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人民币国际化大战略:要资本自由流动还是货币政策独立性?(下)

2020-09-27 18:28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微博签约自媒体

关注
(接上)“货币政策独立性”这一“三中择二”,正在不知不觉地事实上演变为另一个“三中择二”,即“汇率稳定”可见,中国的“汇率稳定”和和“资本自由流动”;而正在丧失对国内经济至关重要的“货币政策独立性”。因此需要重新调整。
与其进退两难,时刻担心美元贬值,不如支持新的“三中择二”,让人民币走向国际化,对外贸易和投资可以使用本国货币计价和结算,届时不再有巨额外汇储备的需要;就像现在的美国那样,国家无需维持高额外汇储备。而且企业所面临的汇率风险也将随之减小,可以进一步促进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发展,同时也将促进人民币计价的债券等金融市场的发展。
这就是说,改为选择第三种“三中择二”,即放弃“钉住美元”或“钉住几种主要世界货币”的“固定汇率”制度,稳步地转向浮动汇率制,实现“资本自由流动”,确保“货币政策独立性”。
重要的是“三中择二”对于国家内部经济进步的长远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要立足于国内市场,不应屈从外部的压力来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当一国的货币制度不能同国际市场接轨时,人们必须在贸易中付出代价以对冲制度成本。换言之,一国的货币只有在世界范围内流通才能体现出准确的价格,劳动力价值也只有在市场中进行比较(交换)才能体现出它真正的价值。货币的价值被低估,劳动力价值也被低估时,劳动者勤奋工作,但只能得到很低的收入。中国近20年的GDP以年均超过9%的速度在增长,劳动力的素质显着提高,但劳动力的市场价值却越来越低。
在许多发达国家政客“代表”本国的劳动人民攻击人民币“损害”了他们劳动者的利益的时候,中国的劳动者并未充分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果实。因为这些增长有的变成了源源不断流向外国的廉价商品,为外
国消费者节省了巨额开支,有的则变成了外汇储备,转化成为美国对中国的债务。与此同时,中国的市场化被延误了,中国的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也被耽搁了。
历史经验显示,实行固定汇率制度的国家往往很难在经济失衡时及时进行调整,从而使矛盾不断积累,最后势必通过货币危机以至社会危机的形式,对经济的失衡进行纠正,中国能够避免吗?
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必须向内需驱动型经济转型。如果稳步地转向浮动汇率制,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正与这种发展战略转型相辅相成。在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条件下,对外贸易不平衡会通过相对汇价来平衡,外需对经济的驱动力会减弱;在汇率自平衡机制作用下,国民财富外流现象将从根本上得到扭转。
中国经济为求有效的转向依靠内需,减少对出口贸易的依赖,避免不断增大贸易顺差,政府还需采取措施提供更多的教育、医疗、退休、社会救济等福利,使得中国普通家庭相信现在支出不至于以后陷入困境,减少或消除民众为预防万一而攒钱的后顾之忧。
可见,中国要由出口导向转入以内需为主要引擎的经济发展模式,提高劳动大众的收入水平,进一步促进自主创新,实现产业升级转型,构建合理化的和谐社会,在世界上真正取得公平竞争的地位,都需要重新调整“三中择二”。
在浩浩荡荡的全球化潮流中,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发展迅速的新兴经济体,究竟应该如何“三中择二”,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但俄罗斯已经明确表示,在未来两年实现卢布汇率自由浮动,印度也作了这样的表示,亚洲和世界的许多国家都表示要尽快地过渡到浮动汇率制。
新时代经济和金融的全球化不可避免。现代市场经济必须是金融开放的经济,一个国家货币的价格---利率,必须以汇率的市场化为前提。选择浮动汇率制是时代大潮流,当然也是成为世界货币的必要条件。
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启动,中国放弃了长期执行的人民币汇率与美元联动的政策,转而改为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政策(美元在这篮子中的权重仍然是主导性的,这意味着人民币的外汇汇率实际上仍然主要受美元走势的影响)。目标是建立健全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体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在资本流动方面,放宽资本外流以减少过多外汇储备的压力,又继续保持对资本流入的严格管制。这说明中国已经开始逐步采用新的“三中择二”政策组合。
人民币汇率朝着由市场供需决定、增加汇率弹性的方向逐步迈进,也为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有助于中国和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发展。汇改七年多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从汇改前的8.2765升至6.1左右,升幅逾30%。企业、银行、居民多数顺利通过了升值考验。
汇率改革的最终目标是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和自由浮动。有人担心人民币开放汇价后,是否会因汇率走高而影响出口。
这个过程中,肯定有企业作出牺牲,但换来的将是中国的金融体系顺利融入世界现代市场经济的潮流,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将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须知新的“三中择二”意味着政府掌握着货币政策工具,可以随时调节自由汇价下的币值。财政赤字就是币值调节的工具,美国就是用经常性的财政赤字贬值美元。这时可通过赤字财政的办法来调低人民币的币值,使之保持与其他国际化货币汇价上的稳定。如果在国际贸易中用调低后的汇价出口以维持竞争力,赤字财政中获得的财富(间接的铸币税)是对这种低价出口的补偿,并因带动内需而加注新的经济发展动力。(完)
写于2013年底
(思进注:除注明作者之外,所有文章皆为思进原创……)
人民币国际化大战略:要资本自由流动还是货币政策独立性?(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