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末日博士鲁比尼:全球正在迎来一嘲经济屠杀”

2020-08-07 01:27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微博签约自媒体

关注
来源: 华人家族财富
1、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Nouriel Roubini)的绰号“末日博士”人尽皆知,他是少数准确预测了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的经济学家,以发表悲观经济预测著称。
“我更喜欢被称为现实博士(Dr. Realist)。”他曾在受访中透露,自己并非永远看空的熊市论者,“在判断正确或错误方向时,你必须当个现实主义者。”
新冠疫情重创美国和全球经济之际,这位“乌鸦嘴”近来不断警告,美国股市反弹显示投资者预期经济V型复苏,但这是“自欺欺人”,不会是真正的反弹,只是“一种错觉”。
他认为,美国经济走势很快会从V型变成U型,万一又陷入衰退,就会变成W型。他担心经济形势如果持续恶化,再过几年可能呈现L型,迎来比1930年代大萧条更惨重的超级大萧条。
2、鲁比尼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称,他认为美国经济在第二季度的暴跌后,第三季度将会有所反弹,因为基数太低了,但就算有4%的成长,也不会是V型复苏,更可能是一种贫血的U型复苏。
主要原因在于,美国企业和家庭都将面临痛苦的去杠杆化过程。过去10年来,许多企业大量举债,如今为了避免破产,必须减少支出,大砍人力。短短3个月内,美国企业的裁员人数就超过10年来所创造的就业机会。
即便往后恢复招聘,他们也不会大量雇用正式员工,而以兼职工、临时工、外包工为主,劳工收入将会大受影响。事实上,企业和家庭都在削减成本、减少投资、增加储蓄。
与此同时,政府和民间债务居高不下,增加了经济的不确定性和避险情绪。鲁比尼认为,今明两年,人们会看到经济从一开始的V型反弹,很快变成U型,万一疫情持续反弹,在冬季发生第二波感染,还可能走向W型,即所谓的双底衰退。
不仅这样,“乌鸦嘴”这次火力全开,声称担心这波复苏会在2020年代中期变成L型,迎来大萧条。
在这样的判断下,“末日博士”此前撰文指出,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面临10大危险趋势,包括:
  1. 债务和赤字引发违约
  2. 发达经济体人口老龄化
  3. 通货紧缩
  4. 货币贬值
  5. 数字化颠覆
  6. 去全球化
  7. 民主危机:民粹崛起
  8. 美中战略僵局
  9. 新冷战
  10. 环境破坏
鲁比尼认为,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将使上述这些趋势更加恶化,可能导致一场超级大萧条(Greater Depression)在10年内降临。
末日博士鲁比尼:全球正在迎来一嘲经济屠杀”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 鲁比尼 / 图源网络
3、最近美国股市大涨,除了美联储疯狂注入流动性的原因外,同时说明市场预期美国经济将会出现V型复苏,但这种预期与事实完全不符。
鲁比尼认为,很多人观察经济,只看股市好不好,但是华尔街和所谓的主街(Main Street)很不一样。华尔街代表的是大企业、大科技公司和大银行,而主街代表的是小企业、劳工和普通家庭。遗憾的是,凡是对华尔街有利的事情,往往对主街不利。
大企业遭遇经济衰退,为了生存、壮大并且完成华尔街的利润目标,不得不削减成本,通常先从人力成本下手,而被裁员的劳工就失去了收入和消费能力。近来标普500指数屡创新高,因为大企业正变得更加强大,可是却有数百万小企业、小商店正在走向破产。
就在它们的首席执行官接受国会议员的“反垄断拷问”一天之后,苹果、亚马逊、脸书和谷歌7月30日发布靓丽财报,美国四大科技公司的超预期业绩引发市场追捧,它们的总市值当日盘后已经突破5万亿美元。
这些靓丽财报为热情高涨的投资者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即科技公司的自动化和算法优化业务不仅经受住了疫情的考验,还将在未来继续跑赢其他公司。
与此同时,根据全球法律服务企业埃贝公司的数据,截至6月30日的今年上半年,已有超过3600家美国企业申请破产保护,比去年同期激增26%。仅在6月份,美国企业破产申请就比上年同期激增了43%。
然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还有大量默默关门的个体户或家庭作坊难以统计,它们是疫情最直接的受害者。这些商户分散在美国各地,它们的倒闭通常不会引起过多关注,但会真真切切地伤害到家庭和个人。
“末日博士”认为,眼前发生的是一场社会阶层的冲突,如果美国不改变经济政策,找到更进步、更有包容性的做法,那么华尔街的成功,就意味着主街的失败。
4、包括全球化、贸易、移民、自动化新科技在内,许多因素造成财富和收入不平等问题愈演愈烈,因此催生出一个新的阶层,即英国经济学家史坦丁(Guy Standing)所谓的“穷忙族”(precariat,people whose employment and income are insecure, especially when considered as a class. 又译“朝不保夕族”)。
在美国,这一群体包括大批的非裔、拉美裔,如今白人也越来越多。他们没有稳定的工作或收入,也没有技能和前途,只能在绝望中挣扎。
所以说,当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西方世界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时,人们必须意识到,尽管这和种族平等的诉求有关,但背后的另一大驱动力量,其实是对经济正义的诉求。
全球正在迎来一场“经济屠杀”,富人对大众进行隐形剥削,这是系统性的,而与道德无关。更要命的是,西方世界的“穷忙族”等能够通过选票揭竿而起,为民粹主义政客崛起创造了有利条件。
鲁比尼说:“我住在纽约,这里每天都有几千个年轻人上街示威,其中白人占了八成。美国有大批的年轻人正在沦为社会下层,他们的工作不稳,看不到未来,充满了疏离感和挫折感。他们的抗争,代表的是‘穷忙族’这个新无产阶级的革命。”
尤其在未来10年,科技(而非全球化、贸易或移民)将成为工作和收入的最大破坏力量。例如,自驾车问世,将使数百万Uber司机、货车司机失业,即便民粹主义政客祭出保护主义关税、竖起围墙阻挡移民,也无法解决最基本的问题:如何让民众在数字化颠覆时代生存。
鲁比尼指出,美国的财富和收入不平等已经严重到不可持续。经济蛋糕虽在做大,利益分配却愈加不均。问题在于,资本家和高技能人士也无法躺在豪宅里高枕无忧:因为当大众被抛在身后时,他们一定会把顶端的那些人硬生生扯下来。
(思进注: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更并不代表本号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