家,如果有能力保留一点隐私,不为权威所控制,可能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在古巴或委内瑞拉等地,很多人更喜欢用美元进行交易,而从理论上讲,比特币也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然而,有两个原因决定了,比特币并不是一种灵丹妙药:政府相较个人所拥有的优势,以及政府相较社会所拥有的优势。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Mt Gox失去了客户的所有资金
政府支持的银行体系为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提供担保、可逆性、身份验证、审计标准,以及当事情出错时的调查系统。从设计上说,比特币没有这些东西。我曾经看到多人的比特币账户因为他们的电子邮件而被黑客入侵、密码被盗,然后被洗劫一空。他被吓得不知所措,也没有什么办法。这种情况很普遍——2014年,当时的比特币交易商Mt.Gox因为安全问题而损失了4亿美元的投资者资金。另一个比特币交易商Bitfinex也因客户资金流失而关闭。想象一下,如果资金不完全安全的银行比资金安全的银行多,世界将会怎样?现在的比特币就是中世纪时期的银行业——言下之意是自由主义理想国确实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但有很多未知的风险埋伏在高歌的前进道路上,唯有祈祷好运常在。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BitFinex失去了所有客户的资金
比特币就是中世纪时银行业的样子——“这是你的自由主义天堂,祝你好运。”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尤其重要,因为我自己的公司True Link旨在帮助那些易受骗的老年人——他们可能会在电话里说出自己的信用卡号码,或者直接参与抽奖活动,或者向一些骗子慈善机构捐款,或者下载安装窃取密码的恶意软件。作为最需要在银行和支付方面加强安全措施的人,他们严重依赖现有的保护措施,而且,许多提议的修改,比如对私有密钥的身份验证、即时和不可逆转的转移都必定会对这些弱势群体造成损害。有人从人性的角度看待银行安全问题——目前谁的利益受到侵害,我们又该如何帮助他们?——显然不应该是区块链!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对俄罗斯的新制裁,导致蒙古银行增加了400%的交易量。新口号是“比特币:比蒙古的警察少。”
其次,政府的政策旨在打击恐怖主义融资和有组织犯罪,并防止非法商品如被窃的信用卡号码或儿童色情信息的流通。主流的选择是保护交易隐私,但在有搜查令的情况下,就不会再予以保密。如果问你“政府是否应该列出所有你已经付过钱的商品名单”,大多数人都会说“不”,但如果问“政府是否有权得到一张名单,上面的每个人都在兜售儿童色情片牟利”,大多数人都会同意。没有人希望比特币达助长那些非法商品和服务,如果比特币在这些非法业务中的流通量达到100倍以上,这意味着非法业务的规模也扩大了一百倍——正如一位比特币爱好者指出的那样:“如果你今天发明了现金,那也将是非法的。”
小额支付和银行间转账
值得注意的是,有两种特殊的支付案例,让人们对基于区块链的货币体系感到特别兴奋:小额支付和银行间转账。在小额支付方面,人们热衷于比特币交易是因为它是免费和即时的。实际上,他们需要大约8分钟才能完成。人们建议你使用比特币进行小额支付——例如,给一位音乐家支付两美分在网上听他们的歌,或者四美分读报纸文章。然而,要做到这一点的基础设施——例如,提前获得资金来源的授权,这样你就不必等待8分钟才能阅读你刚刚点击的文章了——实际上完全不需要比特币。如果你愿意花4美分买一篇文章或2美分买一首歌曲,你可以设置成每月从你的银行账户上支付一次账单,然后就能读到你想要的内容了。其实人们更喜欢订阅服务,而不是小额支付。
3年过去了,与SWIFT银行结算系统相比,瑞波(Ripple)仍旧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的牙签那么一丁点大
在银行间支付方面,许多人提到瑞波(Ripple)是在银行间转账的一种很有前途的方式。在过去的30天里,它处理了价值20亿美元的银行间交易和人们之间的交易额,这大约相当于SWIFT银行结算系统40秒的交易额,而这已经是在瑞波系统能够与世界上90%的高交易量货币自由兑换三年之后的情况了。这与整体相比,相当于美国GDP中牙签的销售额所占的比例。
为什么银行不喜欢这种新技术呢?答案是,建立一个连锁反应的网关与使用现有的通信账户系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不过丢失密码或安全令牌会导致更大的、更即时的实际损失。还需要提醒人们的是,现在出现了更多的比特币交易所而不是比特币设定时所希望的那样,避免任何形式的交易所。让银行系统对终端用户具有吸引力的相同特征,也使其对银行具有吸引力。他们已经有了分类账,不需要分发,匿名,加密,发布,从而使其不可逆转。
智能合同
智能合同是用软件形式写成的合同,而不是书面的法律文件。因为你可以直接在区域链上对它们进行编码,所以它们可以直接获取基于各方加密同意的价值转移。换句话说,它们是自执行(self-executing)的。而且理论上来讲,软件编写的合同更加便宜。因为它们的操作实质上就是数学和自动化,在这世上再没有其他方法来解释它们,这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昂贵的法律诉讼了。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DAO把他所有客户的钱都损失掉了
然而,现实世界告诉我们这是有问题的。迄今为止最大和最有名的智能合同是一种名为“分布式自治组织”(Distributed Automous Organization, DAO)的投资工具,用户可以使用他们的私人秘钥来投票决定投什么并直接进行投资。没有律师,没有管理费,没有不透明的董事会,DAO“避免了董事和基金经理误导和浪费投资者资金的能力”。
然而由于软件漏洞,DAO通过投票将5000万美元(相当于它三分之一用户的钱)投资给了由一个非常聪明的程序员控制的机器,这个程序员了解很多在平衡更新过程中的递归问题。因为软件并没有实现预期的功能,所以有些人说这是一种黑客行为或者是一种攻击行为。而另一些人认为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黑客,关键在于软件是自主决策的,没有其他的方式去解释它,如果你不明白软件是如何工作的,那么你就不应该参与进来。到了最后,所有人聚集起来投票改进软件合同,把钱还给原来的所有者。结论是什么?即使是最顽固的区域链狂热者实际上只是希望有一群人探讨一份合同背后的深层意图,而不是真的让软件自执行。也许“哑巴”的方法才是最聪明的?
就连加密货币狂热者也想争论他们的合同意味着什么
DAO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实验,但是对于大公司的常规交易呢?在智能合同领域的投资者和创业公司承诺说,区域链会使超快执行和支付成为可能。比如在医疗应用上,“不需要等待90-180天的索赔过程,也不需要在电话上花费数小时尝试支付你的账单,在理论上,这些可以立刻被处理掉”。对于当前任何软件支撑的购买系统来说,这些都是可行的。笔者公司的亚马逊服务器就可以根据网站流量,自动衡量我们用了多少流量,然后把账单寄过来。
智能合同想要改变这一切是不切实际的,它将用软件执行法律安排和法律安排本身被编码为软件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亚马逊的服务条款并不是智能合同,但是执行这些条款的计费系统确实是自动的。比如,在某种程度上医疗保险账单不是自动的,但问题并不在于现存的软件不够智能,不足以处理提交索赔和电子支付,而是因为保险公司或出于偶然,或更倾向于人工审查而导致的改革迟缓。
最终从区域链狂热者到医疗保险公司,每个人都想用人类的语言把商业关系是什么讨论出个结果,并且在可持续的基础上去解释它,然后编写一个软件来负责实施和支付。这已然存在——这是现状。
分布式存储、计算和消息传递
另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是用区域链作为分布式存储机制。表面上看是行得通,将你的文件分成块,然后加密,把他们放在一个已分配分类账(distributed ledger)…它在多个地方都有备份,很安全而且很容易追踪发生的每件事。
然而,现如今有很多不错的方式可以分割文件,加密它们然后在不同位置的多个存储介质中复制备份。现在已经有一家公司标榜自己为更便宜的分布式Dropbox,他可以在多个用户的硬盘上加密和存储文件,只需要为用户硬盘上的空闲空间支付少量费用。区域链只是用一种低效和不安全的方式来做同样的事情。
区域链驱动的方法还有四个其他问题。第一,你是依赖于用自己私钥进行单点加密(single-point encryption),而不是用更复杂的系统。复杂的系统有可能设计双参数授权、入侵检测、容量限制、防火墙、远程IP跟踪和紧急情况下断开系统的能力。其次,价格的权衡是完全难以理解的。比特币区域链消耗了近十亿美元的电能,其哈希(Hash)化的数据总量仅相当于我订阅的每月十美元的dropbox的六分之一。
再其次,从长远来看,系统性的选择在哪里复制和复制多少数据算将更具优势,而区域链对数据复制的默认设置可没那么聪明。最后一点,实际上你并不想自己去开发新的东西,因为Dropbox、Box.com、谷歌、微软、苹果、亚马逊以及所有其他公司提供了一套很有价值的功能。类似于Visa,问题并不在于存储数据,而在于管理权限,取消你之前的共享,获取一个易于查看的历史文件,在多个设备上同步等等。
对分布式计算和安全消息传递应用等建议,笔者持有同样的观点。对它进行加密、永久储存并在全网复制它,对于你真正要做的事情而言,这只是一堆额外开销。有许多很好的计算、传递信息和存储解决方案,这些方案拥有全部的加密和复制方法,实际上要比区域链的解决方法更好,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的强大功能。
发行股票
当纳斯达克(NASDAQ)启动了一个针对私人持股的内部区域链驱动的交易所时,这一消息被大肆宣扬。但是,如果我错了请纠正我,纳斯达克(或者DTCC交易清算系统)的最终目的难道不是谁拥有什么股票的分类账?他们是否担心,如果没有了区域链,他们的系统将无法追踪谁拥有什么股票?
类似其他交易追踪问题如客户-商户支付(customer-to-merchant payments),纳斯达克分类账和区域链分类账不同的地方在于区域链是分布式的——它解决了缺乏可信赖中介的问题。但是(对于合法交易)的公司本身,他的交易代理记录、清算所或者一个交易所都是可信赖的中介机构,而且一般会提供额外增值服务。纳斯达克之所以是区域链驱动的交易所最合适的地方,原因在于纳斯达克本身就是交易股票合规和安全方面的专业机构。剔除中间商(这里是纳斯达克)和政府,你最终将被限制在那些选择在法律、合规和追踪主流市场常见系统中打擦边球的公司里。那些交易未在证券交易所登记的股票的人们会告诉你,这是一个让你的钱被偷走的绝好秘方。
为什么你在发行证券时提交证券文件
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新公司也开始制造基于区域链、可兑换成公司股票的“硬币”,并将其在首次代币发售(Initial Coin Offerings, ICOs)中销售给公众,把这种方式作为一种比在交易所进行传统的股票首次公开发行(Initial Public Offering)更为便宜和更灵活的融资方式。很有意思的是这一热潮能持续多久呢。
在其他情况下,提供可兑换成股票的代币也算是证券发行,因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规定大概也适用于这些证券产品。要么“硬币”只是一种不太安全的电子股票证书——受到你小心翼翼存放的密码的保护,而不是受到法律和证券交易所的保护,也许这是另外一种试图对法律打擦边球的方式。
真实性验证
区块链的另一个合理用途是,如果你想发表公开的、不可更改、不可删除的签署声明,你可以将它“发布”到区块链—把分布式账簿看作是日记,而不是买卖的方式。理论上,你可以用它来记录选票,验证钻石或品牌齿轮的来源,验证人的身份,解决域名的所有权,保持项目托管,公开临时专利,公证文件等等。
每人一票,比特币钱包计数难度更大
如果不深入研究每一个细节,这些运用似乎都会很快不堪一击。投票活动的现状是,选民把可见的选票投入箱子里,双方的记者和观察员全程关注着投票箱,记录投票的总数。确保投票的匿名性以及一对一投票是个棘手的问题。在这一点上,纸张要比区块链做得好。
对于公证人或类似的人来说,验证驾驶执照或有你了解的证人在现场,意味着它没有由被盗的密码或私钥签署,但如果密码或私钥是正确,你就可用PGP秘钥发布它。为了确保手表或手袋等品牌商品的真实性,或者钻石开采符合商业伦理,分类账被分发和加密不会增加任何价值—原始公司可以在所售商品中加入能在网上验证的证书,就像他们在过去做的一样。在第三方托管的情况下,智能合约可以自动付款,无需第三方验证和保管资金,但你仍需一个受信方来验证商品如约送达。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在现代世界,证明你知道某件事
最后,如果你想无可辩驳的证明,你在没有公开实际知识的情况下知道了X,那么,你可以对它加密并把它发送到gmail邮箱和hotmail邮箱或发布在bitbucket上,或将它打印出来并公证,或通过邮寄给它盖邮戳,或推送一个md5等等。同样,有多大的证据能证明你在Y时间就知道X,且没有X的信息披露。你能想到任何一家领先的公司,或任何公司提供这项服务吗?
对于域解析—在地址栏输入URL时,找出谁的服务器可以看到流量并响应需求的过程—想象一个全数字的智能合约,发布到分类账上的实际付款行动也会更新域名解析的内容,无需对域名的第三方托管服务。然而在实践中,就像DAO或其他智能合约,如果有价值的域名因盗窃或其他安全原因而转手,你实际上需要一种方法来覆盖分类账。例如法院指令的结果。
就像有政府支持,法律支持的银行账户,真正的公司不会喜欢这样的情况,安全漏洞或被盗的密码会导致有些人永久地、不可撤销地拥有bankofamerica.com或 disney.com 或sony.com 等网站。使用区块链技术使偷窃或冒充变得更有可能而不是更少,这听起来像是开玩笑,直到你意识到比特币的主要交易已经被黑客入侵了—这种事在主要的域名供应商中是很少发生的。
那么还剩下什么?
十年过去了,还没人真正地为区块链找到突破性运用
未来的洗衣机可以订购自己的洗涤剂
每个案例中看起来似乎无足轻重—是的,众所周知手袋自带ID号码,你可以在网上自行验证真伪—可是,在每个案例中,没有上千万也有数百万美元开支,以保障整个公司特定的用途。你可以得到更深奥的东西—区块链的二次人生,或可启动区块链的设备,这样洗衣机能通过智能合约订购自己的洗涤剂,运动队教练的策略可以写在区块链上。
最后,像使用驾驶执照验证司机的身份并调用,在有争议的信用交易中做出澄清声明,信用卡自动为订阅报纸续费等现有的人和软件交易系统的优势大过区块链所声称的好处,同时也小于其不可撤销、自动执行的隐性成本。区块链的爱好者常常表现出好像把钱从A处拿到B处或记录发生的事情是很难的。每个案例中,资金转移和记录交易实际上是一个更为复杂的系统中廉价、便宜、高度自动化的部分。
没有人做过这样的调查,大多数信用卡用户是否愿意放弃他们频繁的飞行里程,来换取失去对交易质疑的权利。
这让我们的讨论又回到了最开始—货币投机和非法交易—同时可能还有一个教训。在与比特币的企业家、投资者和咨询师的交谈中,人们往往缺乏知识,甚至对今天的工作是如何完成的或者对终端用户的价值失去兴趣。所有的钱都花在了比特币收银机上,却没有人花点时间做一下市场调查,看看大多数信用卡用户是否愿意放弃他们频繁的飞行里程,来换取失去对交易质疑的权利。
这些比特币的亢奋投机者想当然地认为,之所以IPO如此昂贵,或者风险基金文书工作如此繁重,是因为所有的律师和会计师坐在办公室做做文件就在赚着高薪,或者一群20多岁的聪明工程师,没有行业经验就能开展工作,轻而易举地在数月之后就能自动积累起几百万元的风险资本。
嘿,不要和我签署智能合约!
(注:本文作者Kai Stinchcombe是of True Link Financial的CEO及共同创始人,专门为老年人提供银行和投资服务。在业余时间,他希望自己不要被一台会自动执行合约并贪婪寻觅比特币的智能机器出卖自己的个人信息。原文链接:https://hackernoon.com/ten-years-in-nobody-has-come-up-with-a-use-case-for-blockchain-ee98c18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