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性货币危机还有多远:印钞掠夺世界的“海洛因经济”(下)

2020-05-31 23:27阅读:
(接上)中国没有在压力下将人民币快速升值,而是按照自主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有条不紊地推进;不断增大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金融海啸前后的事实证明,这是在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多事之秋,维护经济平稳运行,有效控制金融体系风险的正确决策。
回顾“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30余年里,有三个时期不同版本的所谓强势美元政策:1981-1984年,1995-2001年,2002至本轮金融危机爆发。现下美元已经持续贬值将近10年,但为了维持其霸权地位,美国需要强势美元以维护美元体系的正常运转,因此一旦经济形势有所好转,必定会采行紧缩型加息政策,支持美元走强,只是从长远来看,同以前不同版本的所谓强势美元政策一样,无非沦为出自政府的一个毫无意义的修辞用语。
下图列出20世纪初以来美元购买力的变化,可见至今已下降96.5%以上。亦即一美元已不值3.5美分。
世界性货币危机还有多远:印钞掠夺世界的“海洛因经济”(下)
根据www.measuringworth.com发布的“美国货币购买力”(Purchasing Power of Money in the United States)数据编列
孟子曰
:“是故禹以四海为壑。今吾子以邻国为壑。”(《告子下》)
大禹治水,以四海为蓄水的沟壑。战国时期魏国的白圭却把邻国当做蓄水的沟壑,只图自己一方的利益,把困难或祸害转嫁给别人。
美元曾经为维持世界经济信心作出贡献,因而受到各国的广泛赞誉;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当美国内部积累的严重问题需要解决时,其首要的国家目标就不是道义,而是自身的现实利益了。
美国的庞大国际事务开支,特别是近年来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和反恐开支;减税压力和成倍增长的医疗保险、社会福利、公共卫生、环境保护以及习惯性过度消费等,加上周期性经济衰退的影响,使得美国财政连年入不敷出,赤字居高不下。如果不能循正道开源节流,美国尽可借助举世独步的美元霸权,享有两大方便应对之道:
1.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后,全世界仍然认同美元,美元变成了可以向世界透支的特殊货币。美国可以随意发行美元,当成超前消费的一大法宝。当美国出现财政或贸易赤字时,政府可以印刷美钞来弥补赤字,维持国民经济的平衡;并通过不断扩大的全球美元流动性,将通货膨胀转嫁给其他国家。美元贬值的副作用还能减轻外债负担,刺激出口,有助于改善国际收支状况。美国自身不受外汇储备短缺的制约,得以避免巨额贸易逆差可能导致的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却通过贸易逆差获得了国内经济发展所需的实物资源和大量资金。
2.在全球美元流动性过剩的情况下,得以大量发行债券,举债度日。美国现时国债已逾 17万亿美元,高于全年的GDP,成为全球最大负债经济体。近年尤因政府大规模救市以及福利开支增势高企,债务水平大幅度增加。当下美国国债正以每年增加约1.1万亿美元的惊人速度攀升。
在“无体系的体系”中,美国一直将上述两手同时并举,交互为用。这正是战后美国虽经历了数十年的高额财政赤字,却依然能大体保持经济状况稳定的主要原因。可以说,美国在通过借债来绑架世界,而后又用印钞票掠夺世界,相当于“今吾子以邻国为壑”,一时可收损人利己之效,便像染上毒瘾一样乐此不疲,欲罢不能,似乎这样的好日子可以永远过下去。
除了美国,无法想象任何国家可以在这种情况下长期支撑下去。美国可以借助美元的特殊地位,通过贬值强行向全球透支,还能找到债主自愿购买美国国债。前者如果搞过了头,会引起举世谴责和抵制,导致经济和政治危机;后者则是一种自愿的互动行为,稳妥安全得多。
因此有经济学家认为:只要借债收益大于利息支出,就是行之有效的财政政策。但是,随着储蓄率的下降和债务率的上升,这种寅吃卯粮、以债养债的经济运行方式,越来越等同于一个超级金字塔形骗局,是一种海洛因毒瘾般不可持续的变态经济;不仅构成了这次危机的基础,而且正把世界经济绑在一起,一步步推向崩盘的悬崖峭壁。
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后,美元经历了一系列剧烈波动的惊涛骇浪,可以见得美国当局如何殚精竭虑,力挽美元颓势,企图维持美元与其世界货币地位相称的稳定性。这种努力,不能说是白费,但只是治标过关而已。力不从心之余,作为主权国家的货币政策,不免流于“利己主义+单边主义+霸权主义”的模式。纵然一次次化险为夷,危机迭起的火种已经埋下,美元贬值大趋势不可逆转,如果不能根本改变这种货币霸权体制,终将导向世界不堪承受的货币总危机。(完)
世界性货币危机还有多远:印钞掠夺世界的“海洛因经济”(下)
(思进注:除注明作者之外,所有文章皆为思进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