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货币解读世界——《世界史就是一部货币史》序

2020-03-26 21:47阅读:
摘要:历史给了我们答案,我们要照抄答案吗?不!我们要在学习别人的同时,也自己进行创新。书的最后告诉我们,今天的“一带一路“”上海经合组织“等都是中国在货币新历史进程上创新的结果。作者认为,在不久的未来,货币史的下一章估计就一定要由中国人来书写了。
用货币解读世界——《世界史就是一部货币史》序
文/陈思进
感谢浙江人民出版社,让我为引进的日本著名作家宫崎正胜所著的《世界史就是一部货币史》,赘述几句。我作为一个经济学者,沉思良久后,写下了上面这个标题——“用货币解读世界”。
刻在货币上的王朝烙印
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在中国封建王朝历史上,都能看到一个共通的现象:那就是每个政权在刚刚建立之初都会做两件事,一个是立刻收集前一个王朝的官府卷册;另一个呢,就是发行自己的货币。即便是明末李自成那个仅存在了不到两年的大顺朝,也造了一种“永昌通宝”,来替代明朝的纸币和铜钱。
第一个大家肯定明白,收集官府卷册为的是快速了解前一个王朝的政府机构设置以及居民情况。但发行货币又为什么呢?要知道这时候市面上可是不缺货币的,是不?挖掘深层次原因就会发现,发行新货币代表了真正的改朝换代。用新的货币将旧的货币剔除掉,以此来表示新王朝的合法性和正统性。
的确,用一种东西扫除前朝的阴霾,最好和最简单的东西莫过于发行新货币的同时废除旧朝货币。货币,也就是钱是人民买卖东西必备的,使用新货币
就等于让人们从最基本的衣食住行中知道,哦,我们已经改朝换代了,现在皇帝位子上坐的人变了。
如果放眼到外国,也几乎都是这个样子,你比如在这本书中就说,在古希腊或古罗马,每逢新君主登基,一般都会发行新的货币,就是在货币上铸造一个自己的头像,表示前一个君主已经远远离开大家了,现在是本君主管事儿。
再比如书中的另一个例子法国,从14世纪法国开始用的法郎,铸币上面的头像也是仿照国王的样子来的。到19世纪的拿破仑三世时期更是将自己的各种头像往铸币上放,带胡子的、不带胡子的、带橄榄枝的啥的都招呼上去了。总之就是告诉大家一点,现在是我拿破仑三世掌权,其他人都是过去时了。
如果你有收藏的兴趣,在中国按年号;在外国按君主名,真的能排出一个历史年表,甚至还能根据货币的成色确定当时的政治和经济条件来呢。所以说,货币的历史实际上就是文明的历史!
英美费力不遗余力地前赴后继制造世界货币到底为了什么?
这本书中有很大的篇幅在讲述世界货币的形成和发展。的确,在历史上曾有过一系列“准世界货币”,如腓尼基人的腓尼基金银币、希腊和罗马的法定货币、中国的铜钱等,它们都具备“世界货币”的某些特性,但问题是他们都不具备条约保证,也不能在全球范围内通用。随着各国贸易的发展,中世纪以后,黄金逐渐取得世界货币的垄断地位。最后,到19世纪,由于英国国力强盛、货币币值稳定,作为纸钞并与黄金挂钩的英镑成为了第一种非金银的世界货币。20世纪初,美国则因为经济的全球一枝独秀,其法定货币美元成为继英镑后的第二种世界货币。
既然它们能成为世界货币,那么英镑和美元作为世界货币有其特殊性。
在这本书中就为大家总结了,他们至少:
1、能与黄金挂钩;
2、可兑换性强;
3、货币的价值具有相对稳定性;
4、能为一些国际性团体以资金保护;
5、被全世界普遍接受。
成为世界货币既需要这几点,反过来又能巩固这几点。英美两国在各自的历史时期,分别作为带队者,担当着世界秩序的“维护者“,因此说他们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货币变成世界货币,完全是出于自身的考虑,自己的法定货币越安全,自己的国家就越安全。
当然了,书中告诉我们,唯一有个例外,那就是两次大战期间的大萧条时期,那时候正是世界货币由英镑到美元的转变时期。当时各国经济纷纷崩溃,都只能各想办法度过危机。英法两国凭借殖民地搞内需拉动;美国搞新政;苏联搞社会主义五年计划……但像德国、意大利、日本这类国土面积小的后兴起工业国,不得不按照《宏观经济学》上说的“如果国内经济调控扛杆全部失效,就只能发动战争”去做,结果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因为货币经济问题而爆发了。
中国的人民币离世界货币还有多远?历史会告诉我们
当然了,说完了英美,必然还得回来提提中国,毕竟是我们的祖国嘛!中国这30余年发展极快,许多经济和社会发展指标年年高涨。而且,最为可喜的是,除了巴铁以外,一些非洲国家也开始使用人民币作为区域性国际货币使用。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的曙光已经显现。
那么,如果从经济角度来说,中国的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还有哪些不足呢?
首先就是还不拥有贸易逆差。相信这点很多读者不会明白,明明顺差,为何非要逆差。你想呵,如果不拥有贸易逆差,你怎么才能让别国拿到你的货币呢?顺差拿到的是对方的货币,逆差则是让对方拿到你的货币。只要让对方多多地拿到你的货币,那么你的货币就是世界货币!中国现在恐怕离这个比较远,虽然出口产品数量巨大,但却不足以令这些巨大数量的商品造成贸易逆差。
其次是能成为国际清偿手段。实际上国际清偿手段的意思就是要成为国家储备资产,也就是一国货币国际化程度的最高标志。对国家而言,国际储备是资产方,成为其他国家的储备资产,就等于是本国货币实际上已经成为另一国国家信用的支柱。说通俗点,就是一国注资给另一国,达到50%以上,已经拥有控股权了。对我们最为关心的个人而言,就等于是本国货币信用度更高了,在其他国家不用兑换外币就能直接用。有趣的是,在非洲一些国家,我们的人民币真的已经开始成为他们的国际清偿手段,就是一种硬通货似的存在。
最后一个呢,就是货币能自由兑换。这里的自由兑换并不是我们说的去哪个地方玩,然后兑换该国货币用于消费。这叫被动兑换。而我们说的是主动兑换,就是没有出去玩,而是在某国或某人发生不可抗力的事件时,该国会主动兑换另一国的货币,用以自保。现在,美元和许多欧洲国家使用的欧元都可以做到自由兑换,而人民币至今还没有做到这点,不能不说也是一大遗憾。
虽然现在中国的人民币还不足以完全拿下这三点,但已经在国际清偿手段与货币自由兑换上迈出了自己的坚实脚步。因为在历史上,我们能看到英国美国的法定货币成为世界货币之前,也是举步维艰,用了多少年的时间才成功完成。
历史给了我们答案,我们要照抄答案吗?不!我们要在学习别人的同时,也自己进行创新。书的最后告诉我们,今天的“一带一路“”上海经合组织“等都是中国在货币新历史进程上创新的结果。作者认为,在不久的未来,货币史的下一章估计就一定要由中国人来书写了。
另外,我还得说这本书在重要章节的最后,为我们制作了二三十个“解读货币历史的关键”的小提示版,不仅让我们学到了货币历史知识,还能用这个小提示版串起整个世界货币史,的确在制作上很是用心。
2020年03月10日写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