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改革,就要放开长期为被硬性规定和票证等掩盖压抑下的物价。价格上涨到位,生产者的积极性提升,商品不仅数量增加,质量也会提高,这是显而易见的常理。但是人们对于几乎恒定不变的价格已经习以为常,一说涨价,就会人心惶惶,如果涨价过多,影响民众生活,就可能引发社会动乱。
一开始,政府就充分估计到价格改革的难度,确定采取“走小步,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的方针;并且实行过渡性的“双轨制”,即计划内的实行国家定价,计划外实行市场定价,两者相辅而行。
到1988年,日用小商品供应基本上已经实现市场化,但是生产资料的供应仍然实行“双轨制”。由于货源国家垄断,供应有限,市场价格远远高于国家计划价格,由此滋生了以权谋利、权钱交易的“官倒”腐败现象——官员凭藉权力,将计划内商品卖给黑市,从中赚取差价。
要克服“官倒”,以及解决国家控制商品价格带来的问题(大量财政资金用于城市农副产品等的价格补贴等),就要加快放开物价,取消弊病丛生的“双轨制”。
有鉴于“价格闯关这一关绕不过”“晚过不如早过”“长痛不如短痛”,政府下决心闯物价改革这一关。
1978年以后的10年基本上也是物价不断上涨的10年。CPI年率自1987年1月超过5%,至1989年2月达到最高值28.4%。
此时如果步子迈得过大,物价加速上涨,加上媒体对价格改革要“闯关”的宣传,而且银行业没有承诺保值储蓄,难免引起群众心理恐慌。
1988年8月19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
电台播发了“价格闯关”的消息,当天各地就出现了抢购潮,有人一下子买了200公斤的盐,500盒的火柴,许多商店被抢购一空。银行也发生了挤兑。
1988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推迟价格改革并转向治理整顿。
从此,中国进入了为期3年(1989-1991年)的“治理整顿”期,政府抽紧银根、压缩投资、管制物价;增长减速,改革停滞。银行系统于1988年第四季推出保值存款,大幅提高名义利率,并对通货膨胀带来的损失进行补偿。以三年期定期存款为例,保值期内利率为21.5%,1989年全国商品零售物价指数为17.8%,则实际利率为两者之差3.7%。从而保护了存款利益,扭转了存款下滑的局面。
1992年春天,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南方视察,对中国的经济改革与社会进步起到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经过“治理整顿”,供求关系宽松了,个别产品还出现市场价格低于计划价格的现象。计划价格并入市场价格,不至于有多大的冲击。于是,在政治环境也趋于宽松的大环境中,再度勇闯价格关并获得了成功。
当年新放开的生产资料和交通运输价格达648种,农产品价格50种,其中包括在全国844个县(市)的范围内,放开了长达几十年由国家统购的粮食价格,并放开了除盐和药品以外全部轻工业产品的价格。到1993 年春,中国社会零售商品总额的95%、农副产品收购总额的90%以及生产资料销售总额的85%,全部放开由市场供求决定。旨在“用市场价格机制配置资源”的“价格闯关”最终成行。
(思进注:除注明作者之外,所有文章皆为思进原创……)
人民币纵横谈:放开物价前后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